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托克豪森有著怎樣的成就?獲得過什么樣的榮譽

  電子音樂的探索

  伴隨著在講習班上的成功,施托克豪森立刻作為訪問學者被請到巴黎工作和學習。在布列茲的幫助下,他開始與法國最初的一批電子音樂愛好者聚集在一起。在那個PC電腦還遠沒有誕生的年代里,通過對半導體元件以及簡陋電子設備的運用,這些先驅開始了對電子音樂的探索。1952年的《具體練習曲》是他對具體音樂的第一次探索的成果。所謂具體音樂,就是將從現實生活中錄制的聲音加以組合拼貼形成的音樂。施托克豪森并沒有停留在這個簡單的層面,而是通過繼續為傳統樂器創作來嘗試新的音樂的可能性。

  同一時期,他的一系列《鋼琴作品》,將整體序列(就是將音樂的一切要素按照序列規則安排創作的作品)音樂推向頂峰。同時,他用一部為三個管弦樂隊創作的大型作品《群》表明了自己對音樂的理解和態度。他并不只是微觀地觀察音樂,而是將音樂的組織看做龐大的集群。序列原則同樣適用于對音響集群的安排。《群》這部作品由三支管弦樂隊同時演奏,需要三個指揮分別指導每組樂隊。觀眾被安排在三支管弦樂隊的中間,聲音集群就在觀眾的四周產生微妙的傳遞和交迭。這無疑是屬于電子音樂創作的原則。必須注意的是,那個時代,立體聲還處于初級階段,環繞技術以及5.1聲道概念還遠遠沒有誕生。施托克豪森的觀念無疑是相當前衛的。

image.png

  宇宙音樂

  20世紀60年代的后期,施托克豪森達到他聲名的頂峰。他被邀請到許多國家講學和表演。對東方的訪問無疑大大觸動了他的神經。盡管早已從好友凱奇那里獲得了有關東方宗教的常識,但親身經歷許多宗教儀式還是讓他非常震動。

  在日本,他為四個錄音帶創作了《電音》,回到科隆后又立刻推出了《頌歌》。這兩部作品堪稱他最后的純電子音樂作品。《電音》是對世界各地采集而來的原生態音樂進行編排混錄的產物,而《頌歌》則是各國國歌的電子音樂混錄產品。這兩部作品從技術上漸漸失去了前衛的意義,而更多地表明他在美學上的變化。施托克豪森開始跳出封閉的歐洲音樂圈子,希望成為環球大背景下的綜合音樂家。

  他開始對東方宗教和神秘主義產生認同。1968年,著名的作品《自七日》完全體現了這種玄秘主義色彩。演奏家得到的不是樂譜,也不是電子樂器的操作說明書。每個人只得到一張寫有部分咒語的紙。演奏家在冥想之后開始演奏自己的樂器,而施托克豪森堅稱,這不是一種即興演奏,而是演奏員在冥想中得到他的示所奏出他預先設定好的音樂。在他看來,有一種宇宙的音樂存在于所有演奏家和聽眾之上,通過冥想,人們可以進入這個高尚音樂的層次。而在這個層次中,自己就是最大的啟示者。

  自1970年的雙鋼琴與電子合成器作品《Mantra》開始,施托克豪森表面上放棄了冥想的做法,恢復到正常書寫樂譜和演奏說明書的方式。但他開始對音樂所具有的宗教儀式般的效果癡迷不悔。音樂作品變得空前冗長,通過一點一點的累積和變換,讓人的精神逐漸脫離塵世的束縛,開始進入迷幻的階段。從此,他樂得被媒體稱作“音樂巫師”,開始組織往往長達一整晚的音樂作品。《星空聲響》需要許多組演奏員在一個開闊的空地上演奏,《祈禱者》也需要十多個小時的演奏時間。

image.png

  幾乎就在這個時期,他開始逐漸淡出主流的藝術音樂生活。施托克豪森回到自己在庫騰的家,和自己的女性密友以及兩任前妻留下的六個子女生活在一起。他的音樂生活也只是圍繞這個科隆附近的小鎮進行著。昔日叱咤風云的先鋒音樂家逐漸變成一個隱居的心靈導師,置身于“宇宙音樂代言人”的虛幻夢境之中。

  稱“9·11”事件為最偉大的藝術創造

  許多人認為施托克豪森已經瘋了,其中不乏他的同行作曲家。作為一個身處全球化變革和精英主義敗落年代的作曲家,依然在仿效瓦格納那樣構筑一個自己的世界,看來的確十分可笑。尤其是當“9·11”事件爆發以后,施托克豪森感嘆道,自己窮盡才思,將一切邪惡體驗交給筆下的人物路西佛,但相比那些極端主義者的行為,其創造力和想象力不及其萬一。為此他激動地把“9·11”事件稱作最偉大的藝術創造。對于這一言論,西方輿論給予了一致的抨擊,最終他不得不出面道歉,收回自己的言論。

image.png

  就在他逝世之前,施托克豪森依然在寫作新的作品。《聲響》(Klang),一部設想為24小時演奏的作品尚未完成。作為巫師和先知的他突然離開人世,為20世紀先鋒音樂畫上一個終止符號。音樂學家伊萬·休伊特在為英國《衛報》所寫的悼文中說:“當整個現代社會背棄先鋒派的時候,布列茲選擇停止作曲,而以指揮的身份留在音樂生活的聚光燈下。施托克豪森則選擇了退避,從人們的視線中消逝。”這位大師的經歷讓人們真正意識到,施托克豪森并不僅僅是音樂界的巫師,更是一個不為人認同的先知。從這個層面上來看,盡管人們都把他當作20世紀的音樂先鋒,其實他所預示的時代還遠遠沒有到來。

  創作了歷史上最大型的系列歌劇《光》

  在舞臺綜合藝術方面,他創作了歷史上最大型的系列歌劇《光》(Licht),從星期一到星期日各一部,運用了各種現代創作手法,也是當代視覺藝術的杰作,其創作歷時25年之久。作曲家要求每部歌劇在不同的劇院演出,1981年在米蘭斯卡拉歌劇院首演了《光之星期一》,據稱,2008年在德累斯頓的歐洲藝術中心將首次演出全套的《光》。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