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末四大家簡介_朱祖謀、況周頤、王鵬運、鄭文焯_聲律與體格并重_趣歷史

"

  清末四大家簡介_朱祖謀、況周頤、王鵬運、鄭文焯_聲律與體格并重_趣歷史對詞體的聲律特性、唐宋詞人佳作的聲律作用等問題多有闡述,在當時產生了積極的影響。

清末四大家簡介_朱祖謀、況周頤、王鵬運、鄭文焯_聲律與體格并重_趣歷史

清末四大家簡介_朱祖謀、況周頤、王鵬運、鄭文焯_聲律與體格并重_趣歷史——朱祖謀、況周頤、王鵬運、鄭文焯

晚清官員、詞人況周頤故事,生平簡介

  況周頤(1859~1926)晚清官員、詞人。原名周儀,因避宣統溥儀諱,改名周頤。字夔笙,一字揆孫,別號玉梅詞人、玉梅詞隱,晚號蕙風詞隱,人稱況古,況古人,室名蘭云夢樓,西廬等。廣西臨桂(今桂林)人,原籍湖南寶慶。光緒五年舉人,曾官內閣中書,后入張之洞端方幕府。一生致力于詞,凡五十年,尤精于詞論。與王鵬運、朱孝臧、鄭文焯合稱“清末四大家簡介_朱祖謀、況周頤、王鵬運、鄭文焯_聲律與體格并重_趣歷史”。著有《蕙風詞》、《蕙風詞話》。

  生平

  況周頤,咸豐九年(1859)九月初一日生。9歲補弟子員,11歲中秀才,18歲中拔貢,21歲以優貢生中光緒五年(1879)鄉試舉人,援例授內閣中書,任會典館繪圖處協修、國史館校對。敘勞以知府用,分發浙江。在京師為官期間,與同鄉王鵬運友善,結詞社,朝夕唱和,鉆研詞學,人稱“王況”,共創臨桂詞派。1895年,入兩江總督張之洞府,領銜江楚編譯官書局總纂。戊戌變法后,離京南下,掌教常州龍城書院,講學南京師范學堂,受聘端方幕中,治理金石文字。后充任安徽寧國府鹽厘督辦。其間,復執教于武進龍城書院和南京師范學堂。民國年間寓居上海,賣文為生,窮困潦倒,以至無米下鍋。曾為劉承干嘉業堂校書。民國十五年(1926)七月十八日卒,年六十八,葬湖州道場山。

image.png

  詞作特色

  況周頤以詞為專業,致力50年,與王鵬運、朱孝臧、鄭文焯合稱清季四大家。20歲前,詞作主“性靈”,“好為側艷語”,“固無所謂感事”(趙尊岳《蕙風詞史》)。光緒十四年(1888)入京后,與當時詞壇名家同里前輩王鵬運同官,以詞學相請益,得所謂重、拙、大之說,詞格為之一變。稍尚體格,詞情也較沉郁,如〔齊天樂〕《秋雨》等。中日甲午(1894)戰爭時,憤于外敵入侵,寫下一些傷時感事、聲情激越的篇什,如〔唐多令〕《甲午生日感賦》、〔蘇武慢〕《寒夜聞角》、〔水龍吟〕《二月十八日大雪中作》、〔摸魚兒〕《詠蟲》、〔水龍吟〕“聲聲只在街南”等,反映“嘶騎還驕,棲鴉難穩”的現實和“壯懷空付,龍沙萬里”的感慨。有一些作品則是對清室的興衰、君臣的酣嬉、深致憂思,如〔三姝媚〕的“紅樓依然,玉容歌舞”、〔鶯啼序〕的“有恨江山,那能禁淚”等。

