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鳴宴”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主要是慶祝什么
趣歷史 責任編輯:sll 2019-02-12 16:34:56 南霽云 顏杲卿 賈至 羊士諤

  與如今高考發榜后,隨之而來,應接不暇的宴請一樣,古代學子科舉中榜后,也喜好宴請慶祝,而其規格、花費甚至遠超現代。由于科舉制度唐代以來,分設文武兩科,故宴請中鹿鳴宴、瓊林宴為文科宴,鷹揚宴、會武宴為武科宴。至于宴請費用,很多時候是由朝廷負責的,還有實行AA制的。

  “鹿鳴宴”是為鄉試后新科舉人而設的宴會,起于唐代,明清沿用。據《新唐書·選舉志》記載,“鹿鳴宴”是唐代地方官員為本地新科舉人舉辦的一種宴請,時間一般放在發榜的次日。“鹿鳴宴”因宴會上演奏《詩經》中的《鹿鳴》篇助興而得名,是在周代“鄉飲酒禮”基礎上演變而來的聚會形式。實際上,鹿鳴宴的形式一開始并非如此規范完整,最初的鄉飲酒禮并無繁瑣的儀禮,只是農閑季節鄉人相聚宴飲的一種民間活動。鄉飲酒禮的歷史早見于“周王宴會群臣賓客”。然而,《詩經》最早產生于西周,所以《鹿鳴》之章最早應是在西周時期被納入鄉飲酒禮的宴曲之中。在鹿鳴宴濫觴的唐代,鹿鳴宴已經完成華麗變身。在宴會中,增添《詩經》之《鹿鳴》、《四牡》、《皇皇者華》與《節南山》等樂章,吹笙鼓簧,宴樂熙和,在文化品格上與鄉飲酒禮相比更顯得超邁脫俗。具備了序長幼、別尊卑、敦風勵俗、教化天下等多種功能,鹿鳴宴因此為歷代絕大多數統治者和儒家知識分子所重視,并由此長期盛行不衰。宋代的鹿鳴宴依然非常盛行,主要記載在各文人墨客的詩作中,北宋的鹿鳴宴詩作數目較豐,尤其是在南宋。到后來,菜肴中真的出現了鹿肉,此宴成了名副其實的“鹿鳴宴”,這一直盛行到清末。

  在宋代,以學子為主角的宴請同樣盛行,聚會的規格更高。在唐代聞喜宴基礎上,出現了相當于國宴的“瓊林宴”。宋太祖趙匡胤皇帝后,親自宣布登科進士名次,并賜宴慶賀,賜宴都是在著名的"瓊林苑"舉行,“瓊林苑”設在汴京(今河南開封)城西的皇家花園。宋徽宗政和二年(公元1112年)以前,在瓊林苑宴請新及第的進士,故該宴有“瓊林宴”之稱。宋朝狀元文天祥曾有一首《御賜瓊林宴恭和詩》描寫瓊林宴盛況:“奉詔新彈入仕冠,重來軒陛望天顏。云呈五色符旗蓋,露立千官雜佩環。燕席巧臨牛女節,鸞章光映壁奎間。獻詩陳雅愚臣事,況見賡歌氣象還。”到了元、明、清三代,“瓊林宴”又稱“恩榮宴”。雖名稱不同,其儀式內容大致不變,仍可統稱“瓊林宴”。據載,遼也曾設宴招待新科進士,地點在內果園或禮部,但也沿襲宋人,稱之為“瓊林宴”。

