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潭島戰役的反火攻戰術是什么?燒得國民黨軍隊殘骸遍地!
趣歷史 責任編輯:qy 2019-02-11 14:44:50 賀治華 聶耳 錢偉長 毛彥文

  歷史的車輪滾滾碾過,留下的是痕跡清晰的車轍印,還是漫山遍野、不為人知的尸山血骨,亦或是風中輕揚的流沙細末;未來得及仔細回味與辨別一番,已被瑣事纏繞在燈紅酒綠之中。回眸、凝神、細視,禁不住的驚詫,卻又是觸目驚心、鮮血淋漓。可有些平凡人,恍如過眼云煙,他們的豐功偉績已隨著埋骨他鄉而流失殆盡。作為一個后來人只能懷著敬畏的心去緬懷,去追思······

  1、  時間回溯到1949年的8月下旬至9月初,地點位于平潭島(今福建省平潭縣境內),目光所及之處是一片被彈片洗禮的地堡群,從地堡中不斷噴出噬人的火舌,凡沖擊地堡解放軍無不被嚴重燒傷或者被猛火襲擊后痛苦地死去;部隊傷亡嚴重,奪取平潭島全殲守敵作戰任務被敵(國民黨)74軍火焰噴射營所擋,部隊攻擊不力,一時之間陷入僵局。人民解放軍10兵團第28軍84師的251團長王大勇眉頭緊蹙,聽著副團長馮紹堂匯報部隊傷亡慘重,進攻沒有一點進展的戰況分析,一動不動地用望遠鏡觀察著敵軍的反攻擊方式,一言不發。王大勇的嘴角一抽搐,立刻下達暫停攻擊命令。只用火力壓制住敵人,不能讓敵人有一絲喘氣之機,而后急召1、2、3營營長商量對策。  這火賊他娘的邪,粘那著那,連周圍石頭都能燒著,我的爆破隊連沖四次,連地堡的邊都沒摸著,倒直接把我的爆破手燒死了3個人,傷了6個人。1營長金龍怒氣沖沖地說道。是啊!沒辦法靠近又揭不了他的烏龜殼。2營長王占彪無奈地望著團長王大勇。

image.png

  王大勇一時之間也沒有什么好辦法,福州戰役時,敵74軍軍長就是靠著這個噴火營的橫沖直撞,接二連三沖破了31軍和29軍的圍追堵截,直接逃到了平潭島上。真是冤家路窄,這次絕不可能讓你逃掉!可部隊作戰從未打過火仗,怎么樣才能干掉它呢?王大勇猛然一回頭,大聲喊到:“機炮連的范連長跑哪去了”?他猛然想到這個漳州國民中學學生——范文繡被俘投誠后屢出奇謀、屢立大功,而且他本人不僅對各種機炮武器了如指掌,打起仗來也是有勇有謀,實為不可多得的人才。也是因為這樣的原因,王大勇將團里的輕重機槍手和迫擊炮手都挑出來,又從各營抽調了一些機炮骨干組成了團直屬機炮連,由范文繡擔任了連長。倆人由于年紀相仿,脾味相投,王大勇越來越喜歡這個外表文弱冰冷內實剛強硬朗的書生連長,有什么一時之間難以解決的難題,王大勇總想聽聽范文繡的意見。可這個書生在節骨眼上不知跑哪去了,竟連連呼叫幾聲不見蹤影,他不禁有些悻悻然。1營長金龍摸著軍裝上被火燒出的破洞忿忿地說到:“我看,干脆就用火力封鎖住各個地堡,困他個十來八天,把這幫狗日的統統餓死在地堡里!”“不中!那樣時間太長了,影響整體作戰計劃。”王大勇皺著眉頭說道。“要不就繼續強攻,把三個營的爆破隊組織起來,連番爆破······”“那樣傷亡太過慘重,也不中!”王大勇搖著頭說道。“這樣不行,那樣也不中,這仗到底該怎么打?”金龍有些不耐煩地說到。

  這時,王大勇猛然看見范文繡從山腰上的巖石爬了出來,忍不住大吼一聲:“你這個酸秀才到這逛風景來了,貽誤了戰機,老子槍斃你!”

