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皇帝怎么死的 道光皇帝是一位怎樣的君主呢?
趣歷史 責任編輯:lijian 2013-08-30 13:09:05 道光 嘉慶 乾隆 雍正 康熙 順治 皇太極 努爾哈赤

  1850年2月25日中午,道光帝駕崩,終年69歲,廟號宣宗,葬清西陵慕陵。臨終,道光帝立儲封王,反映了他抉擇的艱難,也給后人留下了無窮的遐想。另外,一生節儉的他為何兩修陵寢?我們又應該怎樣評價這位生于盛世、死于憂患外侵之時的道光皇帝呢?

  【道光西去,咸豐登基】

  道光執政后期,政治經濟諸多方面都有所起色。

  這段時間地方官報喜不報憂,道光帝的心情也逐漸好轉,他度過了一段相對安寧、祥和的時光。

  一方面,兩廣總督徐廣縉“圓滿”地解決了英國人要求進入廣州城內居住的風波,使他感到曾經痛心疾首的“夷務”也在朝好的方向發展;另一方面,道光帝獲得了一個大財源——海關稅收。作為一個大陸民族和農業國家的君主,他本來沒有對此寄予厚望。

  令道光帝沒想到的是,海關稅收不但穩定,而且逐年上升,再加上精打細算,他勉強度過了19世紀40年代的財政難關,并且又攢下了近二百萬兩白銀,這在康乾盛世時期不值一提,可在當時卻意義重大。道光派重兵不分晝夜,嚴加看守,他知道,千萬不能再讓庫兵給偷了。

  其實,這一切都是假象,大清王朝這條千瘡百孔的破船即將駛進形勢更加嚴峻的激流險灘,遭遇那場前所未有的暴風驟雨、驚濤駭浪。

  道光二十九年(公歷1849年),葡萄牙強占了澳門,這是繼割讓香港之后,又一件損害國家主權與領土完整的大事,地方官未敢上報。此時,洪秀全的拜上帝會在廣西已經擁兵數萬,正蓄勢待發,地方官不屑一顧,也未向他報告。同時,受挫于廣州入城事件的英國人正秘密謀劃著新的侵華計劃,這個時候,各地官員報喜不報憂,大清整個統治藍圖被粉飾了。大清的統治者道光落了個心靜,自然也就被蒙在了鼓里。總之,從上到下,一片麻木,對即將到來的暴風驟雨缺乏應有的敏感。

  道光二十九年十二月十一(公歷1850年1月23日)午后,皇太后去世了,終年74歲。《清宣宗實錄》記載道光帝“哀慟號呼,擗踴無數……哭無停聲,水漿不御,王大臣等伏地環跪,懇上節哀,上悲痛不能自已,左右皆弗忍仰視”。

  所謂“擗踴”就是頓足捶胸。道光帝哭得呼天搶地,頓足捶胸,一連幾天別說吃飯,連水都不喝。這可嚇壞了臣子,畢竟道光帝年近古稀,怕他再有個三長兩短。王公大臣、皇子、嬪妃紛紛下跪,哀求道光帝國事為重,保重龍體。

  此時的道光帝已經68歲了,他白天以一國之君的身份操持大喪,晚上以孝子身份結廬守孝——在靈堂旁邊鋪設草苫,席地而寢。這時北方嚴冬,滴水成冰,大殿里冷得像個冰窖,年近七十的老人哪里受得了這份兒罪,大家苦苦哀求請他回宮,均被拒絕。由于勞累、受寒,再加上營養不良(國喪期間每天只能食薄粥),道光帝病倒了。

  十二月二十一,道光帝決定將皇太后靈柩停放在圓明園。移靈的這天,一身孝服的道光帝抱病步送靈柩出城,然后騎馬趕往圓明園,在園門外跪迎。皇太后梓宮被安置在圓明園綺春園迎暉殿,道光帝又令人在慎德堂鋪上白氈、燈草褥,在里面守孝。

  就在這哀戚之中,道光迎來了他在位三十年的新年,也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年。他已經69歲了,在人均壽命35歲的清朝,這應該是高壽了。

  皇太后靈柩的終點是易縣的清西陵。正月初五,道光帝終于答應了大臣們的一再請求,決定放棄親自將皇太后靈柩送到西陵的計劃。此時的他臥在燈草褥子上,病得已經爬不起來了,只能有氣無力地哀泣著。

  正月十一,道光在上年江蘇江寧(今南京市)等地遭受水災情況的奏折后批示:暫停征收災區賦稅。這是他三十年治國,處理的最后一件政事。

  道光帝本來就有小恙,至此已經演變成肺病,由于年事已高,抵抗力下降,迅速惡化,終于不治。道光三十年正月十四,公歷是1850年2月25日,道光王朝的大幕很落寞地落下了。

  這天中午,道光帝逝世于圓明園的慎德堂,終年69歲。《清史稿》稱“宣宗春秋已高,方有疾,居喪哀毀,三十年正月崩”。距太后的死僅一月有余,可以說他直接死于這場喪事。臣子們嚎哭著脫下了道光帝的一身重孝,為他換上皇帝的壽衣。

  在道光帝逝世的前六個小時,他宣布了大清王朝新一代君主的人選。

  此時的道光帝已經不能說話,但由于回光返照,神志還算清醒,而且按照清朝的秘密立儲方法,他早在五年前完成,此時需要的僅是揭曉謎底而已。

  早晨六點鐘的圓明園還籠罩在黑暗之中,但慎德堂中卻是燈火輝煌,御前大臣、內務府大臣、軍機大臣、近支親貴、所有皇子當著生命垂危的道光帝的面,準備公鐍匣,領受立儲諭旨。

