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春運價格全國統一?來看看古人都是如何回家過年的
趣歷史 責任編輯:Lqp 2019-02-03 12:58:15 路遙 陳忠實 謝冰瑩 傅雷

  春運,是現代中國改革開放三十來年特有的社會現象,它是一種發生在春節前后的特殊運輸季,背后則是龐大的人口短期流動。因此從狹義來說古人是沒有春運的,但是從廣義來說,從春節出現那時起,春運現象就存在了,即所謂春節期間的出行。

image.png

  源頭古代春運同樣緣于過年回家

  春節,是中國人及受中國文化影響的周邊國家的節日,在一年所有節日里,春節最重要,持續時間也最長,民間俗稱“過年”。過年與平日最大的不同是,一家人歡聚一堂,坐到一起吃年飯,共享家庭之樂。因此,除非迫不得已,每個家庭成員都會趕回來,與家人一起過年。

  大家爭著“過年回家”,便應該是古代春運的源頭。

  為何過年時一定要回家?據考證,這可能和傳說“年”是個惡獸有關。傳說,“年”長著四只角四只足,力大無比,在每年的最后一天,即除夕便會出來作祟。當時生產力低下,個體對付“年”的能力不足,人多力量大,于是全家人守在一起,等著“年”的來到,合力把“年”趕走。試想,如果因為你未回家,而導致家庭被“年”禍害了,那將是多大的不幸?所以不論怎么困難,有什么樣的理由,在外的家庭成員都要趕回,助一臂之力。

  為了趕走“年”這個壞東西,在一年的最后一夜除夕,全家都不敢睡覺,“守歲”風俗由此而來。

  現代時空概念上的“年”,晚于過年風俗。據中國最早一部釋義詞典《爾雅》“歲名”條解釋,“年”在唐堯時稱為“載”、夏代稱為“歲”,商代稱為“祀”,一直到周代才稱為“年”。據此可以推出在周代出現了現代春節的雛形過年,古代的“春運”也就應該出現在這個時候。

  需要指明的是,由于受自然、政策,特別是封建時代“父母在不遠游”等禮俗因素的限制,過去人口流動的數量并不大,距離也不會遠,“外出務工人員”并非古代春運的主體,以公務人士和商人為主。

image.png

  難題古代春運也面臨“回家難”

  春運期間最大的矛盾是運力不足,在古代運力問題同樣存在。

  由于道路建設落后和交通工具簡單,許多人因為路途遙遠,根本無法回家過年,即便到了交通相對發達的隋唐時期,“回家難”現象也無法改變。雖然史料上沒有具體說明,但從當時詩人留下來的作品中可以看出。

  隋代詩人薛道衡有一首挺有名的詩,叫《人日思歸》。詩中寫道:“入春才七日,離家已二年。人歸落雁后,思發在花前。”薛道衡是河東汾陰(今山西萬榮)人,他當時從北方來到南方。人日是正月初七,這說明薛道衡并未能及時趕回去與家人團聚,而是在外過年的。看看南方歡快的節日氣氛,自己卻獨在異鄉,所以詩中流露出了他心中無限的惆悵和思鄉之情,從側面說明了古代春運“回家難”之現象。

  唐代詩人王灣也曾遇到了與薛道衡一樣過年不能回家的情況。

  王灣是中原洛陽人,一生中“嘗往來吳楚間”。有一年快過年時,他乘船到了今江蘇鎮江境內的北固山腳下,眼前水闊天長,獨雁哀鳴,孤帆遠行,再嗅嗅越來越濃的年味,王灣一下子動了感情,寫下了《次北固山下》一詩,其中的“海日生殘夜,江春入舊年”成了千古名句。

  為了解決薛道衡、王灣這類“人在旅途”者回家過年難題,創造歡樂吉祥的節日氣氛,古代官府也會盡量不在快過年的時候安排外出公務。而相當于今天普通“打工仔”的外出謀生者、經商人士,則會早早動身起程上路,避免延誤。

  修路秦代的“高速公路”和“高鐵”

  “回家難”的背后實是“行路難”,解決春運矛盾,根本上是要解決交通問題。因此,中國歷朝歷代的統治者都不忘修路。

  在殷商時代,中國古人便十分重視道路交通的建設,在安陽殷墟考古中便發現了大量車馬坑。到了秦代,中國的陸路交通水平突飛猛進,秦始皇在統一六國后,修建了四通八達的全國性公路網,這給“春運”提供了便捷。

image.png

  據《漢書賈山傳》記載,“秦為馳道于天下道廣五十步,三丈而樹,厚筑其外,隱以金椎,樹以青松。”馳道是秦國的國道,從記載來看,馳道并不輸于現代高速公路。折算一下,此馳道寬達69米。不只路寬,路旁邊還栽植松樹,注意綠化降噪,這在當時算是世界第一。