  至于武科生,也有相應的宴會,叫“鷹揚宴”和“會武宴”。“鷹揚宴”是武科考鄉試發榜后而設的宴會。所謂“鷹揚”,乃是威武如鷹之飛揚之意,取自《詩經》“維師尚父,時維鷹揚(大意是頌揚太公望的威德如鷹之飛揚)”之句。鷹揚既是對新科武舉人的勉勵,又是考官們的自詡。清制,武鄉試發榜后,考官和考中武舉者要共同參宴慶賀,其宴就叫“鷹揚宴”。清吳榮光《吾學錄·貢舉》載:“武鄉試揭曉翼日,燕(即宴)監射主考執事各官及武舉于順天府,曰:鷹揚燕,儀與鹿鳴燕同。”按照規定,武舉人于鄉試考中后滿六十周年而人又健在,重逢原科開考,經奏準,一樣與新科武舉人同赴鷹揚宴,這是所謂的重宴鷹揚。由于武將常年為國家戍邊,戰時還要血戰疆場、身先士卒,長壽的武將十分罕見,因而重宴鷹揚這樣的功名比重宴鹿鳴還難得。清陳康祺《郎潛紀聞》載:“文官重賦《鹿鳴》,重宴瓊林者,屢見記載。武科雖亦有重赴鷹揚宴之典,而見之例案者,僅嘉慶十五年陜西巡撫奏朝邑武舉藺延薦,系乾隆午中式,現在重遇庚午科,奏乞恩施,奉旨賞千總銜,重赴鷹揚筵宴。”

image.png

  “會武宴”是武科考殿試發榜后舉行的宴會。古代科舉,自隋朝開始,武科殿試發榜后都要在兵部為武科新進士舉行宴會,以示慶賀,名曰“會武宴”。這在清吳榮光的《吾學錄·貢舉》中也有記載:“《通禮》武殿試傳臚后,燕有事各官暨諸進士于兵部,曰會武燕。”清梁章巨《浪跡叢談·武生武舉》也云:“文稱鹿鳴宴,武稱鷹揚宴,人皆知之;文進士稱恩榮宴,而武進士稱會武宴,則罕有知者。”武科殿試不同于武科鄉試,故會武宴的規模比鷹揚宴要氣派得多,排場浩大,群英聚會,盛況空前。

  現代同學聚會流行AA制消費方式,古代也是這樣。及第學子聚會,很多情況下都是每人出份子,即“醵錢”。“醵”字本義便是湊錢喝酒,聚會時甚至連酒具都是自帶的。與AA制稍有區別的是,有時份子錢并不是平均分攤,比如狀元等排名靠前的學子,份子錢可能要多出一些。

  唐代著名的聞喜宴,是新科進士參加的第一個上規模的聚會,又叫“敕下宴”。在禮部發榜后、敕令發下來的當天舉行,地點選在長安城內皇家園林內的曲江池。聞喜宴最初便是及第學子湊錢喝酒,所以宋人高承在《事物紀原》解釋此詞條時稱為“醵錢于曲江”。雖然是學子自己湊份子聚會,朝廷也會有所表示,如在晚唐時期,皇家會賞賜宮廷美食,“賜進士紅綾餅各一枚”。

image.png

  到了五代后唐明宗李嗣源當皇帝時,湊份子吃聞喜宴的現象才發生改變,天成二年(公元927年),及第學子聚會不再“醵錢”,吃喝開始由朝廷買單。據《舊五代史·唐書》記載:“新及第進士有聞喜宴,逐年賜錢四十萬”。宋代繼承了后唐的做法,新科進士聚會也不要學子湊份子,賜錢更多。據宋人王公式《燕翼詒謀錄》所記,熙寧六年(公元1073年)三月,趙頊(宋神宗)賜給進士“及第錢三千緡,諸科七百緡”。到元祐三年(公元1088年)三月,宋哲宗趙煦賜錢又有所增,“詔復增進士錢百萬”,并賜“酒五百壺”。

image.png

  科舉及第學子的宴會活動有很多。在唐代,與聞喜宴相呼應的是“關宴”,這是新科進士在京城的最后一次大規模聚會。因為也在曲江一帶舉行,故又稱“曲江關宴”,或“曲江會”。關宴的費用則全是學子自己掏,朝廷沒有一點賞賜。這相當于現在同學之間的告別宴會。吃了關宴后,大家便各奔東西、各赴前程了,因此關宴又被稱作“離會”。雖然關宴是自掏腰包,但并不需要自己張羅,一般由相當于現在公關公司性質的“進士團”操辦。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