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間諜"關露,背負漢奸罵名43年
趣歷史 責任編輯:Cls 2019-02-14 14:14:35 關露 黨玉琨 虞洽卿 周黛蓮

  1939年關露受中共地下黨派遣,到汪偽特工總部"76號"策反特務頭子李士群,后又打入日本大使館與海軍報道部合辦的《女聲》月刊任編輯,成為著名的"紅色間諜"。抗戰勝利后,她被國民黨列入漢奸名單;新中國成立后,她又因漢奸罪名兩度入獄,達10年之久,出獄時仍然頂著"定為漢奸,不戴帽子"的污名,直到1982年3月23日獲得平反。1982年12月5日,關露在完成了回憶錄以及她的老上級潘漢年的紀念文章之后,服安眠藥自殺。在悼念關露的座談會上,夏衍說了這樣一句話:“解放后30年關露內心一直非常凄苦。她的死必有原因。”

image.png

  關露原名胡壽楣,在她身上,才女、漢奸、特工,三個身份糾纏了一生。

  關露唯一的親人是妹妹胡繡楓一家。胡繡楓和“76號”日偽特務頭子李士群之妻葉吉卿曾是復旦同學,并且有恩于葉吉卿,中共欲利用這層關系策反李士群。妹妹胡繡楓當時恰巧另有任務,于是1939年秋,就像電視劇《潛伏》中的“翠平”,陰差陽錯,姐姐關露被派去了“76號”。

  1939年11月,關露的長篇小說《新舊時代》已進入了最后的修改,但就在一天夜里,她接到了一份中共華南局最高領導人的密電--"速去香港找廖承志"!(注:廖時任八路軍香港辦事處負責人。) 關露到達香港后的第二天,兩個客人拜訪了她。其中一個就是廖承志,另一個人則自我介紹說:"我叫潘漢年。"那是一次絕密的談話,直到若干年后,有的材料里才第一次提到它。潘漢年所帶來的任務,竟是命令關露返回上海,策反李士群。 最后潘漢年是如何說服關露的,我們已無法知曉,通過史料能查到的是,潘漢年最后對關露說:"今后要有人說你是漢奸,你可不能辯護,要辯護,就糟了。" 關露說:"我不辯護。"

image.png

  這時,她不得不與戀人王炳南做一個暫時的告別。關露告別王炳南時,王炳南送給她一張照片,背面寫:"你關心我一時,我關心你一世。"而關露則將詩集《太平洋上的歌聲》送給他。握手道別時,關露眼睛有些濕潤,想著他們初見面的情景。王炳南被朋友帶到關露的家里,倆人暢談很久。關露對王炳南的經歷很敬慕。以后,他們靠書信增進著彼此心中的情意,也是這份溫情,讓關露在孤獨的上海灘獲得一絲慰藉。王炳南是革命人士,他非常支持關露的工作。就這樣,熱戀的兩個人為了工作分開了。

  回到上海后,關露便成了極司菲爾路76號汪偽特工總部的常客。李士群讓太太和關露一起逛商場、看戲、出席各種公開場合。就在有意無意間,關露投靠汪偽特務的消息傳開了。1940年3月,汪精衛在南京粉墨登場,上海的敵特空前猖獗。這激起了文藝界進步團體的抗日熱情,就在這個用人之際,左聯負責人找到了主管詩歌工作的蔣錫金。 "關露還參加你們的活動嗎?" "是的。" "今后不要讓她參加了。" 此后,上海的許多關露昔日的同事、朋友均對她側目而視,大家一談起她,甚至要往地上吐唾沫。蔣錫金有一次在路上碰到關露,聊了一會兒,她跟錫金握手告別時說,"我沒去過你的家,你的家在什么地址我全忘了"。 關露嚴格地執行了黨的指示,有意疏遠了那些所剩不多的朋友。

image.png

  據胡繡楓透露,在此期間關露曾給她寫過一封信:"我想到'爸爸、媽媽'身邊去,就是不知道'爸爸、媽媽'同意嗎。" 這里的"爸爸媽媽"就是指解放區、延安。胡繡楓說,接到關露來信后,自己立刻跟鄧穎超匯報了此事。沒多久,八路軍辦事處一個人就找到胡繡楓,隨后胡繡楓回信給關露說:"'爸爸、媽媽'不同意你回來,你還在上海。" 忍辱負重了兩年后,關露的付出終于有了收獲。

  1941年,關露與李士群進行了一次有跡可尋的對話。關露說:"我妹妹來信了,說她有個朋友想做生意,你愿意不愿意。"李士群是個很聰明的人,他一聽就明白了。 很快,潘漢年根據關露的判斷,在上海秘密約見了李士群。從此,日軍的清鄉、掃蕩計劃,總是提前送到新四軍手中。之后,李士群與中共的秘密聯系改由其他同志負責。關露又迎來了她新的任務。