  辛亥革命后,況周頤與朱孝臧唱和,受朱影響,嚴于守律,于詞益工,但大都是“故國”之思,抒寫封建遺老情緒。如〔傾杯〕《丙辰自壽》,以“老圃寒花”自比;〔水調歌頭〕《壬戌六月十一日集海日樓為寐叟金婚賀》中,更明顯地表露出“指顧光華復旦,仙仗御香深處,比翼更朝天”的復辟幻想。

  詞學主張

  況周頤尤精詞評。著有《蕙風詞話》 5卷,325則。是近代詞壇上一部有較大影響的重要著作。1936年,《藝文》月刊又載《續編》2卷,凡136則,系輯自況氏各種雜著。1960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取正續兩編為一集,統名《蕙風詞話》,與王國維的《人間詞話》合刊出版。況周頤的詞學理論,本于常州詞派而又有所發揮。他強調常州詞派推尊詞體的“意內言外”之說,乃“詞家之恒言”(《蕙風詞話》卷四),指出“意內為先,言外為后,尤毋庸以小疵累大醇”(《蕙風詞話》卷一),即詞必須注重思想內容,講究寄托。又吸收王鵬運之說,標明“作詞有三要,曰:重、拙、大”。他論詞突出性靈,以為作詞應當“有萬不得已者在”,即“詞心”,“以吾言寫吾心,即吾詞”,“此萬不得已者,由吾心醞釀而出,即吾詞之真”。強調“真字是詞骨,情真、景真,所以必佳”。但亦不廢學力,講求“性靈流露”與“書卷醞釀”。有其自具特色的詞論體系。此外,論詞境、詞筆、詞與詩及曲之區別、 詞律、 學詞途徑、讀詞之法、詞之代變以及評論歷代詞人及其名篇警句都剖析入微,往往發前人所未發。朱孝臧曾稱譽這部詞話、認為它是“自有詞話以來,無此有功詞學之作”(龍榆生《詞學講義附記》引)。

  著述名錄

  況周頤著作,有詞9種,合刊為《第一生修梅花館詞》。晚年刪定為《蕙風詞》2卷。又有《秀道人修梅清課》1卷,與張祥齡、王鵬運聯句詞作《和珠玉詞》1卷。又輯有《薇省詞抄》11卷,《粵西詞見》2卷,《詞話叢鈔》10卷。

  此外,尚著有《詞學講義》、《玉棲述雅》、《餐櫻廡詞話》、《歷代詞人考略》、《宋人詞話》、《漱玉詞箋》、《選巷叢譚》、《西底叢談》、《蘭云菱夢樓筆記》、《蕙風簃隨筆》、《蕙風簃二筆》、《香東漫筆》、《眉廬叢話》、《餐櫻廡隨筆》等。

  家世詳介

  況周頤祖原籍湖南寶慶府,為寶慶府開基祖況奎琳之后,遠祖來自明代江西高安科舉豪族老屋況氏。由于墓志銘一般為吹捧之作,而況周頤的墓志銘就被吹捧為封建社會三大官吏楷模之一的況青天--蘇州知府況鐘之后。但是對照江西靖安況氏、江西高安況氏及湖南寶慶況氏族譜,臨桂況周頤先祖出自湖南寶慶府況氏,遠祖為江西高安況氏。墓志銘對況周頤先祖的源流敘述上有攀附傾向,對況周頤的一生經歷的敘述還是正確的。

  明末,其七世祖況一幾由湖南寶慶遷廣西,生太高祖況成武。而高祖況宏剛任廣西撫標右營把總,升千總,恩蔭一子,應授忠顯校尉,敕贈奮武郎,桂林營把總。曾祖況世榮,字纓傳,蔭七品太學生,賜贈中憲大夫。

  祖父祥麟,字皆知,號葵杠,嘉慶庚申(1800)恩科舉人,誥封奉政大夫,晉封中憲大夫。是個文學家,也是文字學,音韻學家,著有《紅葵齋詩草附詞》,《葵杠筆記》,《六書管見》。況祥麟為人和善,善迪后進,對晚輩的學識品行影響很大。祖母朱鎮,字靜媛,名門閨秀,敕封太孺人,誥封太恭人。能詩能詞,號稱“臨桂女史”,著有《澹如軒詩草》。

