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祖謀彊邨授硯,臨終時把硯授于學人龍榆生
趣歷史 責任編輯:Cls 2019-02-11 09:57:15 袁甲三 袁家騮 袁克定 袁世凱

  彊邨授硯是指晚清詞學宗師朱祖謀(字:彊邨)臨終時把平生作詞之硯授于學人龍榆生,并把畢生未竟之事托付給龍榆生,龍榆生感激彊邨師恩,先后為授硯圖題詩作詞,并多次請名家繪彊邨授硯圖,龍榆生尊師重道之意,在文壇傳為一段佳話。

image.png

  龍榆生是中國公認的20世紀詞學三大家之一。1928年龍榆生前往上海暨南大學中文系任教,因為龍榆生“在暨南教詞的關系,后來興趣就漸漸地轉向詞學那一方面去,和先生(朱祖謀)的關系,也就日見密切起來”。1929年春夏間,龍榆生的朋友易大廠為民智書局校印《北宋三家詞》、《伐檀集》、《韋齋活葉詞選》,常托龍榆生向朱祖謀借書相助。因為這一層因緣,龍、朱關系逐漸深厚。從此,龍榆生開始趁著周末余暇,趕到朱祖謀的寓所里,就像學生一樣向朱請教詞學問題,有時也替朱祖謀做一些校勘的工作。朱祖謀則盡力指導龍榆生研究詞學的方針,并幫助龍榆生廣為揚譽。而當龍榆生欲執弟子之禮時,朱祖謀則婉拒了。二人雖然后來一直沒有師徒的名份,龍榆生卻一直以師長的禮遇敬重朱祖謀先生,而朱祖謀也把龍榆生當成了自己的學生。

  在朱祖謀的幫助下,龍榆生詞學大進。先后完成多部著作,朱祖謀欣然為其中的《〈辛稼軒年譜〉訂補》、《東坡樂府箋》題簽,而在《風雨龍吟室叢稿》中,龍榆生則把由何維樸畫的《造詞圖》放入,表現出尊師重道的美德。1931年夏,龍榆生在讀劉半農的《敦煌掇瑣》時,發現其中有《云謠雜曲》,大喜過望,馬上告訴朱祖謀。朱祖謀取來以往的典籍核對,發現其中除《風歸云》前2首兩本是重出之外,其余整整20首都是倫敦發現的本子所沒有的。朱祖謀同樣大喜過望,讓龍榆生和楊鐵夫與自己一同參校。然而不料情長時短,12月30日朱祖謀竟然因病與世長辭。去世前把遺稿和校詞朱墨以及兩只硯臺雙手交給龍榆生,以殘病之軀體交待龍榆生繼續治詞事宜,并委托著名詞人兼畫家夏敬觀畫成《上彊邨授硯圖》,記下授硯的情景。朱祖謀病重期間,龍榆生反復前往看望。二人情意連連,令人感動。授硯之事對龍榆生影響極大,也使龍榆生終生服膺詞學,并把它發揚光大,終成自己一家之學。

  關于朱祖謀為龍榆生授硯之事,又有吳湖帆1932年繪成《受硯廬圖》,湯定之1934年繪成《上彊邨授硯圖》,徐悲鴻1935年繪成《彊邨授硯圖》,方聲洞之妹方君璧1943年繪成《彊邨授硯圖》,俞陛平女弟子蔣慧也于同年繪成《彊邨授硯圖》,夏敬觀1948年再繪《彊邨授硯圖》共7幅。還有許多詩詞界名宿,夏敬觀、陳衍、葉玉麟、潘飛聲、譚祖壬、邵章、夏孫桐、曹經沅、李宣龔、李宣倜、王兆鏞、石光瑛、胡漢民、吳則虞、向迪琮、梁鴻志、俞平伯等贊許朱祖謀傳承詞學,龍榆生尊師重道之意,先后為授硯圖題詩作詞,在文壇傳為一段佳話。如俞平伯《減字浣溪沙·為榆生題《彊邨授硯圖》云:“白發天南舊史臣,弘文不起硯田貧。師門風義石交親。歷眼海桑如轉轂,生花詞筆又傳薪。還教芳翰溯前塵。”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