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現在那么多的“黃帝陵” 究竟哪個是真的
趣歷史 責任編輯:Lqp 2019-02-04 12:08:26 刑天 帝摯 舜帝

  時至今日,黃帝原冢遺址的真偽,更是引發了學者們和各地域人士的爭議。

  首先,學者們對陜西省延安市黃陵縣的黃帝陵有如下質疑:

  一、此處祭祀場所(今黃陵縣),原本為漢武帝在上郡陽周拜謁黃帝原冢地后所立的“衣冠冢”(見《孝武本紀》),并非軒轅黃帝的原葬之地(這顯然為“新建之陵”,與司馬遷史記》及酈道元《水經注》所記載的“黃帝原冢”地址不符);

  二、該陵地是由唐代鄜坊節度使臧希讓上奏:“坊州有軒轅黃帝陵闕,請置廟,四時享祭,列于祀典(見《黃陵縣志》)”得到了唐代宗李豫的批準(黃帝3461年,770年),并在橋陵大興土木,開始了為期兩年的大規模修繕活動,從而修建了黃帝廟,并栽植柏樹1140株,成為了中國歷史上首次以官方名義指定的唯一祭祖場所;

  三、今天人們所祭祀的軒轅祖廟還不是唐時所建之陵,竟然是宋太祖趙匡胤因“樵采不禁”導致唐廟“隳毀”而將“黃帝陵闕”由橋山“西麓”遷移至橋山“東麓”的(即今黃陵軒轅廟址,參見宋李昉《黃帝廟碑記》);

  四、此后趙匡胤又兩次下詔,令“黃帝、炎帝、高辛、唐堯、虞舜、夏禹”諸陵墓“各置守陵五戶,歲春秋祠以太牢”,并嚴令“隳毀者修葺之”(參見《宋史·禮八》),由此可見,今黃陵軒轅祖廟及“五帝”諸陵墓皆為宋初遷修,當不在原址之上修造;

  五、黃帝3758年(1061年,嘉祐六年),宋仁宗趙禎下圣旨,責成坊州(今黃陵縣)地方官員,發動當地百姓種植柏樹1400多株,同時抽調三戶人家,免除一切徭役賦稅,專門在橋山看護和種植柏樹,并勒石成碑,置于黃帝陵前(參見《黃帝廟碑記》)。

image.png

  如此看來,世人公認的黃陵縣“黃帝陵”并非軒轅黃帝的“原葬之地”,史學界和當地百姓也都認為:這只不過是黃帝的“衣冠冢”而已。

  至于甘肅省正寧縣的黃帝陵(仙人墳)、河南省靈寶市的黃帝陵以及河北省涿鹿縣黃帝陵,因皆無史料依據,又無實物證明,乃是民眾祭祖思宗自發之舉,恐難采信于世。

  那么,黃帝到底埋在了什么地方?

  司馬遷在《五帝本紀》中曰:“黃帝崩,葬橋山。”

  《漢書·地理志》記載:“陽周,橋山在南,有黃帝冢。”

  北魏時酈道元的《水經注·卷三》則更加詳細地描述了黃帝冢的地理位置:“奢延水又東,走馬水注之。水出西南長城北,陽周縣故城南橋山,昔二世賜蒙恬死于此。王莽更名上陵畤,山上有黃帝冢故也……其水東流。昔段颎追羌出橋門至走馬水,聞羌在奢延澤,即此處也。門,即橋山之長城門也。始皇令太子扶蘇與蒙恬筑長城,起自臨洮,至于碣石,即是城也。”

  南宋《路史》:“帝采首山銅,鑄三鼎于荊山之陽,以象泰乙。能輕能重……八月既望,鼎成死焉,葬上郡陽周之橋山……有黃帝五龍祠,四在山上,亦曰仙泉祠。”

  據《魏土地記》載:“城東南四十里有橋山,山下有溫泉,泉上有祭堂。雕檐華字被于浦上。”

  從上述的史料中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只要確定了“陽周故城”的地理位置,便可在陽周城南之處找尋到華、夏兩族始祖的陵寢之地。

image.png

  而這個地方的標志性水域為“走馬、奢延”兩條河系;標志性地名為“橋山”;標志性建筑為“陽周故城、五龍祠、仙泉祠”;標志性地貌為“碣石、溫泉”。

  現經查閱史料和出土文物佐證,“陽周城”最早設置在今靖邊縣楊橋畔鎮瓦渣梁村,而“奢延水、走馬水”這兩條水域也業已在靖邊縣境內確定,那么尋找陽周城東南四十里處的“橋山”便顯得尤為重要。

  在這個方位,究竟有沒有這樣一個地方?

