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向高做出的成就有哪些 他的個人作品分別有多少

  主要成就

  政治成就

  為《續憂危竑議》案上書

  萬歷三十一年(1603年)十一月十一日晨,內閣大學士朱賡在家門口發現了一份題為《續憂危竑議》的揭帖,一夜之前,京師廣為散布。《續憂危竑議》假托“鄭福成”為問答,所謂“鄭福成”,意即鄭貴妃,指責鄭貴妃意圖廢太子,要冊立自己的兒子為太子。這就是轟動一時“妖書《續憂危竑議》”案。此案興起后,首輔沈一貫借此機會,打擊異己,嫁禍禮部侍郎郭正域,郭正域為此而蒙冤入獄,受盡酷刑,朝野嘩然。此時,葉向高在南京任職,他上書沈一貫。認為,對待這樣的匿名揭帖,只能置之不理,怎么能大肆搜索,禍及大臣?勸他平心靜氣,要為大局著想,力請不要擴大打擊面,連株無辜。

  裁抑礦稅使

  萬歷朝中后期,明朝處于嚴重的內憂外患之中,主要表現在:軍事開支龐大;朝廷大興土木、奢靡無度;礦監、稅吏四處收刮;苛捐雜稅沉重;財政入不敷出。面對種種窘境,葉向高首先大膽揭露礦監、稅吏的危害,強烈要求皇帝制止不合理的礦稅制度。葉向高在南京當禮部侍郎時,面對遼東人民深受稅監高淮的荼毒,就上奏了《公劾遼東稅監疏》;萬歷二十七年(1599年),葉向高升任左春坊左庶子兼侍讀,因上疏請罷礦稅,撤稅監,被首輔沈一貫排擠出京,轉任南京禮部右侍郎的虛職。此后,葉向高再上《請罷礦稅揭》疏。萬歷三十六年(1608年),葉向高在《請處置錢糧揭》中陳述國家費用增加的弊端,同時指出礦監、稅吏對正賦侵奪的危害。自萬歷二十四年至四十二年(1596—1614年),經葉向高痛切進諫,反復力爭,皇帝終于罷免遼東稅監高淮和福建稅監高寀,減輕了民眾的負擔。

image.png

  與宦官斗爭

  天元年(1621年),葉向高晉中極殿大學士,第二次擔任首輔。皇帝重用魏忠賢,由于魏執掌司禮監,利用代替皇帝批閱奏章的大權,先后將一批正直大臣逐出朝廷。葉向高雖然竭力阻止,甚至提出同他們一起罷官,以示抗議,都無濟于事。于是葉向高極盡所能地保護了一批朝臣幸免于難。他對魏忠賢這樣的專權亂政,陷害忠良的瘋狂行為極端反對。他在朝中,當魏在場時當眾憤怒聲言:魏忠賢這樣為非作歹,目無王法,實屬罪大惡極,死有余辜!在葉正義嚴詞的抗議下,魏及其爪牙的罪孽稍有收斂。

  倡導通言路

  萬歷后期,由于宦官的蒙蔽,言路不能通暢,下情不能上達。葉向高多次提醒皇帝,要尊重各種言論。到了天啟年間,統治階級內部的黨爭愈演愈烈,以魏忠賢為首的“閹黨”集團控制了政壇的言論,排斥異己;尤其是對東林黨的打擊無所不用其極。在這種形勢下,葉向高向皇上提醒要“省煩言”,目的是要清省各種不同政見的言論,不要偏信“閹黨”之言。所以當時朝廷中一些正直的官員,都以葉為“后臺”,借以對抗“閹黨”,才使朝政暫時出現一些清明的氛圍。

  整頓政府機構

  明末政局病入膏肓,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官吏,貪污腐化,行政不作為,葉向高入閣之后,看到內庫金銀堆積如山,對邊防缺餉置之不理,兵餉無人發放;各地解來的餉銀無人簽收;國外使節來訪無人接待;獄囚積至千人無人問斷;一些官員罷免、致仕后多未增補,造成官署空虛。至萬歷三十七年(1609年),中央六部僅尚書就缺了五名,都御史缺員長達八年以上,布政司、按察司缺員五六十名,錦衣衛長期沒有一個法官,地方政府缺員更在一半以上,國家的行政機關處于癱瘓、半癱瘓狀態。為了使內閣能有效運轉,葉向高絞盡腦汁,從萬歷三十六年(1608年)起,請求增補閣員的奏疏多達一百本以上,疏言詞十分痛切,直陳國家危機,請求皇帝增閣臣,補缺官,整頓吏治,鏟除積弊。在葉向高的強烈要求之下最終獲得到皇帝應允。

image.png

  文學成就

  葉向高不僅是一位政治家,更是一位文學家。作為晚明的文學家,葉向高的創作與思想與同時代的文人追慕時風不同,其一直致力于對臺閣體的重新倡導與創作實踐,以求臺閣體重返興盛。萬歷三十五年(1607年),葉向高入主內閣,政治地位的提高也提升了葉向高的文學地位與影響,成為當時的館閣文學領袖。在葉向高的倡導下,臺閣體再次走入人們的視野,成為翰林學士和上層文人的競習對象,臺閣體在萬歷后期(1607年-1614年)出現了一次新的創作熱潮,形成了短暫復振的局面。