  父親況洵,字云衢,號瑜卿,邑廩貢生,候選訓導,歷署河池州學學正,西林縣學訓導,敕授修職郎,賜封文林郎,欽加內閣中書銜,誥封奉政大夫。母氏許,敕封孺人,賜封正七品太孺人,誥封太宜人。生母氏李,誥封太宜人。

  大伯況澍,字雨人,道光乙酉年(1825)舉人,己丑年(1829)進士,翰林院庶吉士,武英殿協修《康熙字典》,改刑部貴州司主事,升福建司員外郎,誥授奉直大夫。著有《東齋雜著》,《東齋詩集》。

  二伯況澄,字少吳,郡廩生,嘉慶戊寅恩科舉人,道光壬午(1822年)進士,曾任翰林院庶吉士,授戶部云南司主事,則例館提調,官江西司員外郎,福建司郎中,山東道,貴州道監察御史,兵科,刑科給事中,工科掌印給事中,巡視西城。簡放河南糧鹽道兩署,河南按察使。曾任道光甲午陜甘鄉試主考官,道光癸巳會試,道光辛卯順天鄉試同考官,道光庚子河南鄉試提調官。誥授中憲大夫。有《春秋屬辭比事記補》,《西舍詩文》《使秦記程集》,《雜體詩鈔》行世。

  三伯況詮,字怡卿,廩貢生,候選訓導,例授修職郎,敕贈文林郎,欽加內閣中書銜。

  胞兄吉生。胞姊三,長適靈川周廷揆,誥封正一品夫人;二姊適同邑黃俊熙,例贈正七品孺人;三姊適同邑周德溥,例封宜人。

  長子況維琦,字又韓,畫家。長女況綿初(維琚),嫁篆刻名家陳巨來。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清末四大家簡介_朱祖謀、況周頤、王鵬運、鄭文焯_聲律與體格并重_趣歷史之鄭文焯生平簡介,著有《大鶴山房全集》

  鄭文焯(1856~1918)晚清官員、詞人。字俊臣,號小坡,又號叔問,晚號鶴、鶴公、鶴翁、鶴道人,別署冷紅詞客,嘗夢游石芝崦,見素鶴翔于云間,因自號石芝崦主及大鶴山人,奉天鐵嶺(今屬遼寧)人,隸正黃旗漢軍籍,而托為鄭康成裔,自稱高密鄭氏光緒舉人,曾任內閣中書,后旅居蘇州。工詩詞,通音律,擅書畫,懂醫道,長于金石古器之鑒,而以詞人著稱于世,其詞多表現對清王朝覆滅的悲痛,所著有《大鶴山房全集》。

  生平簡介

image.png

  鄭文焯,奉天鐵嶺(今屬遼寧)人,嘗自稱山東人。如詞集《瘦碧詞》自署“高密鄭文焯”,詞集《比竹余音》自署“北海鄭文焯”。遠祖鄭康成,九世祖鄭國安于清初有戰功,屬漢軍正黃旗,父鄭瑛棨(字蘭坡),同治初任陜西巡撫。

  文焯生于清文宗咸豐六年(1856年),十三歲能畫指畫,吳昌碩曾在他的指畫《寒山子》上題贊:“一指蘸墨心玄玄,且園而后大鶴仙。我畫偶然拾得耳,對此一尺飄饞涎。鶴與梅花一屋住,有時與鶴梅邊遇。梅邊遇,興益賒。毫毛茂,翻龍蛇。”文焯青少年時期曾隨其父宦游山西和陜西一帶,享受過富貴公子的生活。大約在其20歲前后經歷了由富貴到貧窮的急劇轉變。其《己卯重九》云:“十載繁華一夢收,及時行樂且勾留。半瓶白酒消閑恨,滿目青山憶舊游。翠袖空沾知己淚,黃花須抽少年頭。一年一度逢佳節,忍賦新詩斷送秋”。

