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秉璋是誰?首個被罷免的四川總督,衛護百姓不屈膝洋人
趣歷史 責任編輯:qy 2019-02-19 15:00:43 圖理琛 章有渭 鄔思道 于七 延恩侯

  9月的成都,秋風漸起。望江樓公園外,白鷺日稀。

  劉秉璋的人生,如望江樓那段百年奇聯:望江樓上望江流 江樓千古 江流千古;印月井中印月影 月井萬年 月影萬年。

image.png

  如今,望江樓仍是絕世之景,印月井已蕩然無存。

  光緒十五年(1889年),四川總督劉秉璋,約集蜀中士紳籌集資金,在原回瀾塔舊址上修建望江樓。原名崇麗閣,取左思《蜀都賦》中“既麗且崇,實號成都”之意。閣高28米,四重檐,八角攢尖頂。有旋梯可達閣頂,閣頂為鎏金寶頂。

  落成宴會上,下屬頻頻向總督敬酒,劉秉璋卻是百般感慨。

  督川三年,鞠躬為民,清廉為官,但威信難立,反而舉步維艱。

  巴蜀文化專家鄭光路解讀說,他這個封疆大吏,其實是一個“救火隊員”。

  劉秉璋入川之時,正值第二次“重慶教案”發生。

  1886年6月,美國基督教士在重慶城西鵝項頸購地建房,士紳趙昌勖等以其壓斷地脈、有傷風水為由,聯名呈請縣官制止,未得斷結,眾憤不平。應試武生帶頭聚眾數千,將鵝項頸美教士房屋及幾處教堂拆毀。但拆毀教徒房屋時遭遇抵抗,家住楊柳街的教徒羅元義,招有打手,殺死殺傷多名打教群眾,引起全城民眾極大憤怒。兩天之內,巴縣及大足、銅梁及重慶城內教堂、洋房、醫館全毀。川東各屬州縣民情洶洶,民教雙方聚眾械斗。

  清廷對重慶教案極為震驚,1886年8月13日、23日連下兩道上諭,命川督劉秉璋查辦。劉秉璋委派候補知府唐翼祖、羅享奎前往查勘,會同川東道、重慶府、巴縣各官同法國駐渝領事、主教商議賠償合約。1887年1月11日,各方議定賠款合同,計賠償法國銀22萬兩,美國2.3萬兩,英國1.857萬兩,總計26.157萬兩(含大足、銅梁賠款)。

  1月15日,川東道奏報重慶教案人員定罪情況:羅元義、石匯處斬首示眾;吳炳南、何包漁秋后處絞;余犯或杖責枷號,或飭通緝。

  鄭光路說,當劉秉璋將這個處置方案報告朝廷后,總理衙門來電要他從寬處理,即對羅元義免予處罰。李鴻章也接連打了幾個電報來,勸他改判。劉秉璋一心痛惜百姓,不愿寬恕犯下暴行的教民。

  這樣的處置,表面看是衛護百姓,但其霹靂手段,埋下了更猛烈的引線。

  成都教案的“替罪羊

image.png

  馬克·吐溫說,每個人都是月亮,總有一個陰暗面,從來不讓人看見。

  劉秉璋所不能看到的是,在那個時代,洋人和普通百姓,必然是決裂的兩端。

  1895年的“成都教案”,終成劉秉璋人生的滑鐵盧。

  這場絕大風波,發軔于老成都民俗“打李子”。

  著名詩人、思想隨筆作家蔣藍對這一段歷史頗有研究,他介紹,大清一朝,成都人有到東較場舉行傳統“打李子”的活動,應該算是中國城市狂歡序列里甚為奇特的風俗。

  1895年5月28日,端午節當天,肩挑籮筐售賣李子的小販,簡直無法計數。“向例在城東南角城樓上舉行,上下對擲如雨,聚觀者近萬人。”

  洋教士斯蒂文孫、爾德也前往東校場看熱鬧。由于人多擁擠不堪,他們與幾個小孩子發生口角。憤怒之下,他們把幾個小孩拉進福音堂教訓了一番。

  于是,一個謠言立刻傳遍了東校場:“在東較場南側的四圣祠美道會教堂前,一個傳教士用奇異的糖果誘哄路邊兒童進入教堂,拿來做實驗,并把孩子吃掉了。”