  從現存的葉向高文學作品來看,呈現出明顯的臺閣體特征:題材上不出送別、寫景、贈答、紀游、奉賀、仕宦、書齋之類,思想上表現溫柔敦厚、性情雅正之旨,喜用典故、以名貴的器物入詩,展現出雍容華貴的氣質。但除了呈現出臺閣體的這些基本特征和美學追求外,葉向高也為臺閣體注入了一些新的東西:①創作題材和內容雖仍不出臺閣體的范圍,但減少了一味粉飾太平、歌功頌德的成分。雖然其歌頌皇帝圣明、贊揚吏治政績的作品亦有一部分,但細讀作品發現其中純粹歌功頌德、過分粉飾太平的極為少見。即使是一些頌、賦、辭、詩等奉命奏賀之作,也盡量結合當時的實際情況進行抒寫。②雖描寫上層文人的優容閑適生活,但少了枯燥無味的堆砌,增加了一些貼近文人日常的生活氣息,不至給人千篇一律的感覺。③個別作品還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生疾苦和政治混亂的局面。

  公益成就

  創辦福州會館

  福州與北京相隔數千里。福州人進京趕考,或是經商辦事,常常為食宿所困擾,特別是那些窮困書生,一旦落第,無力回鄉,往往流落街頭,甚至客死他鄉。為了給進京趕考、辦事的福州十邑鄉親提供方便,葉向高將府邸劃出一部分,創辦福州會館。又修建一座“義園”,專門收存在京亡故的福州十邑鄉親的遺骨,等有機會時,運回家鄉安葬。

  修古跡、建橋

  萬歷四十四年(1616年),葉向高辭職返鄉,登石竹山時,見仙君樓十分破敗,與舉人石應相(字映斗)募建觀音閣與僧房。此外,他還開辟瑞巖山景區,形成了佛窟巖、天章巖、大洞天、振衣臺、桃花洞等37景。并把皇帝賜予他的一千兩白銀在家鄉建一座橋,名為“賜金橋”。

  宗教成就

  佛教

  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倭寇騷擾福建沿海,黃檗山萬福寺(即黃檗寺)毀于戰火,寺僧到京城恭請大藏經,并請葉向高給予幫助,因時機未成熟,葉向高無能為力。萬歷四十二年(1614年),皇帝在全國名山大川的古剎內分置大藏經。當時,全國各地共有二十余處古剎,黃檗寺是被允許保存大藏經的古剎之一,這與葉向高在其中的幫忙是分不開的。在葉向高幫助下,黃檗寺僧人請得朝廷所賜大藏經678函、紫袈裟三襲以及神宗皇帝親筆御賜的匾額“萬福禪寺”。當大藏經送抵黃檗寺后,葉向高不僅捐獻了四百兩銀子,還于逕江(今上逕鎮)發起了募捐活動。此外,葉向高還重修福清的福廬寺、香山寺、瑞巖寺、靈巖寺等寺廟。

  天主教

  萬歷四十一年(1613年),意大利傳教士艾儒略來北京、揚州等地傳教。天啟四年(1624年)8月,葉向高辭職回家途中經過杭州時,艾儒略曾拜訪他。葉向高對艾儒略的才華甚是欽佩,邀請他到福建傳教。同年12月29日,艾儒略在葉向高陪同下到達福州。艾儒略到福州后,在葉向高幫助和引見下,很快就打開了局面,不少達官顯貴及士大夫都與艾儒略交往,他由此遍識閩中名士,被稱為“西來孔子”、“開教福建第一人。”可以說,天主教能在明代福建得以廣泛傳播,葉向高功不可沒。

  后世紀念

  葉氏宗祠

  葉氏宗祠位于福清市港頭鎮后葉村,始建于明萬歷四十三年(1615年),是葉向高第一次告老返鄉后親自主持興建的。祠堂占地面積約1300平方米,坐北向南,由戲臺、天井、廳堂等組成。1985年,葉氏后裔出資進行修繕,現祠堂內有多幅柱聯,相傳有三幅為萬歷皇帝御賜,即“天子享無疆之慶,相臣樹不朽之功”“八載獨持魁棟,萬方共奠安磐”及“布袍開華袞,篳路啟沙堤”;另外萬歷皇帝又賜葉氏行第十六字:“向成益進、善積有慶、傳世彌永、立誠存敬。”字十六字:“卿汝君子、惟德是昌、能志文士、宗支耀光。”葉氏宗祠于1988年3月26日被公布為福清第二批縣級文物保護單位。

  “黃閣重綸”石牌坊

  “黃閣重綸”石牌坊位于福清市區利橋街。是明崇禎元年(1628年)為紀念葉向高兩度出任首輔殊榮而建。花崗巖石建造,仿木樓閣式。坊匾雙面刻楷書“黃閣重綸”。

image.png

  芙蓉園

  芙蓉園位于朱紫坊花園弄,為葉向高別業。三座建筑毗連,坐北朝南,周以封火墻,富有福州民居特色。

  豆區園

  豆區園位于福清市區官驛巷,是葉向高的花園兼書齋。明萬歷四十二年(1614年)秋,葉向高罷政后重建此園,全園面積不及3畝,故取名“豆區”。園中奇石嶙岣,綠水曲橋,布局精辟,方寸之間容納了極多景致。

image.png

  個人作品

  葉向高一生著作甚多,有《綸扉奏草》30卷、《續綸扉奏草》14卷、《官中實錄》8卷、《蘧編》20卷、《前綸扉奏草》10卷、《后綸扉奏草》10卷、《蒼霞草》20卷、《蒼霞余草》14卷、《蒼霞詩草》8卷、《說類》60卷、《參補古今大方詩經大全》14卷、《玉塘綱鑒》72卷、《福清縣志》4卷、《宮詞》4卷、《福廬靈巖志》3卷。其中,《蘧編》、《蒼霞草》、《綸扉奏草》、《蒼霞余草》、《蒼霞續草》、《四夷考》等書曾被列為禁書達百余年。 書法作品存世有草書《過香積寺》紙本立軸 ,現為金陵天渡樓收藏。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