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政治家 明朝大臣葉向高簡介
趣歷史 責任編輯:lgd 2019-02-11 16:46:25 鄒元標 朱大典 權賢妃 曾秉正 朱以海 楊繼盛 李貞麗

  葉向高(1559年9月1日-1627年10月7日),字進卿,號臺山,晚號福廬山人。福建福州府福清(今福建福清)人。明朝大臣、政治家,萬歷、天年間兩度出任內閣輔臣。

image.png

  萬歷十一年(1583年)中進士,授職庶吉士,隨后提升為編修。后歷任南京國子監司業、左中允。萬歷二十六年(1598年),升為左庶子。次年,因上疏請罷礦稅、撤礦稅監,被沈一貫排擠出京,轉任南京禮部右侍郎。萬歷三十五年(1607年),升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萬歷三十六年(1608年),朱賡、于慎行先后去世,王錫爵拒絕入閣,李廷機又閉門不理事,閣務僅靠葉向高一人主持達七年之久,時人稱其為“獨相”。萬歷四十二年(1614年),葉向高連上六十二道奏疏請求辭職,終于獲準。天啟元年(1621年),葉向高二度入閣為首輔。由于閹黨勢力過于強大,葉向高不甘受誤國之罵名,又連上六十七道奏疏請辭。天啟四年(1624年),葉向高獲準辭歸,加太傅銜。天啟七年(1627年),葉向高病逝,終年六十九歲。崇禎初年,追贈太師,追謚文忠。

  葉向高善于決斷大事,任首輔期間,為明神宗出謀劃策,調劑大臣之間的關系,更對維護太子正統、遏制魏忠賢的勢力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七月三十日,葉向高生于福州府福清縣孝義鄉化南里云山境(今福建福清市港頭鎮后葉村),當時倭患猖獗、肆虐福建沿海。葉向高的母親懷有身孕,因為逃避倭寇,不得不在道路旁的一個破廁所中把他生了下來。幼年時的葉向高隨家人四處避難,過著顛沛流離、食不果腹的困苦生活,曾多次陷入絕境,因命大而存活下來。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戚繼光率部攻破牛田倭巢,福建倭患平定,葉向高一家才得以返鄉。

image.png

  萬歷十一年(1583年),葉向高考中進士,授職庶吉士,隨后提升為編修。接著調任南京國子監司業,后改任左中允,但仍然負責司業的事務。

  陳弊礦稅

  萬歷二十六年(1598年),朝廷征召任命葉向高為左庶子,充任皇長子的侍班官。當時盛行征收礦稅,葉向高上疏,援引東漢西邸聚積錢財的事例為借鑒,未獲批復。不久,葉向高被提拔為南京禮部右侍郎。后改任吏部右侍郎。葉向高再次陳述礦稅的危害,又請求罷免遼東稅監高淮,言辭都很懇切。妖書案興起,葉向高寫信給內閣大學士沈一貫極力規勸。沈一貫感到不高興,因而葉向高在南京任官九年都沒有得到晉升。

  唯一宰輔

  后來沈一貫被罷免,朱賡專權,明神宗下令增加閣臣。萬歷三十五年(1607年)五月,提拔葉向高為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與王錫爵、于慎行、李廷機一起接受任命。十一月,葉向高進入朝廷,此時于慎行已經去世,王錫爵堅決推辭不再任職。萬歷三十六年(1608年),首輔朱賡也去世了,次輔李廷機因為人言而長期閉門不出,于是葉向高就成為唯一的輔臣。

  葉向高任內閣首輔之時,神宗在位已久,懶于上朝,國家大事無人過問,有些重要的官職都空缺著,對士大夫的任命往往又無法下達,君臣之間隔閡嚴重。廷臣們逐漸形成各種幫派,而宦官征稅、開礦,又極大地危害了民眾。此外,皇帝寵幸鄭貴妃,貴妃之子福王不肯回自己的封國。葉向高因為德高望重而成為宰相,憂國憂民,一心為公,每逢主持政事都很盡忠效力。神宗雖然很看重葉向高,表面上對他的態度很好,但他提的意見卻不大采用,十條意見只能接受二、三條而已。東宮太子停止講學有五年了,廷臣多次請求恢復都沒回音。萬歷三十七年(1609年)二月,葉向高再次選擇吉日向皇帝請求,神宗也不答復他。從此之后每年春、秋兩季葉向高都要誠懇地提出請求,然而皇帝都不接受。

image.png

  萬歷三十九年(1611年)九月十三日,太子的生母王貴妃因病去世,過了四天都沒有發喪。葉向高提出意見,這才發喪。但是禮官呈上禮儀制度后,又拖延五天也沒有舉行。葉向高不得不又向神宗爭取,奏疏才轉發下來。福王的府第建成后,工部請求皇帝讓福王回封國,葉向高擬旨交上去,神宗不發圣旨,改在次年春天讓福王回封國。等到日期臨近,葉向高請求先整頓福王的儀衛、舟車等儀仗用度,神宗卻不予采納。