  “這一幕被好事者一口咬定親眼所見,說得釘子都要咬斷。”蔣藍說,民眾當晚將教堂、教士住宅及附設的診所一并搗毀。華陽縣知縣黃道榮接報后,帶兵前往彈壓,迎接他的是雨點般的石塊,轎子被砸得千瘡百孔

  及至深夜,群眾又沖到平安橋、城南的一洞橋(今向榮橋),將天主堂和法國傳教士住宅搗毀,次日又陸續搗毀了玉沙街基督教傳教士住宅、內地會福音堂和陜西街美以美會教堂及診所等,洋人們不得不跑到當地官員家里躲避。

  局勢完全失控,劉秉璋已不敢再派兵彈壓,直到兩天以后方告平息。

  “成都教案”共有王睡亭、楊仲牽等7人被判死刑,郭炳輝等17人枷杖充軍,清廷賠償了百余萬兩白銀。在巨大壓力下,清廷將四川總督劉秉璋及以下十幾名官員革職,永不敘用。

  本是文人一枚錯當武將

  支持開辦新式學校

  在人間,戲劇需要各樣的角色,是尊崇命運安排,還是自我調換?

  早在李鴻章軍中任職時,劉秉璋就認為自己不適合當武將。

  他覺得自己更像個文人,罷官歸田后曾作詩慨嘆,“元龍意氣昔何如,荏苒光陰付子虛。死猶腐草螢光點,生比寒花蝶夢蘇。”

  鄭光路舉例說,劉秉璋對發展四川教育十分重視。原來四川鄉試中舉的名額只有60名,副榜只有20名,劉秉璋向朝廷請求增加四川鄉試錄取名額20名,使得士皆有振興之氣,讀書之風更盛。

  1892年,在劉秉璋支持下,四川第一所新式學校洋務學堂在重慶設立。這所新式學校以西式為主,歷史、地理、數學等取代了舊式的四書五經和八股文。他還多次向朝廷請求對那些辦學有功人員予以獎勵。

  劉秉璋還重視地方理財、整飭吏治,減輕民眾負擔。他上任伊始,即要求對各地方州縣官吏嚴加考核,如有不堪勝任者,一律辭退。他一面頒布政令,嚴格要求各級官員不準貪污受賄,不準勒索百姓,另一面經常派人到各地明察暗訪,一旦發現有搜刮民脂民膏者,立即參奏彈劾,決不姑息。他先后多次撥出專款,發放麥糧等,組織移民川邊屯墾。此外,還興修水利,改善交通。

  晚年修身養性傳家風

  劉秉璋被罷官后回到安徽廬江老家,過著閑適的隱居生活。盡管朝廷于光緒二十五年(1899年)再度征召,他托病不出。

  因感生平之經歷,他自撰聯語,懸于書室,“人心不同,每為熱腸忙里錯;天鑒有赫,試將冷眼靜中觀。”

  他藏書五萬余卷,藏書處取名“遠碧樓”。愛好收集石碑,凡是能夠看到的古代石碑,都收了下來。無為縣現存其所藏的一百多塊石碑,跨宋、元、明、清四代。

  他傳承下好家風,“不撒謊,可到存誠地位;吃虧,便是強恕工夫”,“欲平盛壯難平氣,且讀兒時熟讀書”、“忍憤怒,如勒奔馬;謹言語,若塞潰堤”等。

  劉秉璋十分重視教育,為家鄉捐建了三樂堂書院、南京廬江試館,培養了一大批有用之材。其四子劉晦之是著名的實業家和收藏家。其收藏的文物堪稱海內一流,尤其是龜甲骨片和青銅器,世間罕有。1936年,劉晦之將歷年收集的龜甲骨片,請人拓出文字,集為《書契叢編》,帶給在日本的郭沫若,供其研究。郭沫若見后嘆為觀止,從中挑選了1595片,研讀考釋,據此著成了甲骨學上具有重要意義的巨著《殷契粹編》。