  一般認為馳道為皇帝專用,其實這是一種誤解,馳道是“天子道”不錯,但“道若今之中道”,也就是說馳道是多功能的,中央部分(3丈寬)才是速度較快的皇帝專車用道,別的車和人只能走一邊,就與現代全封閉高速公路分出快、慢車道如出一轍。

  除了馳道,秦時還有直道,軌路等。軌路是什么路?是當時的高鐵。當然軌道非鐵軌,是用硬木做的,下墊枕木,除了工程材料不同外,與現代鐵路基本沒有什么區別。馬車行駛在上面,速度超快。

  秦代有“高鐵”這一驚人結論是結合現代考古發現推測出來的,該遺址位于今河南南陽境內,軌路的存在讓《史記》中所謂“車同軌”有了新的解釋。

  需要說明的是,秦代的公路網并不是因當時春運的需要而修建的,而是出于軍事戰略物資輸送的考慮,但它對諸如過年這樣的民間風俗影響卻是不容忽視的。

  工具古代春運“大巴”——畜力車

  陸路交通在古代春運中占有主導地位,隨著后期造船技術的日益成熟,水上交通便成了江南和沿河海地區旅客出行的主要方式,這一方式直到近幾十年,才退出春運客流市場。

  影響春運效率的,除了路況以外,還有運輸工具。中國不只是最早修筑高速公路和使用軌道交通的國家,還發明了各種運輸工具。國外學者認為,車為蘇美爾人在公元前35世紀時首創,其實中國人也不晚,使用也很早,史料記載在4000多年前的黃帝時代就有車了。

  在古代,驅車動力主要是人力和畜力。中國最早的人力車是輦,輦是轎子的前身,之后又有癡車、獨輪車、雞公交車、黃包車、三輪車。黃包車和三輪車出現較晚,黃包車是19世紀末由日本傳入中國的,因此北京人稱之為“東洋車”。

image.png

  長途運輸,特別是物流主要靠畜力車,它是中國古代的大巴。有馬車、驢車、騾車、牛車等,其中馬車是古代春運最主要的工具,和現代長途大巴一樣重要,至今在北方一些地方仍能看到馬車。

  畜力車也分好多種:轏(音同棧)車、輜車、安車、辒(音同溫)車、軺車、傳車、兵(軍)車等。轏車是一種輕便車,結構簡單,車體材料檔次也低;輜車則是大貨車,送人時則變成了大客車。安車就比較高級了,是政府官員或VIP貴賓乘坐的,相當于現代高級小轎車。辒車是一種臥車,有窗,可調節車內溫度,這車子相當于現代豪華房車,是“總統專車”,只有皇帝才能使用,不屬古代春運工具,在秦始皇死后,竟然成了高級“靈車”。

  古代春運的主體也是普通人,一般能坐個轏車回家就很顯擺了。大多數人只能靠兩條腿或牲畜代步,實現“回家過年”的心愿。因為不是一天能到家的,古代路邊的小飯店、家庭旅館、官辦驛站也多,食宿方便。

  收費唐代春運有全國統一價

  為保證節日運輸,中國古代有官辦、商辦、民營三類交通體系,但不論是哪一種都是要收費的。逢到節日時,客運和物流費用會比平時貴一些,但相對來說比較穩定。如在唐代,商業運輸便有一個全國統一價,并設有最高和最低限價,連里程速度都有詳細的規定。

  據《唐六典》所記,在速度和里程方面的標準是這樣:如果是陸路運輸,馬行每天是70里;步行和驢行是50里;車行是30里。如果是水路,貨船逆(黃)河,要上行30里;逆(長)江上行40里;其它河逆水上行45里。特殊情況可上報水政部門,酌情減少。

image.png

  費用方面,如果車載1000斤,走100里,運費是900文;每馱l00斤,走100里,運費是100文;走山坡道路,運費是120文。但即便走的全是山路,要價最高也不能超過150文;但走平坦道路時,費用再低也不能低于80文。人背、扛、抬,二人頂一馱收費。黃河和長江以及從幽州(今北京)至平州(今河北盧龍)上水16文,下水6文。其余的河上水15文,下水5文。

  上述是日常物流價格,如果是春運,應該會比平時更忙碌,價格也會有浮動,但基本穩定。這個運費高不高?以開元年間為例,當時相當于現在基層股級干部的九品官,一月工資為3817文,日收入約127文。以“二人頂一馱”來說,抬著100斤的東西走100里,每人可以得50文,以每天走50里來說,日收入25文,這在當時可買2斗米(約25斤),所以當時的運費并不高。如果走水路,更便宜,“坐船回家”是古人春運時的首選。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