  光緒元年(1875)中舉,曾任內閣中書。因七次會試不中,遂絕意進取,自鐫私印“江南退士”,棄官南游。因喜愛吳中湖山風月勝景,旅居蘇州,為江蘇巡撫幕僚40余年。喜與文士交往,與朱祖謀唱酬無間。喜鶴,人見之,常一琴一書,一鶴舞于其間。辛亥革命后,以清遺老自居,又自比陶淵明。居住上海,專精醫學,行醫于漢口路福利公棧,兼賣書畫以自給。清史館聘為纂修,北京大學聘為金石學主任教授兼校醫職務,月俸金八百;皆婉辭不就。曾在除夕畫一老梅枝上數萼,忽生橫枝,懸大紅爆竹,是未經入畫之景,題為“春色春聲”。某軍長見而喜愛,愿以巨資購買,請題雙款,鄭文焯婉言謝絕。

  其家先世有藏書頗多,同治年間被水淹沒不少。以后繼續從事金石、書畫、古籍的購藏,名人手跋、點校本,遇見即購。藏書處有“大鶴山房”、“半雨樓”等,藏書印有“叔文校定”、“石芝西堪”、“鶴公過眼”、“江南退士”、“大鶴天隱者”、“樵風家世”等。晚年,所藏書大部分出售給人,自稱:物無久聚,終必散出,與其給兒孫出售,不如及身料理,尚能得相當代價。其手稿曾被康有為所得數種。編著《國朝著述未刊書目》。

  鄭文焯于62歲時死于吳門(蘇州)。1918年春卜葬于光福鄧尉。鄭逝世后五個月,朱古微、梁任公(超)、葉玉虎等八人上書內務總長錢能訓,致函江蘇省長轉吳縣知縣,請他們保護鄭墓,可見影響之大。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朱祖謀原名朱孝臧,晚清四大詞家之一生平簡介

  朱祖謀(1857—1931)原名朱孝臧,字藿生,一字古微,一作古薇,號漚尹,又號彊村,浙江吳興人。光緒九年(1883)進士,官至禮部右侍郎,因病假歸作上海寓公。工倚聲,為晚清四大詞家之一,著作豐富。書法合顏、柳于一爐;寫人物、梅花多饒逸趣。卒年七十五。著有《彊村詞》。

  生平簡介

  朱祖謀,浙江歸安(今湖州)埭溪渚上彊村人。父光第,曾官鄭州知州。童年愛好文學,隨父在河南生活。光緒八年(1882)中舉,光緒九年(1883)進士,改庶吉士,散館授編修,歷官會典館總纂總校、侍講學士、禮部侍郎、兼署吏部侍郎。光緒三十年(1904),出為廣東學政,因與總督不和,最后辭官,寓居蘇州,任教于江蘇法政學堂。

  光緒二十六年(1900),義和團包圍外國使館,董福祥部擊斃日本外交官。朱孝臧上疏反對仇教開釁,因觸怒西太后等,幾獲罪。次年《辛丑條約》簽訂后,以“忠心謀國”升為內閣學士,擢為禮部侍郎。是年秋,外放廣東學政。因與總督意見不合,引病退職,卜居蘇州。不久,被聘為江西法政學堂監督。