  太平洋戰爭爆發后,日本加緊對華侵略,不僅是國土還有文化。日本軍部在華新辦了很多中文刊物,網羅了一批漢奸文人。1942年5月,日本海軍部控制下的《女聲》雜志招來了一個新的編輯,這是一個穿著時髦且面目和善的中國女人,她就是關露。 之前兩年的磨練,令關露更為成熟。之后的日子里,她行使編輯的權力刊登了很多暗含反戰愛國色彩的文章,培養和發掘了大批進步的文學青年。1943年7月,《女聲》雜志社決定派關露去出席8月在日本舉行的"大東亞文學者大會"。中國的代表十幾人全要被登報,并附照片。如果經過這次的亮相,關露的"漢奸"之名是再也洗刷不掉了。 就在關露猶豫之時,潘漢年派人送給她一封信,要她到日本轉交秋田教授。原來,當時在中國的日共領導人野坂參三與日本國內的日共領導人失去了聯系,希望通過秋田恢復,恰好雜志社給關露介紹的日本朋友中就有秋田,為了黨的任務,關露再一次上路了。

  在日本,關露圓滿地完成了給秋田送信的任務。這次大會,日方要求中國代表都要發表廣播講話,分給關露的題目是《大東亞共榮》,關露堅決地拒絕了,她把題目換成《中日婦女文化交流》,日方同意了。關露講話的內容大致是來日本后由于語言不通,與日本女作家交流困難,中日兩國婦女交流很重要,大家都要學一些對方的語言,以利于交流云云。通篇并沒有吹捧日本軍國主義的內容。

image.png

  當關露回到上海后,她得到兩個消息:其一,汪偽特務頭子李士群9月在家中神秘暴斃;其二,她出席日本大會的新聞已在國內傳開。一篇登在1943年《時事新報》上的文章寫道,"當日報企圖為共榮圈虛張聲勢,關露又榮膺了代表之儀,絕無廉恥地到敵人首都去開代表大會,她完全是在畸形下生長起來的無恥女作家。"關露的"漢奸生涯"達到了頂峰。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投降。我黨接到密報,關露已經名列國民黨的鋤奸名單,于是立刻安排她來到了蘇北解放區。

  熬過了六年敵營生活,關露終于回到自己人的身邊,單純的她并不知道,自己要經受的煎熬還沒結束。關露戴著"文化漢奸"的帽子,國民政府懲辦漢奸,她首當其沖。為了怕暴露中共與日偽間的秘密關系,中共不是出面澄清關露的真正身份,而是將關露迅速轉移到新四軍根據地,要她躲起來。渴望著新生和戰友理解的關露隨后即遇到一連串誤解和羞辱,使她精神大受刺激。先是她多次要求發表詩作,卻被《新華日報》社長范長江要求她換一個署名,說如果共產黨報紙上出現關露的名字,就會在群眾中造成不好的影響,有人會以此為口實攻擊共產黨。關露的朋友這樣勸她:"你為甚么不能讓人們把關露這個名字忘掉呢?你應該考慮黨報的榮譽,不要去考慮你個人的榮譽。"關露當場失聲大哭。 而且關露失去的不僅是榮譽,還有愛情和終身的幸福。

  關露曾戀愛過兩次,都不成功,后來為了革命又一個人單身十幾年。她第三個戀人是中共建國后的外交高干王炳南。兩人相識于抗戰前夕,一九四六年兩人再度相逢后,王炳南已與其德籍妻子王安娜離異。三十九歲的關露與王炳南感情發展迅速,很快就到談婚論嫁的程度。當時王炳南為國共談判中共代表團成員(周恩來為團長),可常乘軍調處飛機來往南京與蘇北中共根據地。一次王炳南欲乘飛機去看關露之前,按中共的黨組織原則向周恩來夫婦匯報了與關露的戀情。周氏夫婦認為倆人結合會對黨不利而表示反對,鄧穎超還趕到機場將王炳南留了下來。鄧說,"恩來和我反復研究,認為關露是個好同志,但由于她的這段特殊經歷,在社會上已經造成不好的名聲,群眾以為關露是文化漢奸,而你又是長期搞外事工作的,群眾都知道你是共產黨。如果你們倆個人結合,將會在社會上產生不好的影響。"

  為了黨的利益,王炳南向關露寫了絕交信,并說明了原因,這對關露是致命的一擊。這讓她的精神世界一下塌了半邊。她不清楚自己到底錯在哪里,為什么忍辱負重的幾年特工生涯換來的是如此結局?她走在街頭,一時不明真相的人們依然會指著她痛罵她,朝她扔石頭吐口水。這真像是一種諷刺。關露回到住處,傷心地大哭起來。而更讓她訝異的是,她在整風運動中成為重點審查的對象。這一次次沉重的打擊徹底將關露擊垮了從此這位曾相當浪漫的女詩人封閉了她的感情世界,再不談感情事,心如死灰,形單影只地苦度下半生。過了一段時間,潘漢年等人為關露送來了證明材料,關露漸漸地康復了。

image.png

  可關露的厄運還沒結束。1955年,潘漢年受到錯誤對待被捕入獄,而受他的牽連,關露也失去自由。那一年她49歲,一關就是兩年。1967年,關露再次被捕,那一年她61歲,這一次關了8年。

  我們都說戰爭是殘酷的,但有多少人能夠體會到殘酷的真正含義?

  我們都說共產黨人的犧牲是巨大的,但有多少人能夠理解犧牲的真正含義?

  在那些風雨如磐的歲月里,作為女性,她們為著理想和信念,有著常人難以想象的經歷,她們的故事每每令我們動容。那些并不遙遠的歷史,我們當永志不忘。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