  萬歷四十一年(1613年)春天,廷臣相繼上疏請求讓福王回封國,神宗又宣布啟程時間改為萬歷四十二年(1614年)春天。過了不久卻又忽然傳旨,福王的莊田沒有達到四萬頃就不回國,廷臣們都非常吃驚。葉向高于是進言說:“四萬頃莊田,一定滿足不了他的愿望,回封國將遙遙無期,陛下的圣旨將要失信于天下了。況且福王的奏疏援引祖宗的制度,而祖宗的制度中沒有這樣的規定。先前只有明世宗的時候景王出現過這種情況。景王長期不回封國,您的父親當時還在裕王邸,危險而不能安定。怎么能夠效法他呢?”神宗回答說:“賞賜莊田自然有先例,況且現在皇太子與各皇子的關系已經確定,還有什么可質疑的?”葉向高于是上疏道歉說:“皇父的時候,皇太子的名位雖然還沒有確立,但是東宮講學并沒有停止,皇帝父子之間的情意是相通的。現在東宮停止講學已有八年了,況且太子長時間不能和皇帝見面,而福王一天和皇帝見面兩次,所以不能沒有懷疑,只有堅決遵守明年春天返回封國的日期,不要拿莊田作為借口,百姓的懷疑才會得到澄清。”神宗只好告訴他福王并沒有一天兩次見面他的情況。

  善于決斷

  葉向高有裁決判斷能力,善于處理大事。錦衣百戶王曰乾是京師的奸人,跟孔學、趙宗舜、趙思圣等人相互攻擊告發,刑官還沒有來得及審判定罪,王曰乾就進入皇城放炮上疏。刑官大為震驚,要判他死罪。王曰乾于是上疏攻擊鄭貴妃的內侍姜嚴山跟孔學以及妖邪的王三詔用巫術詛咒皇太后、皇太子死,擁立福王。神宗感到震驚和憤怒,繞著宮殿走了半天,說:“這種大事變,宰相為什么不說話?”內侍立即跪著呈上葉向高的奏疏。奏疏上說:“這事跟往年的妖書有些類似,然而妖書是匿名的,難以查詢,現在原告、被告都在,一經審訊就可以得出實情。陛下應當以不變應萬變,若稍有驚慌,那么朝廷內外就會大亂。至于他的言詞牽連到貴妃、福王,實在是叫人痛恨之極。我跟九卿的意見是一樣的,冒昧地向皇帝報告。”神宗讀完后嘆息說:“我父子兄弟的名譽能夠保全了。”第二天,葉向高又說:“王曰乾的奏疏不應該下發。如果發表出去,對上會驚動圣母,對下會驚動太子,貴妃、福王都會感到不安。應該扣留在禁中,而另外傳令司法部門,追究各奸人的罪責,并且趕快確定明年春天福王回封國的日期,來平息眾人的議論,如果這樣做,那么天下就會安然無事了。”皇帝完全采納他的意見,太子、福王得以相安無事。貴妃終究不想讓福王回他的封國,說冬天是太后七十大壽,福王應留在京城慶賀。神宗命令內閣宣布詔書。葉向高扣留皇帝的詔書不宣讀,請求今年冬天提前為太后舉行壽禮,而讓福王如期回封國。神宗派太監到葉向高的私人住處,一定要他宣布詔書。葉向高說:“外廷紛紛傳言皇帝想利用賀壽的名義挽留福王,邀請一千多人跪在宮門前請求。現在宣讀這道詔書,人心更加懷疑、吃驚,將要相信王曰乾的妖言,朝廷一定不會安寧。圣母聽到了,也一定不會快樂的。況且潞王也是圣母的愛子,也居在外地,為什么只對福王那么愛戀呢?”于是封還了詔書。神宗不得已聽從了他,福王這才回到封國。

