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藩為什么急著殺掉忠王李秀成?
趣歷史 責任編輯:Cls 2019-02-12 13:23:46 蘇三娘 韋昌輝 石達開 李秀成 楊秀清 洪秀全

  1864年7月28日,曾國藩到達金陵。幾個小時后,曾國藩連夜審訊了李秀成。李秀成是幾天前被俘的,金陵突圍時,李秀成掩護小天王一行殺出城,因腳部受傷摔下了馬,躲藏在城外方山一帶,結果被當地的村民抓住,捆送到湘軍大營。

image.png

  數天前,性格暴躁的曾國荃在審訊李秀成時,想起新仇舊恨,情急之下,竟用刀尖將李秀成的手臂與大腿刺得鮮血直流。李秀成情急之下大聲叫道:“老九,我們各為其主,你這又是何苦呢?”曾國荃又羞又愧,只好罷手。

  曾國藩像所有勝利者一樣,危坐于高堂,他先是沒有說話,只是借著獄中昏暗的燈光,用他的三角眼仔仔細細地打量著這個軍事生涯重要的對手。曾國藩沒有想到,這個文化程度不高、卻堪稱太平天國最杰出的軍事天才長得如此瘦小、貌不驚人,他甚至如女人一樣柔弱纖細。曾國藩開口了,他的語速沉著而緩慢,就像是在跟李秀成拉家常似的。曾國藩饒有興趣地詢問了李秀成很多有關太平天國的情況,仔細聆聽了李秀成對一些人和事的評價。

  這一次談話,讓曾國藩關于太平天國的很多疑問得到了證實。李秀成也很坦誠地回答了問題。在大多時間里,曾國藩都是在聆聽,李秀成則侃侃而談。這一次雙方的會面,李秀成在幾天后的自述中濃墨重彩地加以描述,字里行間中表現出對曾國藩感激涕零。曾國藩卻在當天的日記中輕描淡寫道:“戌初,將所擒之偽忠王親自鞠訊數語。”

  寥寥一筆,便可以看出曾國藩對李秀成的輕慢。曾國藩是勝利者,當然可以居高臨下。除此之外,讓曾國藩居高臨下的還有文化和思想;當然,還有一種可能性,就是這位曾經的對手讓曾國藩大失所望。不過從見李秀成起,曾國藩已經決定要殺李秀成了一一第二天,曾國藩給在安慶的兒子曾紀澤寫信道:“偽忠王曾親訊一次,擬即在此正法。”

image.png

  曾國藩為什么如此匆忙殺掉李秀成,這一直算是一個謎。也許,長于識人的曾國藩對于李秀成的面相和言行感覺不爽,在他看來,這個太平天國忠王異常狡猾,并且,在太平天國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只有速殺,才會讓余黨徹底斷了東山再起的念頭。

  當然,這只是想法之一。最大的可能性在于,曾國藩審問李秀成之時,李秀成極可能力勸曾國藩起兵造反恢復漢室,并且承諾召集十數萬舊部幫助曾國藩。在李秀成的自述書中,也極可能有相關內容,后來被曾國藩刪除了。這一點,可以說是最讓曾國藩忌諱的。李秀成如果解押到京,話題涉及到這方面,或者說出什么對曾氏兄弟不利的話,會讓曾國藩很被動。

  另外,曾國藩忌憚的一點是,如果李秀成押送至京的半途中,有個三長兩短放虎歸山,就必定釀成大禍。總而言之,如果押解李秀成去京城,一切將無法控制,有百害而無一利,還是在金陵將他迅速處死為上。

  當然,另一種可能是,李秀咸在與曾國藩談話時,請求速速將他在金陵處死,以免折磨。曾國藩滿足了李秀成的愿望。在金陵處死李秀成,最起碼,可以讓他死個痛快,而到了京城,肯定會遭受百般折磨,最后還得“凌遲而死”。以曾國藩的為人來說,他是有著如此器量的。可以佐證這一猜測的是,李秀成在見了曾國藩一面之后,意識到自己死期將至,他帶著傷殘的身體,幾乎是用每天七千字的速度在寫自傳。

  1864年8月7日,李秀成上午剛剛完成自傳,晚上,就被帶到法場上處死。據趙烈文后來記述道,李秀成在臨死之前一直說“中堂厚德,銘刻不忘,今世已誤,來生圖報”云云,似乎對曾國藩感恩戴德。死之前,李秀成談笑風生,雖然他的文化程度不高,還是寫了十首半文半白的絕命詞。

