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史•彭汝礪傳》原文翻譯,彭汝礪字器資,饒州鄱陽人
趣歷史 責任編輯:Cls 2019-02-19 11:38:51 唐仲友 程垓 劉過 曹冠 徐璣 陳妙常

  彭汝礪字器資,饒州鄱陽人。治平二年,舉進士第一。王安石見其《詩義》,補國子直講,改大理寺丞,擢太子中允,既而惡之。

  神宗用汝礪為監察御史里行。首陳十事:一正己,二任人,三守令,四理財,五養民,六振救,七興事,八變法,九青苗,十鹽事。指擿利害,多人所難言者。及王中正與李憲主西師汝礪言不當以兵付中人因及漢唐禍亂之事神宗不懌語折之汝礪拱立不動伺間復言神宗為改容在廷者皆嘆服

  元祐二年,召為起居舍人。時相問新舊之政,對曰:“政無彼此,一于是而已。今所更大者,取士及差役法,行之而士民皆病,未見其可。”逾年,遷中書舍人,賜金紫。會知漢陽軍吳處厚得蔡確安州詩上之,傅會解釋,以為怨謗。諫官交章請治之,又造為危言,欲置之法。汝礪曰:“此羅織之漸也。”數以白執政,不能救,遂上疏論列,不聽。諫官指汝礪為朋黨,及確貶新州,又須汝礪草詞,遂落職知徐州。初,汝礪在臺時,論呂嘉問事,與確異趣,徙外十年,確為有力。后治嘉問它獄,以不阿執政,坐奪二官。至是,又為確得罪,人以此益賢之。

  加集賢殿修撰,入權兵、刑二部侍郎。有獄當貸,執政以特旨殺之,汝礪持不下。執政怒,罰其屬。汝礪言:“制書有不便,許奏論,法也。屬又何罪?”遂自劾請去,章四上。詔免屬罰,徙汝礪禮部,真拜吏部侍郎。

  哲宗躬聽斷,修熙寧、元豐政事,人皆爭獻所聞,汝礪獨無建白。或問之,答曰:“在前日則無敢言,于今則人人能言之矣。”

  進權吏部尚書。言者謂嘗附會劉摯,以寶文閣直學士知成都府。未行,章數上,又降待制、知江州。至郡數月而病卒。年五十四。

  (選自《宋史?彭汝礪傳》,有刪改)

image.png

  譯文:

  彭汝礪,字器資,饒州鄱陽人。治平二年考中進士第一名。王安石見到他的《詩義》,讓他補任國子直講,后讓他改任為大理寺丞,提拔他為太子中允,不久便厭惡他了。

  宋神宗任命汝礪為監察御史里行文言文閱讀答案 彭汝礪字器資,饒州鄱陽人。治平二年,舉進士第一。汝礪首先陳述十件事:一是律己,二是用人,三是守法,四是理財,五是養民,六是賑濟,七是興事,八是變法,九是青苗,十是鹽事。他指出的其中的利弊,大多是別人難以開口說的。等到王中正與李憲主管西部軍隊,汝礪說不應當把兵權交給宦官,于是談到漢、唐發生的宦官禍亂的事。神宗聽了很不高興,用話打斷他。汝礪拱手站立不動,等到機會又講這事,神宗改變了態度,當時在朝堂上的官員都贊嘆佩服。

  元祐二年,征召汝礪為起居舍人。當時的宰相問他對新政舊政的看法,他回答說:“政策沒有彼此之分,只要對就可以。現今變更大的,是取士法和差役法,實行這些制度但士人百姓都不滿,沒有看到可行之處。”過了一年,升汝礪為中書舍人,賜金紫。恰逢掌管漢陽軍的吳處厚得到蔡確在安州寫的詩上奏皇帝,穿鑿附會地加以解釋,認為是誹謗皇帝。諫官交替上奏章請求治蔡確的罪,又假造危言,想把他依法治罪。汝礪說:“這是羅織罪名的開始。”多次把這件事報告給執政大臣,不能救助他,于是又上書論述,(皇上也)不聽。諫官指責汝礪是蔡確的朋黨,等到蔡確被貶到新州,又需要汝礪起草制詞,于是彭汝礪被貶官管理徐州。以前汝礪在御史臺時,討論呂嘉問的事,與蔡確觀點不同,汝礪被逐外任十年,蔡確起了很大作用。后來辦理呂嘉問的其他官司,汝礪因不逢迎執政大臣,而被削奪兩官。到這時候,汝礪又因為蔡確而獲罪,人們因此更加認為他賢德。

  汝礪加官集賢殿修撰,入朝代理兵、刑二部侍郎。有一個案件應當寬恕犯人,執政大臣卻拿特旨要把他殺了,汝礪堅持不能殺。執政大臣大怒,懲罰汝礪的下屬。汝礪說:“制書有不合適的地方,允許上奏辯論,這是法令。下屬又有什么罪?”于是自己彈劾自己請求離職,奏章四次上呈皇帝。皇帝下詔書免去對汝礪下屬的處罰,把汝礪調到禮部,實任吏部侍郎。

  哲宗親政,恢復熙寧、元豐時的政事,人們都爭著獻上自己所聽說過的事,唯獨汝礪沒有提出建議。有人問他(原因),他答道:“以前不敢說的,現在人人都能說了”

  升官代理吏部尚書。言官說汝礪曾經依附劉摯,(朝廷讓)他以寶文閣直學士的身份管理成都府。還沒有出發,奏章又多次上呈皇帝,汝礪又被降為待制、江州知州。汝礪到達江州幾個月后就因病去世了。終年五十四歲。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