  葉向高曾上疏說:“當今天下釀成危害動亂的根源,大概有幾種,但還不包括天災人禍、寇匪強盜、物怪人妖。朝廷人才匱乏,是第一點。君臣之間閉塞隔閡,是第二點。官員們好勝喜歡爭斗,是第三點。對金銀財寶等錢財的橫征暴斂,必有狂悖的事端出現,是第四點。道德風氣一天比一天敗壞,沒有辦法挽救,是第五點。假若陛下不奮然振作,選用一些老成持重的大臣,充實朝廷官署,將多年來廢弛的政事一舉革新的話,我擔心國家的危亡,不在于外敵的侵略,而就在于朝廷內部啊。”言詞極其懇切。神宗心知他的忠誠卻不肯實行。

  當初,葉向高進入內閣。不久,陳奏選用人才、治理財政的計策,極力請求填補空缺的官職,罷免礦稅。發現皇帝不能聽從他的建議,于是陳奏君臣之間關系緊張的弊病。兩次上疏乞求辭職,神宗不答應。葉向高自從成為唯一的宰相,就請求增加閣臣,神宗又不聽。等到吏部尚書孫丕揚因為舉薦賢能不被任用而請求離職,葉向高特地上疏請求留用他,神宗也不答復,葉向高于是稱病不出。神宗多次下詔,才出來管理事務。不久又說:“我多次請求辭職,都承皇上恩典挽留。陛下不應當只關心我一個人的去留,而應當更關心國家的治亂。當今國家到處都是災荒死亡,畿輔、中原、齊魯的流民塞滿了道路,加上內外空虛,人才都不能被任用。罪責不在別人身上,我怎能不辭職。況且陛下任用我,就應當實行我的建議。現在奏章不下發,重臣不補任,官員任免制度得不到實行,我微薄的忠誠不能報答皇帝,即使留任又有什么益處?陛下如果能采納我的意見,而不只是讓我徒占虛位,我的生命即使象朝露那樣消失得快,我也三生有幸。”皇帝并不理會。京師發大水,全國很多地方報告水旱災害。 葉向高又說:“從閣臣到九卿臺省,官府衙門都空無其人,南京九卿也只有二人。國家的方面大吏,從去年秋天到現在,還不曾任用一個人。陛下什么事情都不管,國家長此下去,我擔心一旦發生變故,將不可收拾啊。”皇帝還是不理會。

image.png

  萬歷四十年(1612年)春,葉向高以歷代帝王中,在位達四十年以上,從三代以來直到現在只有十人,規勸神宗大力推行新政。又請求選用人才,神宗也不答復。葉向高的意圖得不到實行,每個月都要求辭職。神宗每次都降旨勉勵挽留他。 葉向高又說:“我的去留可以置之不理,但百官一定不能都讓位子空著,臺諫一定不能都廢除了,各方的巡撫一定不能不讓人代替。朝廷內外離心,宮城之內怨聲載道,禍害無法預測,而陛下一定要與臣屬隔絕,幕僚不能盡忠效力,六部的官員不能各負其責,整個國家沒有一個可以信任的人,而自以為有神機妙算,我恐怕自古以來圣明的帝王沒有用這種方法治理國家的。”

  辭官歸鄉

  先前葉向高患病,內閣中卻無人可用,于是葉向高在家中草擬奏章詔書達一月之久。 后來,葉向高臥床的時間更長,卻仍像先前一樣在家中擬旨。有人認為這不成體統,葉向高也自覺不妥,堅決乞求辭職。神宗卻仍不任命其他人為宰相,而是派遣鴻臚官去安慰挽留他。等到皇帝過萬壽節時,葉向高病愈,才出來理事。此后,葉向高主持癸丑年的會試,官員的奏章都被送到考場上,成了一大奇事。皇帝考核選拔了科道官員七十多人,任命長時間不下達。葉向高幾十次上疏懇切請求,結果過了兩年任命才下達。言官增多之后,攻擊也就紛紛出現。神宗心里很討厭這樣,就把奏章全都扣留而不下發。葉向高請求把他們交給有關部門,確定他們的去留。于是說:“大臣是小臣的綱領。當今六卿只有趙煥一人,而都御史十年沒有補充新人,沒有人來彈劾監督,人心怎么能安定呢?” 皇帝只是責備言官胡說,而大官卻一直不去補充,葉向高請求增加閣臣,奏章達一百多份。皇帝這才任用了方從哲、吳道南。葉向高上疏稱謝,于是請求辭職,神宗下詔嘉獎葉向高卻不同意他辭職。