  曾國藩下令:“免凌遲。其首傳示各省,而棺殮其軀,亦幸矣。”從李秀成免凌遲這一點看,曾國藩已經相當不易了,按照朝廷的慣例,對待這些造反的頭目,從來就是千刀萬剮的。曾國藩在金陵處死李秀成,至少,讓李秀成免除了肉體上的折磨和痛苦。

image.png

  后來的野史記載:曾國藩親自審訊李秀成的第二天,也即7月29日晚,曾國藩曾經與曾國荃有一次長談。對于九弟曾國荃,曾國藩是一直抱有感激之情的,弟弟自從咸豐六年籌建“吉”字營跟隨曾國藩打仗之后,攻城拔寨,戰無不克。有一次左宗棠問曾國藩,對于曾國荃,他這個做兄長的,有什么看法,曾國藩的回答是:殺人如麻,揮金如土。在曾國藩看來,曾國荃算是一個軍事奇才,但在治理國家以及人情世故方面,缺少智慧,顯得相當不成熟。現在,裁減湘軍,首先要爭取的,就是曾國荃的支持。

  野史曾記述兄弟二人的談話一一兩人見面后,曾國荃看出了兄長的心事,干脆開誠布公地說:“東南半壁無主,我公豈有意乎?”這實際上就是很明白地問曾國藩,敢不敢造反?曾國藩把臉一沉,說,這種掉腦袋的話,你也敢說,真是糊涂咽!曾國荃似有不服,辯解說:兩江總督是你,閩浙總督是左宗棠,四川總督是羅炳常,江蘇總督是李鴻章,還有三個現任總督、五個現任巡撫全是湘軍之人。大哥手里握著二十多萬湘軍精兵,如果需要,可把現在被捕的李秀成說動,讓他振臂一呼,收納十萬太平天國降兵跟隨你造反。這樣,手上就有三十多萬精銳之師。有這些兵馬,即可攻破京師,恢復漢家江山,成為一代帝王。大哥,舍你其誰咽!

image.png

  曾國藩搖了搖頭,緩緩地說:老九,你這是知其一不知其二啊!在湘軍中,有很多人可以共患難,但不能共享富貴。左宗棠一代梟雄,做師爺時便不甘居人下,如今同我平起平坐,他能甘心在我面前俯首稱臣?我敢肯定,如若起事,第一個起兵討伐我的人就是左宗棠再說李鴻章,我若一帆風順,李鴻章永遠是我的學生;如若不順,李鴻章必然反戈一擊。李鴻章多么聰明啊,名利心極強,他當然不會輕易丟掉現有的權力和地位。并且,你看看現在這支湘軍吧,這么多年的仗打下來,精銳早已打光了,那些優秀的人早已犧牲,部隊已呈老態,哪里還能再打仗呢?再說李秀成,他不投降可以振臂一呼,從者云集;一旦他投降了,就是一只走狗,誰還聽他的!

  一席話把曾國荃說得啞口無言。曾國藩還說,當兵吃糧,升官發財,就比如養了一群狗,你扔一塊骨頭,它就跟你走,別人扔一塊更大的骨頭,它就可能出賣你。我現在這個樣子,又有多少骨頭可以扔給他們呢?

  曾國藩與曾國荃的這一番談話,當然有野史想象的成分。不過以曾國藩和曾國荃的性格和關系,這樣的談話內容完全合理。不僅如此,曾國藩到了金陵之后,他的很多心腹,包括彭玉麟、趙烈文等人,以及著名的研究“帝王之學”的學者王閭運等,都先后來探曾國藩的底。他們一開始說話時都很隱晦,有的借機發發牢騷,抱怨朝廷獎勵不公,有的替曾國藩抱屈,因為咸豐帝臨死之時有遺言,許諾“克復金陵者王”。可等到曾氏兄弟攻克了金陵,慈禧太后同治皇帝只慳吝地給了曾國藩一個“一等毅勇侯”,“王”與“侯”,相差十萬八千里啊!

  對于部下與幕僚們的試探,曾國藩絲毫不動聲色,他什么也沒有表示,后來,為了避免越來越多的麻煩,曾國藩干脆親筆寫下了一副對聯:“倚天照海花無數,流水高山心自知”,掛在金陵住地的中堂上。這樣,所有來曾府試探風向的人,從這副對聯中,就已經明白曾國藩的心跡了。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