  維桑與梓,必恭敬止。劉秉璋在廬江地位甚高。

image.png

  建于安徽廬江長崗村的劉秉璋公祠

  據廬江縣文物局局長楊壁玉介紹,劉秉璋墓位于合肥市廬江縣萬山鎮長崗村,三面環山,山腳有口大水塘。墓道左右分別立木結構碑亭兩座,內各立花崗巖質石碑一塊,一塊是“重修劉秉璋墓碑記”,一塊是王闿運撰寫“劉文莊公碑銘并序”。2011年5月,墓園重修竣工并對外免費開放,成為安徽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墓園區山腳下建有劉文莊公祠,陳列了劉秉璋生平的主要事跡。

  縱觀劉秉璋一生,青年成名,中年得志,晚年跌宕。不管是“鎮海之戰”的英雄,還是鎩羽而歸的總督,他配得上郁達夫說的那句狠話,“像個英雄一樣回家,否則永遠不要歸來。”

  劉秉璋的朋友圈

  交惡汪太守

  巴蜀文化專家鄭光路研究認為,劉秉璋剛任四川總督時,頗為倚重提督錢玉興、營務處總辦道員葉毓榮。官員升任多出自兩人之手,難免有借權受賄的嫌疑。

  當時官員隊伍膨脹,連外國人也洞若觀火。1897年,到成都的法國人馬尼愛說:“衙署既多,官員亦眾。候補者、褫職(即罷官)而謀開復者,為數不下萬人。有秀才出身者,日灑掃乎街道;有舉人出身者,竟挑水而推車。”

  光緒十四年(1888年),重慶知府汪鑒因功調任成都知府。其下屬成都府同知余某、知縣袁某等共四人,“皆賦閑過久、貧至斷炊。”汪鑒向劉秉璋代求各委—缺。劉秉璋以四人無甚勞績,再三拒絕。汪鑒憤然,“果真非錢不能得缺耶?天理人情安在!”

  劉秉璋大怒:“汝一知府有許大?太忘形矣!”汪鑒冷笑回應:“知府雖不大,然當年我做御史,也曾劾罷不肖總督、巡撫幾人。”劉秉璋更怒,舉茶碗摔地。汪鑒也摔掉茶碗說:“摔碗嘛,我比你更會摔!”說罷,拂袖而出。

  藩司崧蕃、臬司文光見不成體統,勸說汪鑒,“此事明日終須請罪,公私始可曲全。”眾人也勸慰劉秉璋。汪鑒為顧及官場顏面,遂于次日向劉秉璋賠罪,但堅稱其所請無錯。

  劉秉璋則說:“此四人必委。”次日,四人居然各得一缺。但劉秉璋、汪鑒自此私交變惡。幾月后,汪鑒自請調入京城。

  不久,御史鐘德祥彈劾劉秉璋用人不當。清廷以濫舉非人,降旨劉秉璋革職留任。

image.png

  摯友李鴻章

  1862年2月,清廷與太平軍激戰正酣,李鴻章率六千人救援上海。

  深感軍中缺少治軍人才,李鴻章遂給朝廷上了一個要求調用劉秉璋的奏折:查有翰林院編修劉秉璋,沈毅明決,器識悶遠,能耐艱苦。臣與為道義交十有余年,深知其結實可靠。該員去冬由安慶經過,督臣曾國藩一見大加器許,謂為皖北人才。

  8月4日,皇帝下旨批準劉秉璋留于李鴻章軍營,酌量委用。初到上海,劉秉璋主要幫李鴻章管理全軍營務,書寫戰報,用西洋方法操練軍隊。

  1863年8月25日,劉秉璋率領吳長慶潘鼎新等部,在“常勝軍”的配合下,攻下浙江嘉善附近的楓徑鎮。9月1日攻下西塘,俘虜太平天國將領施得桂。因為戰功,劉秉璋授翰林院侍講學士,遇缺待補。

  劉秉璋本來是讀書人出身,軍旅之事非其所長。1866年12月,李鴻章出任欽差大臣指揮圍剿捻軍時,劉秉璋多次向李鴻章提出要解除自己的兵權。李鴻章與他約定,等軍務結束,準他離開。

  因為兩人既是師生又是朋友,李鴻章在為劉秉璋70歲生日寫序中說,“余念吾二人者,少相師友,長托肺腑,戮力行間,同甘苦者有年。”后來劉李兩家多有聯姻。劉秉璋的大女兒是李鴻章長子李經方的原配;劉秉璋的大兒子劉體乾,娶了李鴻章的侄女為妻。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