  萬歷四十二年(1614年)二月,皇太后駕崩。三月,福王回到封國。葉向高乞求辭職更加頻繁,奏章寫了十幾道。到了八月,神宗準許他辭職。葉向高入閣期間,因為三年的考績優異,被提升為太子太保、文淵閣大學士;記錄延綏的戰功,加封少保兼太子太保,改任戶部尚書,晉武英殿大學士;一品官三年期滿,加封少傅兼太子太傅,改任吏部尚書,晉建極殿大學士。至此,神宗下令加封少師兼太子太師,賞賜白金百兩,彩帛四件,表里大紅坐蟒一件,派遣行人護送他回鄉。

  調和黨爭

  葉向高任內閣首輔期間,務求調劑各大臣的感情,安撫不同的意見。然而當時黨論已十分興盛,御史鄭繼芳極力攻擊給事中王元翰,擁護他們二人的人分成兩派互相爭斗。葉向高請求將他們的奏疏下發,下詔令部院評定是非曲直,處罰議論顛倒的一、二人,來警告其他人,皇帝卻不理睬。各大臣看到這樣做并沒有什么害處,就更加拉幫結派相互攻擊。不久,又爭論李三才事件,于是形成了幫派的勢力。無錫顧憲成在家閑居,在東林書院講學,朝臣羨慕他,爭相跟他交游。李三才被攻擊,顧憲成寫信給葉向高和尚書孫丕揚,辯白李三才的賢能。正逢萬歷三十九年(1611年)京官考察,攻擊李三才的劉國縉因為其它過錯登記在考核的名冊上,喬應甲也因為年例被派往外地,他們的同黨大嘩。葉向高從大局出發,秉公處理此事,考核官吏的大典才不受擾亂。但兩派之間的爭斗卻愈演愈烈。到后來,齊、楚、浙三大派系不遺余力地攻擊東林黨。等到了天啟年間,王紹徽等撰寫所謂《東林點將錄》,讓魏忠賢按姓名驅逐朝臣。因為葉向高曾保護東林黨人,被點名為東林黨黨魁。

  二度為相

  葉向高離職六年后,光宗即位,特別下詔要召回他。不久,明熹宗即位,又下詔催促他回京。葉向高多次推辭,都沒有獲準。天啟元年(1621年)十月,葉向高回到朝廷,授中極殿大學士,再次成為內閣首輔。他說:“我服務陛下的祖父八年,當時奏章都由我草擬。即使是陛下想實行它,也要派遣中使向我宣布。如有不同意的事情,我都極力爭取,您的祖父也多半能聽從,不會強行擬任何旨意。陛下您虛懷若谷,謙遜有禮,信任輔臣,但不免會因流言生出難以決定的爭論。應當慎重地對待詔書,所有的事情都要命令我等草擬上報。”熹宗高興地答應了。不久皇帝采納葉向高的請求,發放帑銀二百萬兩,作為東西戰事的急需。

image.png

  熹宗執政之初,滿朝廷臣都是賢能英才,百姓都高興地希望國家得到治理。然而皇帝本來就很年輕,不能夠辨別忠臣和奸臣。魏忠賢、客氏逐漸竊取了國家大權,陰謀殺害太監王安,有逐步趕走了吏部尚書周嘉謨和言官倪思輝等人。大學士劉一燝也極力請求離職。葉向高說:“客氏出宮又進宮,而顧命大臣劉一燝還趕不上一個保姆,致使大臣們想要揣摩圣意卻陷入茫然之中,這樣的傾向應當防止。”魏忠賢看到葉向高的奏疏指責自己,十分懷恨葉向高。不久刑部尚書王紀被剝奪官籍,禮部尚書孫慎行、都御史鄒元標先后被攻擊離職。葉向高爭論沒有結果,于是請求跟鄒元標一起被罷免。熹宗沒有接受,魏忠賢由此更加懷恨葉向高了。