  根據史料的記載按圖索驥,在靖邊縣高家溝的陽畔、王沙(墳)灣村,發現了如下地貌、地名特征:一、兩村三面環山,中為澗地,在平坦處突起一處巨大土丘和六處距離相等的小土丘,分別名為“軒轅峁、黃界、圓墳峁、石墳坑、廟圪垯、尚臺、齊家圪垯”;

  二、當地故老相傳,大土丘原名“軒轅峁”(后來又叫“轅峁、放火圪垯”),過去每年二月二、三月三皆有古俗放火“祭祀祖先之儀”,文革前尚有兩塊“巨大隕石”立于丘峁之前,后被打碎墊入水壩之中;黃界又叫“霍兒界、刨牛山”;圓墳峁、石墳坑、廟圪垯過去合稱為“三姐妹墳”,上各有土、石、水三根“通天柱”,經“花門之變”被摧毀,文革前尚有遺跡;

  三、王沙灣村(古稱王墳灣)廟圪垯旁有“五龍祠”古廟,水丘之上也有廟址,疑似史料中之“仙泉祠”舊址;

  四、其東有一山南北斜出,名“箭桿梁”,呈龍形迤延狀。龍首為軒轅峁,龍尾為“石橋山”;

  五、正南西側有一山臨“奢延水”源頭,名“媽城則”;

image.png

  靖邊龍州

  六、其正南有紅砂巖巨山極為峻峭,名“石橋山”(疑似史料中之“橋山”);其西向龍洲處有“牌樓界”,其北向陽周城有“走馬梁”(疑為“秦直道”或漢武帝“祭祀專道”);其南有硬地梁古道直通延、綏等地;

  七、其地距陽周城恰為四十里左右;

  八、按其一大六小之土丘布局,軒轅丘坐北朝南,面南橋山而西臨奢延水,甚為符合堪輿之術;“三姐妹墳”分東南、西南、西北相座(各距330米),亦印證五行布局之理;其北方三個較大土丘,相連起來呈“北斗七星”之狀;

  由此,史料中所記載的標志性水系、建筑、山名全在此地得到印證。于是,靖邊縣文廣局邀請統萬城考古隊3名考古隊員在7個土丘分別進行了初探,除廟圪垯水丘外,其余皆為人工夯筑堆積而成;而其東側便為“龍山文化”時期的“褡褳溝新石器遺址區”,西南方向又有諸多上古時代的洞穴及崖窯和西北地區僅有的“嫘祖廟”,還曾發現“坐葬”陶器和尸骨,周邊又多有西漢時期墓葬及陶制品和建筑碎片。

  因此,根據史料,我們得出如下認知:一、黃帝出生之地應在今靖邊縣周河“有橋氏故地”之“姬水”(黃帝生母附寶為有橋氏之女);

  二、黃帝成長生息地應為今靖邊縣龍洲鎮(即上古中國“雍州”之核心區域,詳見《上古雍州之考證》),其地多有“龍虎斗”之古傳說故事,疑似和軒轅有熊氏族與南蠻蚩尤氏族爭斗有關;

  三、黃帝埋骨處應為今靖邊縣高家溝陽畔村,王沙(墳)灣為嫘祖等墳塋或祭祀之地;

  四、黃帝父母“少典、附寶冢”似在今靖邊縣龍洲鎮“老虎腦”之山巔大墳冢;

  五、今靖邊縣東坑鎮“祭山梁”應為黃帝生前祭祀先祖“女媧伏羲”之地。

  今中國考古與史學界學者大都將注意力集中在“河洛之間”的求證上,對“夏”之前的中國歷史及其活動地域甚少考研求證。甚至有學者認為:若待秦始皇陵發掘,或可從其中尋找到古中國歷史確鑿之答案。

  秦陵若有史籍更好,自可將上古中國歷史大白于天下;但若其中并無史籍,難道中國之歷史便任之停留在2567年前啟夏之時?世界文明史便由西方民間盲者荷馬天馬行空般似的臆撰?