image.png

  2、范文繡爬上山來,走到王大勇身前,面無表情地拿過望遠鏡,而后一眼不發地觀察著前沿陣地。許久,轉過身來對王大勇說到:“以毒攻毒”!王大勇驚詫地說到:你是說用火攻?可拿什么東西燒呢?咱們根本靠近不了地堡啊!范文繡不緊不慢地說到:火焰噴射器最適合打陣地防御戰,是近戰利器。若打野戰須與戰車配套!現在敵人沒有戰車,只能縮在地堡里等待我們強攻。因此,我們無法在野戰中消滅他們,只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雖然太過殘忍,這也是沒有辦法!  范文繡把望遠鏡遞給了王大勇輕輕說到:“團長,請讓1、2、3營的攻擊部隊后撤三十米,仍用火力壓制敵人,具體火攻由我們機炮連來完成。”王大勇狐疑地看著范文繡,輕輕問到:“有把握嗎”?范文繡輕輕點頭,而后朝山后揮了揮手:“這方法就是太過殘忍,當年我父親在緬甸就用這法子對付過日本鬼子的噴火兵。前提是必須要有足夠的汽油和質量稍高些的汽車,我剛才看過被馮副團長殲滅的敵73軍軍部,看見了狗軍長遺棄的鐵甲戰車和一輛裝滿汽油的油罐車,正好用來火攻。團長,你快點讓人后撤,用火力死死壓制住敵人,千萬不能讓他們打著我的油罐車”!

  王大勇點點頭,一揮手,三個營長各自離去,指揮部隊行動。范文繡一招手,招來三個機炮排排長,蹲在地上詳細布置戰術進攻路線:“一排的位置在這兒,用三挺輕機槍,一挺重機槍;二排的位置在這,用一挺重機槍;三排的位置在這兒,用二挺重機槍,其余一律用曳光彈。我的位置在這,注意看我的噴油線路,油罐車的油噴到哪個位置,哪個位置的機槍就開火。好了,立即行動吧!”

  3待三個排到達指定位置集合,范文繡跳上了鐵甲戰車,“兔子(這是一個令人欽佩的人物,暫且不詳細講明,后續會有詳細介紹)”開著油罐車小心翼翼地朝地堡群駛了過去,快接近地堡時,戰車突然掉頭橫了過來,緊接著油罐車也一側身躲在戰車的一側并肩停住了。倆人的配合妙到毫巔,真是默契得像一個人。突然,地堡里竄出猛烈的子彈,打在鐵甲車上,迸射出一簇簇耀眼的火花。說時遲、那時快,范文繡猛地從戰車上露出半截身子,一把抓過油罐車的輸油管,間不容發之際,“兔子”動了油罐車自備高壓油泵。剎那間,一道煞白的油龍撲向了地堡群,進入指定位置的機炮排輕重機槍立即開火,頓時被油龍所撲的地堡群被熊熊烈火所包圍,慘烈的一幕出現在人們眼前:烈火咆哮、肆虐、吞噬著地堡群中每一個人的身子骨,被烈火所焚的人體發出劈啪作響的悚然聲音;烈火中的敵軍哭嚎著、垂死掙扎著、大聲撕裂著,可都無濟于事。戰車緩慢掩護著油罐車慢速前行,每一條致命的油龍不斷撲向死去活來的敵軍,高分貝的撕裂聲夾雜在尸體焚燒的噗噗聲中,原始的極刑重現了。

image.png

  待“兔子”用手勢告訴范文繡油已噴完時,火海中的慘叫聲一絲也沒有了。地堡群有些出口處,裸露著幾具相互擁抱的焦尸,可能是想沖出地堡,以圖活命。可被熊熊烈火焚得焦黑一片,四肢抽搐死得極其痛苦,極刑之下,無一絲完整之處。  敵軍雖死狀極其觸目驚心,可這也是沒有辦法之事。這畢竟是戰爭!這畢竟沒有什么仁慈可講!不是你死就是我死,兩個黨派之間的爭斗,死得最多的還是那些平民百姓。就像這兵員,還不是那些平民子弟,死傷無數的依舊是他們這樣的人。對于任何一個陣營都是一樣。興,百姓苦!亡,百姓苦!莫不如是。  奪取平潭島全殲守敵戰爭勝利后,范文繡整整一個星期都是一言不發。參與這場戰役的每一個人同樣是默然無語。團長王大勇也覺得心里堵得慌,鼻腔里總在飄著那種焚燒人肉的氣味,他想都不愿意去想那個戰績赫然而又異常慘烈的平潭島。戰爭是無情的,而它同時又是生活,是那個黑暗與光明交替著的歷史回音壁,是真實而又每天必須經歷的生活狀態。是美丑交織,愛恨糾纏、波詭云譎、尸山血骨,崇高得令人敬仰與卑鄙得讓人不齒回憶的實實在在的人生!戰爭誕生的偉人是用血骨堆砌而成的。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