東漢著名才子梁鴻的生平簡介,梁鴻的人物事跡
趣歷史 責任編輯:htc 2018-04-26 16:03:39 郭圣通 霍成君 張嫣 許平君 陰麗華 劉秀

  梁鴻字伯鸞,扶風平陵人也。父讓,王莽時為城門校尉,寓于北地而卒。鴻時尚幼,以遭亂世,因卷席而葬。后受業太學,家貧而尚節介,博覽無不通,而不為章句。學畢,乃牧豕于上林苑中。曾誤遺火延及它舍,鴻乃尋訪燒者,問所去失,悉以豕償之。其主猶以為少。鴻曰:“無它財,愿以身居作。”主人許之。因為執勤,不懈朝夕。鄰家耆老見鴻非恒人,乃共責讓主人而稱鴻長者。于是,始敬異焉,悉還其豕。鴻不受,而去歸鄉里。

image.png

  勢家慕其高節,多欲女之,鴻并絕不娶。同縣孟氏有女,狀肥丑而黑,力舉石臼,擇對不嫁,至年三十。父母問其故。女曰:“欲得賢如梁伯鸞者。”鴻聞而聘之。女求作布衣、麻屨,織作筐、緝績之具。及嫁,始以裝飾入門。七日而鴻不答。妻乃跪床下請曰:“竊聞夫子高認,簡斥數婦,妾亦偃蹇數夫矣。今而見擇,敢不請罪。”鴻曰:“吾欲裘褐之人,可與俱隱深山者爾。今乃衣綺縞,傅粉墨,豈鴻所愿哉?”妻曰:“以觀夫子之志耳。妾自有隱居之服。”乃更為椎髻布衣,操作而前。鴻大喜曰:“此真梁鴻妻也。能奉我矣!”字之曰德曜,名孟光。

  居有頃,妻曰:“常聞夫子欲隱居避患,今何為默默?無乃欲低頭就之乎?”鴻曰:“諾。”乃共入霸陵山中,以耕織為業,詠詩書,彈琴以自娛。

  后至吳,依大家皋伯通,居廡下,為人賃舂。每歸,妻為具食;不敢于鴻前仰視,舉案齊眉。伯通察而異之,曰:“彼傭以使其妻敬之如此,非凡人也。”乃方舍之于家。鴻潛閉著書十余篇。及卒,伯通等為求葬地于吳要離冢傍。咸曰:“要離烈士,而伯鸞清高,可令相近。”葬畢,妻子歸扶風。

  南朝宋·范曄·《后漢書·逸民列傳·梁鴻傳》

  譯文

  梁鴻的字叫伯鸞,是扶風平陵縣人。父親讓,王莽時候做城門校尉,寓居在北地,死在那里。梁鴻那時年紀還小,因為遇上亂世,就用席子卷著把父親埋了。后來在太學讀書,家境貧寒卻崇尚獨特的節操,飽讀群書,沒有不通曉的,卻不著述。完成了學業,就在上林苑放豬。曾經不慎失火,蔓延到別的房屋,梁鴻就尋找到受災的人家,問他損失了多少,把豬全部拿來做賠償。那家主人還認為太少。梁鴻說:“我沒有別的財產,愿意用自己的身體做工來抵。”那家主人答應了,梁鴻就給他們做雜務,早早晚晚從不懈怠。那家鄰居的老人們看到梁鴻不是平常人,就都責怪那家主人,并稱贊梁鴻忠厚老實。從此那主人才敬佩梁鴻,覺得他很特別,把豬全部還給梁鴻。梁鴻不接受,離開返回自己家鄉。

  有勢力的人家羨慕梁鴻的高尚節操,有很多人家要把女兒嫁給他,梁鴻都謝絕不娶。同縣姓孟人家有個女兒,形狀肥胖丑陋黝黑,力氣很大,能舉起石臼,不想匹配婚嫁,年齡都到三十歲了。父母問她什么原因,那女子說:“要得到梁伯鸞那樣賢能的。”梁鴻聽了就下禮聘了她。女子請求制作粗布衣服、草鞋、紡織用的筐、搓繩子的工具。等到出嫁,才梳妝打扮進了門。過門七天梁鴻都不答理她,妻子就跪在床下請求說:“我私下聽說您有高尚的節義,挑選斥退了幾個女子,我選擇夫婿,也高傲地對待過幾個男子。現在我被您舍棄,哪敢不向您請罪。”梁鴻說:“我要的是穿粗布衣服,可以同我一起到深山隱居的人罷了。你現在居然穿著綺麗的絹綢衣服,涂脂抹粉,這哪里是我的意愿呢?”妻子說:“只是看看你的志向罷了。我自有隱居的服裝。”就重新把頭發梳成椎形的髻,穿上粗布衣服,做著女人的活計到梁鴻的面前來。梁鴻非常高興,說:“這真是我梁鴻的妻子啊,能夠服侍我嘍!” 于是給她起了個字叫德曜,取了個名叫孟光。