  所幸神木縣近來發現的“石峁遺址”,將中國的文明史考證又向前推移了近千年,似可佐證今陜北、河套地區為上古中國(約前2697左右)文明中心之地。

  如史料確實無誤,從靖邊縣發現的上古中國遺跡當中,便可印證人類始祖女媧、伏羲等徑由帕米爾高原—昆侖山—白羽山這條隨水系往東南方向逐漸遷徙的繁衍生息路線。

  且靖邊境內“龍洲”左近,不但有古中國“奢延水、走馬水、帝原水(無定河)、楊橋畔(陽周、橋山之畔)、惠橋(惠澤橋山)、龍首、古道梁、馬營、營盤、龍口、龍眼、牌樓界、大路堂、黃龍墩、石墳坑、官路坬、生龍臺”之域名,更有“通天柱”“南蠻盜寶掘龍脈”之傳說遺跡尚在,而其境內又存今中國西北地區絕無僅有的“嫘祖廟”(也稱氈毯廟),各種史籍、域名、傳說皆將黃帝原冢之地指向靖邊境內楊橋畔、龍洲區域。

  因此得出如下初識:一、《禹貢》中所指的“古雍州”,當為軒轅黃帝生息之中心區域——今靖邊、橫山、定邊、榆陽、神木一帶;

  二、今靖邊縣境內當是上古中國“和叔”制歷“朔方”之所在;

  三、上古中國的“河南”與夏、商、周時的“河南”不是同一個區域,應將之分為“前河南地”和“后河南地”,方能準確區分古人之所謂地域及所發生之事件;

  四、陽周故城首設于靖邊縣境內楊橋畔鎮瓦渣梁一帶(西漢遷陽周至今子長縣,北魏設陽周至今正寧縣),其是否為秦“上郡”之治所,雖有史料證明,還有待進一步考證;

  五、先秦諸公(王)所修筑的“起至臨洮、至于碣石”的“先秦列城”,西起于今甘肅山尼縣,東至今靖邊縣與橫山縣交界處的古碣石渡口止,當與秦皇嬴政所筑長城有所區別;

  六、靖邊境內有兩條古道,一條為從天賜灣鎮蘆子關、官道渠、南陽灣、姬家坬、十里澗、經橋溝灣李家城則、走馬灣、大路梁、馬路峁則、寺嘴、麻臺崾峴、榆樹坬至龍洲鎮高山坬、硬地坬、店房峁則、西門臺、南陽畔、大灣畔直達陽周故城(今楊橋畔鎮瓦渣梁),為“秦直道”,另一條為從青陽岔鎮官路山、總關口、干路梁、陽石畔、寨則峁經高家溝十里嘴、硬地梁、王沙灣、走馬梁、大路堂、牌樓界、土橋梁、墩山至陽周故城,為漢武帝“祭祀專道”;

image.png

  七、西漢衛青所筑“朔方城”當在今靖邊縣白城則(《史記·匈奴列傳》載:“漢遂取河南地,筑朔方,復繕秦時蒙恬所為塞,因河為固”);

  八、東漢所置“龍州”有州之名而無州之實(其“龍州城”遺址只有一個東門通道,極為罕見,應為祭祀行宮或守陵兵營安保之考量),多為紀念之謂;

  九、“黑河”即今白城則旁邊之紅柳河,“黑水”即今毛烏素村之黑水流域,“奢延水”即今高家溝王沙灣流域,“走馬水” 即今龍洲土橋流域和張家畔蘆河流域;

  十、“橋山”當是今靖邊縣高家溝石橋山;

  十一、今靖邊縣高家溝王沙灣“三姐妹墳”似為黃帝妻妾陵墓或祭祀專用之丘臺,亦可疑其為傳說中之“三墳”所在地;

  十二、今靖邊縣畔溝千佛洞之“氈匠菩薩”當為黃帝正妻“嫘祖祠廟”;

  十三、今靖邊縣東坑鎮“祭山梁”當為黃帝之時祭祀先祖女媧、伏羲、少典等場所;

  十四、今靖邊縣楊橋畔鎮瓦渣梁東側烏龍峽谷處有“龍口、龍眼”之名地,左近又有“橋門、寒門”之古稱,且其遺址附近秦、漢墓葬內壁畫甚為精美,令人詫異。城內不但有宮殿遺址,更有鑄幣之遺跡,當為是時文化、政治、軍事中心之地!

  我們相信,隨著現代科技水平的快速發展和先進技術的介入,靖邊縣“黃帝原冢地”的真偽不久將大白于天下,炎黃子孫必將會尋找到文明始祖的陵寢之地共同祭祀,更加增強民族的認同感和自豪感!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