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成安排到李世民身邊的臥底,一輩子都沒暴露
趣歷史 責任編輯:Cls 2019-02-02 13:52:09 永和公主 馬元贄 王韞秀 崔胤

  在李世民橫掃天下、樹立軍功、拉擾豪杰時,李建成在長安也沒有閑著,史書記載,李建成第一批拉擾的對象有些特別,她們手無寸鐵,也無過人智謀,但戰斗力依然很強。這是因為她們有獨門絕技:枕頭風。

  她們是李淵的妃子們。

  我們知道李淵先生的夜生活是比較豐富的,當初在太原,就跟楊廣的宮人滾到了一起,現在自己當了皇帝,相當于解放了思想、放開了包袱,夫人團伙極速擴張。在長安的數年間,李淵就生下了二十多個兒子(女兒沒統計),可見生產效率之高。

  后宮隊伍大了,自然形成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李建成抓住自己長駐長安的機會,大踏步走上了夫人路線。

  史書里記載李建成跟某些妃子的關系不清不楚。這種事情沒有捉奸在床,咱們是不好傳的。但可以確認的是,經過送禮恭維等手段,李建成成功爭取到了許多嬪妃的支持。

  漸漸地,宮里刮起了極其強勁的枕頭風,席卷對象直指李世民,這些十二級枕頭風效果還是突出的。李世民漸漸失去了李淵的寵信。

  如果只是夫人團隊站在了自己的對立面,李世民是不會害怕的,他相信自己的父親還不至于到色令智昏的地步。但另一個人的站隊卻讓李世民真正感到了危脅。

  四弟齊王李元吉站到了李建成一邊。

image.png

  本來爭嫡這種事情跟李元吉沒什么關系,論出生順序,他比不上大哥,論功勞,他比不上二哥。爭皇位這種事,他也就是一個打醬油的命。

  但顯然,這位四弟有著李唐家不安份的傳統,智商也不低,竟然給他想到一個曲線接班的辦法。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跟李建成談的,最后竟達成了一個協議,李元吉先幫助大哥干掉二哥,等李建成當上皇帝后,封他為皇太弟。從而李元吉也進入到接班人梯隊。

  這實在是一個雙贏的結盟,更是一個互補的結盟,李元吉此人實在是敢說敢干,心狠手辣上簡直可以說是一個小號的李世民。這些性格特點恰好彌補了李建成性格軟弱、反應遲鈍的缺點。

  在齊王跟東宮打成一片后,李建成的步子越邁越大,越邁越大膽。李建成也終于明白槍桿子里出政權的道理,在長安里組織了二千人的武裝部隊,號長林兵。據史料記載,李世民的秦王府也只有八百的私兵。

  齊王跟太子的組合終于可以跟秦王府叫板,而一個人的存在最終使李建成的力量超過了李世民。

  魏征王霸之術終于發揮威力。

  出戰劉黑闥之后,李建成一舉打破了軍權為秦王壟斷的局面,所得不僅僅是獲得了聲望,在河北,李建成同樣找到了外援基地。

image.png

  武德七年的六月,楊文干事件發生的不久前,李世民聽到一個讓自己震驚的消息。有三百多幽州的騎兵悄悄來到長安,他們分別住進宮東面的一些坊里,準備趁機進入東宮擔任侍衛。

  幽州是燕郡王羅藝的地盤,幽州的兵馬進了東宮。這說明,自己的這位大哥已經爭取到了對方的支持。

  李世民馬上叫人向李淵告發外兵入京的情況。當然,李建成因此受到了批評,三百大兵退出了長安,但下一次,也許偷偷進來就不只是三百大兵了。

  李世民終于感覺到了危機,更可怕的是,天下已經大定,他已經沒有多少用武之地。可李建成只要自保,就可以等待著最終的勝利。

  父親已經不再寵愛于他,已經明確告訴他,他永遠只能做一個藩王。

  后宮已經是李建成的天下。那里,關于他的謠言每天換一個。

  兄弟李元吉已經站在了他的對立面,這是一個無法無天小霸王

  外面的大將已經有人投靠東宮,東宮不再只是一座孤立的大殿。

  李建成也不是昨天的李建成了,今天的李建成大功在握,手有強兵,內有良謀。這不再是一個可以忽視的對手。

  如果你是李世民,看著自己的優勢一點點流去,看著自己一步步走進失敗的沼澤,看著自己要得到的東西離自己越來越遠,你會做什么決定?我想,只有一個回應。

  反擊!劍走偏鋒,僥幸一博的反擊!