image.png

  生活了一段時期,妻子說:“常聽先生想隱居避患,為何現在還不行動?難道如此茍且偷生?”梁鴻說“對。”于是共同到霸陵山中,以耕織為業,詠詩書,彈琴以自娛。

  后來到吳,依附世家望族皋伯通,住在廂房,給人做雇工舂米。每當打工回來,妻子就準備好食物,從不敢在梁鴻面前直接仰視,把盛食物的托盤舉得跟眉毛一樣高。伯通看到了感到很奇怪,說:“那個打工人能讓他的妻子如此敬畏他,不是平常人。”就讓他在家里住。不干那些雜事。梁鴻閉門著書十余篇。等到梁鴻死后,伯通要了一塊地將他葬在吳要離墓旁。眾人都說:“吳要離是壯烈之人,梁鴻品性清高,可以讓他靠近要離。”葬完,妻子回到扶風老家。

  2妻子孟光編輯

  名聲

  人們提起梁鴻,總要談到他的賢妻孟光。

  梁鴻回到家鄉后,耕種自給,讀書養性,并無什么驚人之舉。天長日久,他的學問、人品還是顯露了出來。特別是他在上林苑中牧豬及失火為人作傭的一段逸事不脛而走,傳入扶風,使得很多人慕其高潔,見他已屆而立之年,都遣人來提親,爭搶這位隱士為婿。梁鴻豈能看中那些庸俗脂粉。他一概加以拒絕。

  扶風縣有一戶姓孟的人家,雖不是高門貴族家庭,然卻靠經商,聚積了不少錢財,算得上是當地數一數二的富家,孟家有一女兒,粗眉大眼,身材矮小壯實,膚色黧黑,可謂姿色俱無。這副容顏本來就使她的婚姻成為困難,但她偏又自視甚高,別人不挑她,她倒挑起別人來了。

  拒婚

  有一次,一個落魄書生,餓昏在荒野,被孟女發現,背回家救醒,療養月余,漸漸康復,書生漸生好感,對孟女的外貌也就并不在意,有求婚之意,孟家父母都感到非常滿意,但卻碰了孟女的“冷釘子”,并被數落了一頓:“你們讀書人,不缺胳膊不少腿,到處請托權門。得意時,正眼都不瞧我們;失意時卻饑餓不能自存,還癡心妄想娶媳婦呢?我如果在這時候答應你的求婚,人家會說我趁人之難。你還是不要這樣打算吧!”書生只好答謝她的救命之恩,怏怏而去。這件事一傳開,鄉里大為震驚,都佩服孟女的俠義,不少人前往求婚。當地一家財主的兒子求婚,遭到孟女的拒絕之后,頓生羞惱,指斥道:“我上門求婚是抬舉你,憑我的財富,找一個漂亮媳婦難道還成問題嗎?瞧瞧你那模樣。”孟女毫不示弱,針鋒相對:“有錢就財大氣粗嗎?模樣丑是天生的,你有錢就買‘俊’的,就是買不去我這‘丑’的。”縣令的小舅子一聽,也決定來碰碰運氣。他盡量打扮得儒雅一些,裝出斯文相,登門求親,與孟女相見,開口夸贊道:“久聞姑娘高義,實在佩服!”孟女莞爾一笑:“高義怎比高官?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我哪里值得您如此稱道?”縣令的小舅子一聽,也就悻悻地走了。