  宣統元年(1909),為弼德院顧問大臣,因病未赴任。辛亥革命后,隱居上海。袁世凱欲聘為高等顧問,一笑拒之,后在天津以君禮參拜廢帝溥儀,卒于上海。

image.png

  文學創作

  朱祖謀早歲工詩,風格近孟郊、黃庭堅,陳衍稱其為“詩中之夢窗(吳文英)”,可以樂“枵然其腹者”(《石遺室詩話》)。光緒二十二年(1896),王鵬運在京師立詞社,邀其入社, 方專力于詞。所受鵬運影響指教甚多。他將自己生平所學抱負,盡納詞中,頗有關系時事之作。如〔鷓鴣天〕《九日豐宜門外過裴村別業》、〔聲聲慢〕《辛丑十一月十九日,味耼賦落葉詞見示感和》、〔燭影搖紅〕《晚春過黃公度人境廬話舊》、〔摸魚子〕《梅州送春》、〔夜飛鵲〕《香港秋眺》等表現對維新派的同情,感慨光緒帝珍妃的遭遇,抒發壯懷零落、國土淪喪之感,悲惋沉郁。

  晚年雖詞境更趨高簡渾成,內容除偶及軍閥混戰情事外,多為遺老孤獨索寞情懷或流連海上歌場之作。他的詞取徑吳文英,上窺周邦彥,旁及宋詞各大家,打破浙派、常州派的偏見,“勘探孤造”(陳三立《清故光祿大夫禮部右侍郎朱公墓志銘》),自成一家。又精通格律,講究審音,有“律博士”之稱。所以被時人尊為“宗匠”,乃至被視為唐宋到近代數百年來萬千詞家的“殿軍”。王國維稱其為“學人之詞”的“極則”(《人間詞話》)。

  陳三立《朱公墓志銘》:“其詞獨幽憂怨悱,沈抑綿邈,莫可端倪。太史遷釋《離騷》,明其稱文小而其指極大,舉類邇而見義遠,其志潔故其稱物芳。固有曠百世與之冥會者,非可偽為也。”

  葉恭綽《廣篋中詞》二:“強村翁詞,集清季詞學之大成。公論翕然,無待揚榷。余意詞之境界,前此已開拓殆盡,今茲欲求於聲家特開領域,非別尋涂徑不可。故強村翁或且為詞學之一大結穴,開來后,應有繼起而負其責者,此今日論文學者所宜知也。”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王鵬運晚清官員、詞人生平簡介,與況周頤、朱孝臧、鄭文焯合稱“清末四大家簡介_朱祖謀、況周頤、王鵬運、鄭文焯_聲律與體格并重_趣歷史”

  王鵬運(1849—1904),晚清官員、詞人。字佑遐,一字幼霞,中年自號半塘老人,又號鶩翁,晚年號半塘僧鶩。廣西臨桂(今桂林)人,原籍山陰(今浙江紹興)。同治九年舉人,光緒間官至禮科給事中,在諫垣十年,上疏數十,皆關政要。二十八年離京,至揚州主學堂,卒于蘇州。

  工詞,與況周頤、朱孝臧、鄭文焯合稱“清末四大家簡介_朱祖謀、況周頤、王鵬運、鄭文焯_聲律與體格并重_趣歷史”,鵬運居首。著有《味梨詞》、《騖翁詞》等集,后刪定為《半塘定稿》。王鵬運曾匯刻《花間集》及宋、元諸家詞為《四印齋所刻詞》。

  簡介

  王鵬運:原籍山陰(今浙江紹興),高祖王云飛遷家至廣西臨桂,父親王必達開始以臨桂縣籍應試,自此為臨桂人。王必達歷任江西、甘肅等地知縣、知府、按察使等職。

  他自號半塘老人、半塘僧鶩、鶩翁。時值壯年并不老為何取號老人呢?他說:“古詩上云,父母在,恒言不稱老。余一身不幸,幼年失母,中年失父,令人心悲,人不老心已碎,自稱老人是用來銘記我的不幸啊!”“我是父母的體魄所依,有父的一半,有母的一半,所以謂為半塘。”王鵬運的愛妻曹氏先他而去,雖無嗣,妻生前他不納妾,妻亡后不續弦。據說王鵬運曾找到一位算命先生推算他的八字,算命先生算后嘆道:“心高命平,是半僧人命也。”王鵬運聽了,就把半僧作為自己的號了。一位老人為他占卜,曰“刻鵠類鶩”,意為本來想雕刻天鵝卻雕刻成了鴨子。王鵬運傷心地說:“我愧不能像天鵝一樣高飛藍天,只好把自己當成鴨子一樣藏在水草叢中,少惹事生非了。”所以他又把鶩翁作為別號之一。