  回到楊文干事件,現在我們知道,李建成已經勝券再握,他完全沒有必要去搞一場沒成算的宮廷政變來登上皇位。而李世民是有這個需求。

  為了徹底擊敗李建成,李世民跟他的智囊團策劃了這一起楊文干的事件。這是我的判斷,同樣,你也可以有你自己的判斷。史書的最大魄力也許就在其中的一些不確定性吧。

  楊文干事件之后,李淵沒上當,李建成還是太子,李世民還是秦王。所有人的位子都沒有必變,但一切都已經改變。

  父子,兄弟,裂縫已無法彌補。

  最后,再交代一下楊文干事件的一些邊角料,我們只說過李淵最后沒有上當,卻沒有解釋李淵改變主意的原因。從史書透露的信息來看,李世民如此周密的策劃,如此完美的執行,最后都沒有奏效,是因為出了一個內奸。

  此人叫封德彝,官居吏部尚書,在此前,封德彝曾經擔任過天策府司馬。李世民一直當他自己人。

  事后證明,這位封德彝堪稱唐朝最成功的雙面間諜,他是李世民的人,但也是李建成的人。而這個秘密一直到他死了都沒被發現,李世民當上了皇帝,還給人家一個“明”的謚號

  據記載,李世民前腳剛去平定楊文干之叛,李元吉就跟嬪妃們前去為建成求情,但均未奏效,最后,封德彝出馬勸說,李淵才改變了主意。

  史書里用四個字來形容李淵態度的轉變:上意遂變。

  這實在是一個讓人費琢磨的話,封德彝雖然官職高,但并不算李淵的心腹,他跟李淵說了什么,其效果竟然超過了人家老婆兒子的勸說。結合封德彝在秦王府的地位,以及他這次勸說后來被人揭發之后,謚號馬上從“明”改成了“繆”可以猜出,封德彝正是向李淵透露了楊文干之案是李世民背后策劃的真相。

  如果說真有一個人不憑證據,只憑交情就可以改變李淵主意的人,那一定是裴寂。

  我們已經很久沒見到裴寂先生了,上一次露面,還是大敗于劉武周之時,那時,裴寂被李淵召回,關到了牢里。

  裴寂在牢里呆了兩天,也就瘦了瘦身,去了去多余的油脂就出來了,然后火線官復原職。如果劉文靜九泉之下知道此事,只怕又要大叫不公平。

  當然,這個世界本沒有絕對的公平,裴寂能夠逃過問責,那是他自己的定位抓得準。

  在朝中,因為利益交錯,關系盤結,要準確說誰是誰的人,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裴寂身處唐初宮廷斗爭的中心,其關系卻出人意料的簡單。

  他是李淵的人。僅此而已。

  他不是李世民的人,但大家容易忽略的是,他同樣不是李建成的人。

  正因為裴寂不是秦子也不是太子的問題,李淵才會對他絕對信任,信任到他只跟裴寂一人談兒子的事情。

  有一回,李淵把裴寂叫來,說出了自己的苦惱:

  “我這個兒子在外面領軍日久,被書生所教,已經不是我以前的那個兒子了。”

  是的,李世民不再是那個被父親抱在懷里的幼童,也不是那個靠父親幫助才能拉開大弓的少年。也不是那位追隨父親馳騁沙場的跟班。

  但何嘗只有李世民不是李世民,李淵又何曾是往日的李淵,李建成又何曾是以前的李建成。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