  孟女幾次拒婚以后,再也沒有人敢登門求親了,及至三十歲時,仍是待字閨中。父母終于失去了耐心,問她:“女兒,你到底要嫁個什么樣的夫婿?”女兒不假思索地應聲而答,“我要嫁個像梁伯鸞一樣的賢士!”父母以為自己聽錯了,請她又說了一遍;又以為是女兒灰心之極說的氣話,但女兒神色安詳,哪像是在生氣呢!父母都認為女兒的這個念頭荒唐之極,絕無實現的可能。

  求婚

  萬萬設想到,梁鴻聽到這個消息后,竟請人來下聘禮。孟家人喜出望外,滿口答應;又唯恐梁鴻反悔,很快議定了嫁娶之期。孟家女兒知道后,當然也高興,但并沒有像她父母那樣樂昏了頭,而是有條不地準備陪嫁的物品。

  成婚

  待到成婚之日,孟女被人打扮得花枝招展,頭上珠寶金銀,身上絲織衣服閃閃發光,腳穿青絲鞋。一路吹奏彈唱,好不熱鬧。然而,婚后一連七日,梁鴻一言不發。第八天早上,孟家女來到梁鴻面前,恭恭敬敬地行過禮,然后對他說:“妾早聞夫君賢名,立誓非您莫嫁;夫君也拒絕了許多家的提親,最后選定了妾為發妻。妾深感榮幸!婚后,夫君默默無語,使妾誠惶誠恐。想必是妾犯了重大過失,如此,請夫君治罪。”

  誤會

  梁鴻聽罷,帶著一種不滿的神情說:“我一直希望自己的妻子是位能穿麻、葛制作衣服的人,并且能與我同甘苦,能夠與我一起隱居到深山大澤之中。而現在你卻穿著綺縞等名貴的絲織品縫制的衣服,涂脂抹粉、梳妝打扮,一副貴夫人模樣,這哪里是我理想中的妻子呢?”

  孟女聽了,不但不惱,反而欣然作喜,對梁鴻說:“我這些日子的穿著打扮,并不是我的初衷,我只是想驗證一下,夫君是否真是我理想中的賢士。其實妾早就備妥了勞作的服裝與用品。”說完之后,便將頭發卷起來,穿上麻布衣服,架起織機,動手織布。梁鴻見此,又驚又喜,連忙走過去,笑容滿面地對妻子說:“你是我梁鴻真正的妻子!”他懷著尊敬的心情,為妻子取名為孟光,字德曜,意思是她的仁德如同光芒般閃耀。

  恩愛

  自從梁鴻妻子換上麻布衣服,親自紡紗織布以后,夫婦互敬互愛,男耕女織,在家鄉度過了一段平靜的日子。一天晚飯后,當梁鴻像平時一樣拿起書本時,孟光拉住了他的手,用深情的目光注視了他好久好久,弄得梁鴻疑惑不解。這時,孟光用低沉的聲音對梁鴻說:“妾早就知道夫君要遁世歸隱,避開塵世的煩惱。但為何我們至今還不走?難道夫君還要向世俗低頭,委屈自己去入仕嗎?”梁鴻猛然驚悟,忙說:“賢妻說得好,此處無甚可留戀的,我們即刻歸隱吧。”于是就在當天晚上,夫妻二人忙碌了一個通宵,收拾行裝,將必須的生活用品打包裝點,第二天夭剛曚昽亮,夫妻二人背著包袱,踏著未盡的月色,悄悄地進到了霸陵(今西安市東北)山中,過起了與世隔絕的隱居生活。在霸陵山深處,他們就著巖石,用枯樹枝和茅草搭起了能遮風避雨的草棚,在山谷中開墾出了一片土地,種上了小麥等作物。白天,他們共同勞動;夜晚,梁鴻就著火邊或誦讀經書,或賦詩作文,或彈琴自娛。孟光則或縫衣納鞋,或夫彈妻唱,抒發他們對前代高士的仰慕之情和不為利祿所染的高潔品格。夫妻二人對自西漢初年的四皓以來的高士二十四人都曾給予了高度的贊美,對他們每一個人都作了由衷的頌詞。

  3隱居

  霸陵山山勢并不幽深、險峻,更不是無人涉足之地。梁鴻夫妻隱居于此山的生活終于被外人知道了,昔日平靜、恬然的日子再也去法保持,經常有人慕名前往尋找他們。有人是去向梁鴻請教經書中的疑難問題;有人是去詢問為人處世的哲理;有人則是去請梁鴻出來為官主政;有人更是懷著好奇的心理去觀看他們的生活情況……看來霸陵山已不是梁鴻夫妻生活隱居的世外桃源了。因此,夫妻二人決定從地處人口稠密的關中搬往人煙稀少的關東地區繼續隱居。