image.png

  清朝咸豐八年(1858年),王鵬運10歲時隨父到江西。同治九年(1870)回原籍臨桂參加在桂林貢院舉行的廣西鄉試,中第28名舉人。第二年進京考進士名落孫山,之后滯留京城。十三年(1874)經朋友引薦官內閣中書,期間六次科考,均落榜。最后一次進士落榜后,已過三十而立之年。

  王鵬運在內閣中書任上十多年,到光緒十一年(1885)才提拔為內閣侍讀,先后直實錄館。光緒十九年(1893)授江西道監察御使,升禮科給事中,轉禮科掌印給事中。 彈劾諫諍有直聲,曾上書反對西太后光緒帝駐蹕頤和園、請辦京師大學堂等,他還彈劾過上至各親王下至翁同龢等要臣,一生奏議等身。他支持并參與康有為的改良主義運動,康有為未受知于光緒帝之前,奏折多由他代上,屢次抗疏言事,幾罹殺身之禍。光緒二十八年(1902),王鵬運離京南下,寓揚州,主儀董學堂,并執教于上海南洋公學,光緒三十年(1904)六月因病在蘇州去世,享年56歲。光緒三十二年(1906)家人將他的靈柩護送回桂林,安葬在東郊王氏家族墓地。

  成就

  王鵬運初嗜金石,20歲后始專一于詞,成就突出,在詞壇聲望很高,與鄭文焯、朱孝臧、況周頤合稱為“晚清四大家”。由于他大力倡導詞學,且能獎掖后輩,著名詞人文廷式、朱孝臧、況周頤等均曾受其教益。他力尊詞體,尚體格,提倡“重、拙、大”以及“自然從追琢中來”等,使常州詞派的理論得以發揚光大,并直接影響當世詞苑。況周頤的《蕙風詞話》許多重要觀點,即根源于王氏。晚清詞學的興盛,王氏起了重要作用。

  其早年詞與王沂孫為近,多寫身世之感,如〔百字令〕《自題畫像》等。甲午至辛丑間(1898~1901)身為諫官,并與文廷式等唱和,頗有傷時感事之作,詞風近辛棄疾。如〔祝英臺近〕《次韻道希感春》、〔謁金門〕”霜信驟“、〔滿江紅〕《送安曉峰侍御謫戍軍臺》等,蒼涼悲壯,饒有壯夫扼腕之概。他同朱孝臧、劉伯崇合作的《庚子秋詞》,也不乏對國勢衰微的深沉悲憤。但是,他的作品,更多的還是反映了對清廷江河日下趨勢的無可奈何的哀嘆。有的詞用典過多,不免流于晦澀。

  王鵬運用了30年的時間,校勘《花間集》以及宋元諸家詞為《四印齋所刻詞》和《四印齋匯刻宋元三十一家詞》,又校刻《吳夢窗詞》。他用漢學家治經治史的方法以治詞,校勘精審,向為學者所稱道。

  著有《袖墨集》、《蟲秋集》、《味梨集》、《鶩翁集》、《蜩知集》、《校夢龕集》、《庚子秋詞》、《春蟄吟》、《南潛集》,統名《半塘詞稿》。晚年刪定為《半塘定稿》2卷,《剩稿》1卷。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
結語

詞律論是"晚清四大家"詞學理論的重要內容.四大家針對晚清詞壇普遍輕視詞體音韻聲律的現象,提出"聲律與體格并重",對詞體的聲律特性、唐宋詞人佳作的聲律作用等問題多有闡述,在當時產生了積極的影響。

相關新聞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