  對抗宦官

  葉向高再任首輔,事奉未成年的皇帝,不能像明神宗時忠誠直諫,但還是有多次糾正。給事中章允儒請求減少上供的袍服,太監激皇帝發怒,命令廷杖章允儒。葉向高兩次上疏營救,于是只剝奪了章允儒俸祿一年。御史帥眾指責宮廷事務,太監請求皇帝把這個人派往外地,因為葉向高的營救而得以幸免。給事中傅魁營救王紀,熹宗要把他貶職流放,也因為葉向高替他說話,只是剝奪了他的俸祿。王紀被罷免后,御史吳牲、王祚昌舉薦他,部議用原官職召回他。魏忠賢很不高興,準備重罰文選郎,葉向高也進行營救,使他得以幸免。給事中陳良訓上疏指責有權勢的太監,魏忠賢摘取奏疏中“國家命運將要終結”的話,命令將他下獄,窮追教唆之人。葉向高以辭職相爭,于是只剝奪陳良訓的俸祿而已。熊廷弼、王化貞被判處死刑,言官勸皇帝盡快處決他們。葉向高請求等司法部門復核之后再決定,皇帝同意了。有人請求將全國各省、府、州、縣的倉庫儲蓄全都搜刮運到京師,葉向高說:“省城的庫藏都已窮盡了,藩庫里還稍有富余。倘若全都搜刮盡了,突然出現象山東白蓮教叛亂一類的事變,拿什么去對付呢?”熹宗不聽。

  當時朝臣跟魏忠賢對抗的都依靠葉向高,魏忠賢于是故意拿一些小事來責難葉向高,使他為難。為此,葉向高多次要求辭職。天啟四年(1624年)四月,給事中傅魁彈劾左光斗、魏大中勾結汪文言,利用職權接受賄賂,熹宗下詔命令將汪文言下獄。葉向高說:“汪文言在內閣辦事,實際是我提名的。左光斗等人勾結汪文言的事情不明不白,我任用汪文言卻是清楚的。乞求陛下只處罰我一人,而寬免其他人,來消除官員們的災禍。”于是葉向高極力要求盡快罷免自己。在當時,魏忠賢想獨攬大權,害怕那些在朝的正人君子,等候時機下手。得到傅魁的奏疏十分高興,想借此羅織東林黨人的罪名,最終因忌憚葉向高等舊臣,連同左光斗等人都沒有定罪,只處罰了汪文言一人。然而此事也成了東林黨獄的導火索。

  再度辭歸

  天啟四年(1624年)六月,楊漣上疏彈劾魏忠賢的二十四條大罪。葉向高認為事情到了決裂的份上,是極不應該的。廷臣先后上疏數十次,有人勸葉向高頒布這事,可以擊敗魏忠賢。葉向高考慮到魏忠賢無法輕易除掉,閣臣從中斡旋,還有希望不至釀成大禍。于是上疏稱頌魏忠賢勤勞,朝廷太寵愛他,盛名之下難免招致非議,應該解除他的權力,讓他回老家,保全他的始終。魏忠賢看后很不高興,假傳圣旨為自己表功,累計一百多字。葉向高吃驚地說:“這不是太監所能夠干的,一定是有人代替他起草的。”偵察后得知,此人就是徐大化。魏忠賢雖然氣憤,但因為外廷勢力還很強大,并不敢加害葉向高。他的黨徒中有人勸導他制造大案,魏忠賢這才下定決心。在這之后,工部郎中萬燝因彈劾魏忠賢而遭受廷杖刑罰,葉向高極力營救無效,萬燝死于棍下。不久,御史林汝翥也因為冒犯太監而遭廷杖。林汝翥很害怕,投奔到遵化巡撫駐所。有人說林汝翥是葉向高的外甥,眾太監包圍葉向高的住宅大聲喧鬧。葉向高認為自己對國家的時事已無能為力,乞求離職已達二十多次,到這時請求離職更加堅決。熹宗于是下詔加封葉向高為太傅,派行人護送他返鄉,賞賜給他的財物比按常法賜予的還要多,不久又聽任他辭去太傅,每月賜給他五石米,八個轎夫。

image.png

  因病去世

  葉向高被罷免后,韓爌、朱國禎相繼成為首輔,沒多久都被罷免。諂媚小人占據要職,清高的士大夫們無所倚靠。魏忠賢首先誣陷殺死了楊漣,然后是左光斗等人受辱被殺。魏忠賢貶除朝中異己,正直臣子為之一空。

  天啟七年(1627年)八月,明熹宗駕崩,葉向高也在當月二十九日去世,終年六十九歲。崇禎初年,追贈為太師,追謚文忠。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