  他們東出潼關,取道京師洛陽。看到洛陽城中巍峨、富麗的宮殿群,想到沿途所見老百姓生活的艱難,不禁對剛剛建立不久的東漢有些不滿與失望,他作了一首《五噫之歌》,諷刺統治者追求享樂,浪費民力,歌詞大意是:“登上高高的北邙山,噫!俯覽壯麗的帝王之都,噫!只見宮室連云遮日,噫!看不見百姓的辛勞,噫!漫漫遼遼的宮殿,噫!”

  當時在位的是東漢王朝第三代皇帝章帝劉炟。章帝得知這首歌后,龍顏大怒,傳令各地捉拿梁鴻夫妻二人。好在梁鴻夫妻有意隱藏自己的行蹤,終于沒有落入官府之手。盡管如此,梁鴻也不得不改名期運,與孟光跋涉千里,在遠離洛陽的齊魯地區找到了一片屬于他們的土,繼續過著他們理想中的生活。

  齊魯并非梁鴻所希望的凈土。過了幾年,他們隱居的行蹤又被世人發現,并最終傳到了朝廷。由于時光的推移,雖沖淡了章帝的雷霆之怒,但章帝并沒有完全忘記這個曾經不與自己合作,卻還攻擊朝政的逸民,他向地方官吏傳下圣旨,表示只要梁鴻愿意到朝中任職,以往的言行均不予追究。梁鴻深知一首《五噫之歌》給章帝的陰影始終不會抹去,即使自己能得到皇帝的垂青,至多也不過是拿自己來為封建統治者裝點門面,欺騙世人而已,自己的志愿是萬萬不可能實現的了。因此,當征召他入京的官吏正在尋找他時,他已偕妻離開了齊魯。臨行之前,夫妻二人百感交集,不禁感嘆不已.

  梁鴻夫妻二人不為朝廷的高官厚祿所誘。當他們抒發了自己壯志難酬的苦悶心情之后,為了避免因不應皇帝之命而帶來的麻煩,從齊魯地區南下到了吳地(今江蘇無錫境內),象當時許多勞動者一樣,成了依附于世家豪族的徒附。梁鴻一家住在當地大族皋伯通家宅的廊下小屋中,靠為人舂米過活。皋伯通開始倒未留意這個舂米人是何等人物。一天,他偶然看見梁鴻妻子孟光給梁鴻送飯,只見妻子恭恭敬敬地走到丈夫面前,低頭不敢仰視,把裝飯的盤子高舉齊眉,請丈夫進食。皋伯通大吃一驚,心想:一個雇工能讓他的妻子如此守禮,那此人一定是個隱逸的高人。他立即把梁鴻全家遷進他的家宅中居住,并供給他們衣食。

  梁鴻已上了年紀,干體力活漸漸力不從心了,皋伯通熱情款待他一家,又非常知趣,沒盤根問底,梁鴻也就安心在皋家住下了。他晚年利用這段衣食不愁的寶貴時光,潛心著述,成書十余篇。他在寫作過程中,為自己定下了兩條原則:一是不是前代高士的著作不作評定注釋;二是不涉及抒發自己志向的內容不寫成文字。因此,他的十余篇作品,均是發前人所未發的獨具匠心之作。

  也就在他致力于寫作的過程中,不幸的事情發生了。由于長期顛沛流離的生活,繁重的勞動,使他積勞成疾,臥病在床。臨終前,梁鴻對皋伯通說:“我聽說前代的高士都是不擇生死之地,是隨遇而安葬。我死之后,請您千萬不要讓我的孩子把我弄回故鄉去安葬。我既然死在吳地,就把我埋在吳地吧!”

  梁鴻死后,皋伯通等人將其安葬在春秋戰國四大刺客之一的要離冢旁,并說:“要離斷臂刺慶忌,是一個壯烈之士;梁鴻終身不出仕,是一個清高之士。就讓他們二人長相依傍吧!”

  安葬完梁鴻,孟光帶著孩子北上,回扶風老家,后不知所終。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