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舟中》戴復古七律抒情詩,翻譯賞析
趣歷史 責任編輯:Cls 2019-02-06 10:48:55 曹冠 陳妙常 蘇小妹 王汗 杜杲 錢乙 焦蹈 李寶

  月夜舟中 戴復古

  滿船明月浸虛空,綠水無痕夜氣沖。詩思浮沈檣影里,夢魂搖拽櫓聲中。

  星辰冷落碧潭水,鴻雁悲鳴紅蓼風。數點漁燈依古岸,斷橋垂露滴梧桐。

  譯文:

  月夜,裝載著明月清光的船在水上飄浮,好像沉浸在虛空中一樣。平靜澄澈的江水,散發著秋夜逼人的寒氣。我的詩興在浮沉的帆影中起伏,夢魂恍惚在不定的櫓聲中動蕩。

  碧潭水中靜靜地映照出天上星辰,蓼草風聲伴隨著鴻雁悲鳴。古來停船靠岸的地方閃耀著幾點漁家燈火,梧桐葉上墜落下來的露珠滴在斷橋上。

  戴復古(1167—?) 南宋著名的江湖派詩人。字式之。常居南塘石屏山,故自號石屏,漢族。天臺黃巖(今屬浙江臺州)人。一生不仕,浪游江湖,后歸家隱居,卒年八十余。曾從陸游學詩,作品受晚唐詩風影響,兼具江西詩派風格。部分作品抒發愛國思想,反映人民疾苦,具有現實意義。

image.png

  賞析:

  這是一首七律抒情詩,全詩敘寫詩作者在深秋夜晚,乘舟途中的凄涼感觸,將月夜客舟在寂靜的碧波中孤獨行駛,泛舟的詩作者所見所聞,寫得極其深刻,以清新樸素的筆觸,展現出豐富深厚的內容。

  全詩情隨景生,以景見情,情景交融,渾為一體,情飄逸而真摯、景情淡而優美,詩包容于物,物升華為詩。

  起句:“滿船明月浸虛空”,以一句“滿船明月”,兩個形容詞相連,切入視角破題,仿佛一下子把讀者帶入了夜闌人靜的江面上,與詩作者共同泛舟的境地,由明月綠水連綴成意象,展現出一幅靜謐迷人的夜色江面美景。

  而“明月”一詞,更是古往今來文人墨客頻頻借以抒情的意象,如李白的《靜夜思》中就用了“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杜牧的《泊秦淮》首聯也同樣用“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近酒家”,都是借月寫景抒情的詩句。

  本詩首聯寫的是一輪明月,伴隨著點點繁星,在深秋夜晚的天空中,灑滿著柔和的光輝,照耀著在江面緩緩行駛的客舟,此時詩作者正坐在船中,觸景生情、來了靈感與詩興,大有步月如有意,情來不自禁之感,頓然間,借景抒懷。

  詩詞是抒情言志的藝術,選用什么景物抒懷,則看詩人的敏銳目光與洞察能力,用“滿船明月浸虛空”作為起句,展現出作者不同凡響的剪裁能力與富于想象力。承句:“綠水無痕夜氣沖”。詩人不直接說明夜深人靜。

  而是托辭說“綠水無痕”,形容江面水清浪靜,難道綠水真的沒有一點點的痕跡嗎?非也、綠水也許靜謐,但詩作者此時的內心是躁動的,有以靜襯動的意圖。寫境的詩,著重造境、以境寄情,“無痕”一詞為本詩渲染夜間江面蒼涼的氣氛。

  作者有意借助深夜江面風平浪靜的意境,流露出詩作者極度落寞的內心世界,然而作者并沒有正面點破,甚是撩撥讀者的心弦,讓讀者吟而思之,這正是詩的內涵之處。

  頷聯:“詩思浮沉檣影里,夢魂搖曳櫓聲中”,詩思,詩興,詩的思路,“浮沉”隱現起伏。“檣影”,泛指帆影,“櫓聲”,搖槳的響聲。此時詩作者的靈感與詩的思路越來越清晰,詩人的思路隨著“檣影”浮沉起伏,借詩興嘆,所有的詩魂,都浮沉起伏在櫓聲中。

  詩思既嚴慎周密,亦隱晦曲折,但“浮沉”一詞則表達作者的思路,卻也縹緲不定,暗示詩人多愁善感的一面,無心欣賞江面恬靜的夜景,把思緒都寄托于檣影里與櫓聲中,詩句顯得自然,手法嫻熟。

  頸聯:“星辰冷落碧潭水,鴻雁悲鳴紅蓼風”。“碧潭”江中深而清之潭,“紅蓼風”,生長在水邊開紅花的蓼草,我想詩人不會是單純的寫景,他的“寫景”,是蘊藏有寓意的,不懂欣賞詩的人,以為詩人在純粹地寫景。

  其實不然,詩是發抒作者感情的高雅藝術,故情藏于詩,景蘊藏情,便是詩魂的體現。用“冷落”與“悲鳴”兩個形容詞對仗,無疑是加深了夜闌人靜江面蒼涼的氣氛,這也正是造境的手法,同時更加流露出詩作者孤獨的寓意。

  也是詩作者內心世界感情的流露,是本詩創意上的升華,仿佛“星辰”與“鴻雁”冷落的不是“碧潭水”,也非是“紅蓼風”,而是冷落自己本身的存在。頷聯與頸聯,在章法上有承轉詩意的作用,詩作者往往都把情景突出地表現于上述兩聯之中,本詩也不例外。

  如果說情感的馳縱是抒情言志的需要,那么借景物抒情,則是詩詞藝術審美的要素。詩不宜平鋪直敘,然而詩作者并沒有直敘自己被冷落,卻巧妙地隱匿了自己被冷落真正的內心世界,寫景抒情的詩,更宜于表達奔放縱逸的思想感情。

  情是詩的靈魂,但作者非這樣作,而是把所有真實感情隱藏于意境中,讓讀者猜測。尾聯:“數點漁燈依古岸,斷橋垂露滴梧桐”。“數點漁燈”,江面上夜間無數漁船上的燈,已經夜泊靠岸,作者又以詩化的語言,把讀者的目光引向早已依岸的點點漁火,意象地表現。

  夜已深,所泛客舟尚未到達埠頭。其文采橫溢、詩意飛揚,詩語空靈多變,物我相觸,展現手法多樣,突出了詩作者的情感有如奔流不息的江水,浮沉起伏,情韻之酣暢,充溢著抒情的流動美,這也許正是詩人的高明之處吧。

  結句“斷橋垂露滴梧桐”,“斷橋與垂露”這是繁雜事物中的一種抽象表現手法。“斷橋”泛指殘破的舊橋,“垂露”一詞意在表達夜已很深,露珠已垂落,深秋夜晚的露珠,總是在后半夜,方能灑落;意象鮮活生動。結句在律詩中稱之為“合句”,也就是說,是全首詩的“綜述”。

  但詩作者在結句中并沒有“綜述”的措辭,而是繼續描摹夜深人靜、萬籟俱寂的凄涼景象,吟罷,似乎不守詩律,而詩人還無法全部抒發心中的落寞與孤獨心情,詩詞是詩人寄情的產物。

  詩作者到底要賦予多少“意念”才能將心中的感觸展現得淋漓透徹呢?這首耐人尋味的抒情詩,給讀者留下了幾許的懸念,收筆顯得意猶未逮,興猶未盡的奇境,其思想性與藝術性都達到了一定的高度。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