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人發明了一種鐵器,北方游牧民族用來干什么?
趣歷史 責任編輯:hd 2019-01-24 11:35:00 慕容盛 慕容云 慕容泓 慕容凱 慕容瑤 慕容忠

  游牧民族從小生活在馬背上,騎兵更是蒙古、突厥等游牧政權立國之根本,然而很少有人知道,他們的騎兵戰術其實是從中原王朝學來得。

  在騎兵的發展歷史中,馬鐙的出現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在此之前,“騎射”是北方游牧民族的唯一戰術,他們從不與敵正面搏殺,正如司馬遷在《史記》中的描述那樣:“利則進,不利則退,不羞遁走。茍利所在,不知禮義”。

image.png

  沒有近戰格斗,傷亡會變得非常小,但也使得騎兵對抗密集的戰車和步兵方陣時沒有決定性優勢。冒頓單于率10萬騎將漢高祖劉邦的40萬大軍圍困在白登山。匈奴騎兵打不進去,漢軍也沖不出來。在漢軍主力步兵趕到之前,雙方選擇了妥協。

  漢武帝之前,南北雙方的對抗與其說是戰爭,不如說是大規模的狩獵。匈奴騎兵一旦發現漢軍戍卒不多,就立刻將其當做獵物圍捕。漢軍主力步兵趕到時,他們早已借助戰馬的機動性飽掠而去。

image.png

  “文景之治”的韜光養晦讓漢朝國力日益強大,漢武帝劉徹繼位后才得以向匈奴主動發起進攻。為了能夠在草原上追上匈奴主力,漢武帝大規模組建騎兵部隊。

  公元前129年,漢武帝派衛青李廣公孫敖公孫賀各領一萬騎兵反擊匈奴,但結果卻出人意料,李廣全軍覆滅,公孫敖損失七千,僅衛青得以全身而退,因為他未遇到匈奴主力。

  騎射是一項極高的軍事技能,農耕民族很難培養出比肩匈奴的騎士,同時騎射又掉了了定居民族擅長的步兵、戰車方陣之間的相互配合,所以漢軍以騎兵對射的方式對抗匈奴只會損失更慘重。

image.png

  既然無法在技術上超越匈奴,衛青、霍去病等將領索性將漢軍步兵的近戰肉搏戰術移植到騎兵上來,所以長戟成功取代了弓箭,成了騎兵主要作戰武器。漢武帝在嘉獎霍去病的詔書中說:“轉戰六日,過焉支山千有余里,合短兵,殺折蘭王,斬盧胡王,誅全甲,執渾邪王子及相國、都尉,首虜八千余級”。“殺”、“斬”、“誅”等詞足以說明,漢軍已經放棄了與匈奴對射,而是主動上前用與其短兵相接。

  西漢摸索出來的騎兵沖擊戰術還僅限于對抗騎兵,到了東漢初年,連年的混戰讓中原騎兵又摸索出了騎兵沖擊步兵的戰法。光武帝劉秀能夠迅速平定王朗等眾多武裝力量,他的幽州“突騎”功不可沒。

image.png

  不過在劉秀時代,騎兵沖擊戰術還僅是雛形階段,只有當步兵方陣出現懈怠時才能發動沖鋒。到了東漢末年,騎兵已經可以直接沖擊嚴陣以待的步兵方陣。呂布袁紹帳下時,僅用數十騎便敢“馳突”張燕軍陣,“一日或至三四,皆斬首而出。連戰十余日,遂破燕軍”。

  騎兵實施沖擊戰術需要將自己固定在馬背上,才能抵消戟、矛刺殺敵人的反作用力。最初時,騎兵選擇將用馬鞍前后橋加高,以獲得前后的支撐力,但在史料中“墮馬傷膝”、“墮馬折肩”等語句比比皆是。

  為了給騎手獲得更穩固的依托,東漢末期出現了單側馬鐙。十六國時期,雙側馬鐙出現后,騎兵憑借沖擊戰術正式成為壓倒步兵的陸戰主力。

  馬鐙的孕育雖然經歷了數百年,但它制作和使用沒有任何技術含量。游牧民族學會了騎兵沖擊戰術,便有了入主中原的可能。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