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施托克豪森的評價如何?為什么他飽受爭議

  卡爾海因茨·施托克豪森不僅僅是一位廣受爭議的20世紀作曲家,而且對整個戰后嚴肅音樂創作領域有著巨大的影響。20世紀搞“新音樂”的作曲家都在進行不斷的探索,就探索的長久和廣泛而言,幾乎無人能趕得上施托克豪森。他發展了“參數”或稱音響度數的理論,并把這種理論命名為“音群作曲家”。這種作曲法拓寬了音樂的表現形式和演奏方法,增大了音樂作品中的機遇因素、偶然因素,也意味著同一首作品不可能會有兩場完全相同的演奏。

  在電子音樂方面,施托克豪森使用了空間參數,他在開始時規定各個順序(如麥克風的位置及使用等等)以產生音響,有時事先將樂曲的基本素材及形式籌劃好,但把具體實現這些細節留給別人。在《行進》中,樂曲的單元體取自他早期的各種作品。他把電子音響與童聲女高音(通過回聲效應及濾波器等手段以改變其聲音)結合在一起。另有《音準》,該曲受東方文化的迪而寫成,長達75分鐘,六位歌唱者的聲音通過隱蔽的揚聲器送出,創造出一種像處于催眠狀態但不斷在變換的元音演唱的情景。

image.png

  20世紀70年代初,施托克豪森已經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先鋒派作曲家,這頂桂冠在他頭上已經閃爍了10多年了。如今,他正著手異步龐大的套曲,名為《光》,他將創造7場音樂儀式,來表現至今他所關注過的所有的音樂創作的方面。對一些人來說,施托克豪森如今正開始自瓦格納以來最巨大的宣傳工程,尤其是,他正要求為演出他的音樂作品而興建新的場館。然而,70年代到80年代左右,施托克豪森雖為自己的音樂世界著迷,但他也開始擁抱異域文化的音樂,尤其是遠東的音樂。在這些音樂中的大部分的核心處,都有儀式、重復、戲劇和神秘主義的痕跡。比如《光》的一些片段——《光中的星期四》和《光中的星期一》(均已完成),這些因素經過轉換與個人化,逐漸成為施托克豪森音樂的核心。

image.png

  施托克豪森至今仍處于重要的地位,因為他的許多觀念和音樂作品依舊被大眾看作當代的藝術。這還是不顧他的觀念可能大大領先于他的聽眾的保守說法。他將世界音樂混合起來的做法對今天的聽眾來說,如同這一做法于70年代剛開始出現時一樣新鮮,而他試圖滲入聲響內核的嘗試——以期精確地估價聲音存在的意義(無論是在一個給定的結構內,亦或是有意毫無整體感地進行演奏中),無疑為涌現的音樂實踐打下了基礎。人們還不能總結他對本世紀的音樂的貢獻,尤其是因為這種貢獻仍在繼續,但他在戰后音樂中的地位是無與爭鋒的。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