  太監捧來了鐍匣,這是一個長寬厚為32××厘米的楠木匣子,無鎖,上貼封條,封條上寫著“道光二十六年立秋”八個字。總管內務府大臣文慶奉旨在眾目睽睽之下撕開封條,打開鐍匣,發現里面有兩道用朱筆寫成的十分簡練的密旨,其中一道密旨漢字旁注有滿文。于是,他拿起這道密旨高聲宣讀:“皇六子奕訢”,現場鴉雀無聲,文慶接著念道:“封為親王,皇四子奕詝立為皇太子。”

  隨即宣布了第二道密旨:“皇四子奕詝著立為皇太子,爾王大臣等何待朕言,其同心贊輔,總以國計民生為重,無恤其他。”

  奕詝磕頭大哭,群臣也紛紛下跪表態擁護新君。生離死別之時,所有的恩怨都將煙消云散,所有的感情化作淚珠,盡情地揮灑著。慎德堂屋檐上的烏鴉被驚得拍翅而起,低回盤旋在庭院之中。

  道光帝將封奕訢為親王寫入立儲諭旨,可見他在選擇儲位上的為難,這令奕詝尷尬,令奕訢傷感,也給后世史家以無窮的猜想。道光帝之所以這樣寫,既是對奕訢歉疚之情的表示,更是對愛子的一種保護。

  道光帝考慮立儲之事是在鴉片戰爭結束后,經過幾年考慮,道光二十六年(公歷1846年),他下定主意,密定儲位。他共有九子,按照清王朝的家法,凡是皇帝之子,不分嫡庶,均有入承大統的可能。說起來,道光帝選擇的余地很大,但若加深究,其結果并非如此。

  在道光帝考慮繼承人選的時候,長子、次子、三子早已不在人世;第五子又過繼給了兄弟;而七子奕譞、八子奕詥、九子奕譓尚在襁褓之中,品格、能力、體質諸多方面均無從考察。可供選擇者只有四子奕詝和六子奕訢兩人。

  如果讓道光帝在這二子中擇一而立,也是一個艱難的選擇。二人均為庶出(奕詝出生時其母尚不是皇后),在年齡上僅差一歲,同在上書房讀書,各有所長。奕訢的長處是天資聰穎,在兄弟中首屈一指,“就傅日授千言,少讀即成誦”,同時他又常習武功,操練刀法,可以說是文武雙全,為此道光帝特賜白虹刀,可見對他器重有加。

  總之,奕訢是道光帝的寵兒,與奕詝比較起來,他更受父親偏愛。可道光帝為什么最終沒有選擇奕訢作為繼承人呢?

  對此,史學界一般常提這段史料:道光二十六年三月,皇帝校閱南苑,“諸皇子皆從,恭親王奕訢獲禽最多,文宗未發一矢。問之,對曰:‘時方春,鳥獸孳育,不忍傷生以干天和。’宣宗大悅,曰:‘此真帝者之言!’立儲遂密定”。

  這段史料的意思是道光帝帶著諸皇子打獵,奕訢收獲最大,奕詝干脆沒開弓。面對父皇的詢問,奕詝認為春天是鳥獸孕育的季節,他不忍心殺生,否則會改變大自然的平衡與和諧。道光帝認為這才是真正的帝王所應說的話,因為帝王大權在握,生殺予奪,無人監督,具有一顆仁慈的心是十分必要的。于是,道光就決定選他做太子。人們認為此計出自奕詝的師傅杜受田。

  我感覺這段史料可信度很小,原因主要有下列三條:

  1、滿族尚武,以射獵多者為能,而且南苑行獵是奉旨行事。奕詝打不著獵物已屬無能,不知慚愧,反而指責獵殺是“傷生以干天和”,是不是有指責父皇道光帝之嫌。況且,“傷生以干天和”這話很重,一位皇子豈敢隨便說出。

  2、清朝在皇子教育時,并非一位老師只教一個皇子,一般是一位老師教所有皇子,無論誰作皇帝,都是自己的學生,做老師的完全沒有必要偏袒其中一位皇子,從而承擔風險。

  3、此事官書不載,檔案不記,當事者不言,最早起自野史傳聞與附會之言,由此也可判斷,可信度極低。

  我認為道光帝之所以選擇奕詝,原因應該有三:

  1、與奕訢相比,奕詝沒有大的弱點,而且更加老成持重;

  2、在道光帝連喪三子之后,奕詝就是長子,在封建宗法社會中,長子的地位是很高的;

  3、奕詝是孝全皇后所生,這位皇后備受道光帝寵愛,又因婆媳關系死得不明不白。孝全皇后死時,奕詝僅僅10歲,立奕詝為皇太子,或許道光有愧對皇后的考慮。

  道光帝去世的次日,奕詝即皇帝位,以明年為咸豐元年。傳統史家對咸豐帝的評價在其父祖之上,認為其資質在清代諸帝里可居中流偏上,缺憾是體質薄弱而又縱情聲色,因此英年早逝,逝世時年僅31歲。

  而奕訢卻活到了光緒二十四年(公歷1898年),終年67歲,成為大清王朝最后一位辭世的皇子。此時距道光帝逝世達48年,距咸豐帝逝世達37年。他在咸豐一朝備受冷遇,直到咸豐去世,他利用慈禧與肅順的矛盾,與慈禧聯手發動北京政變,終于以議政王的身份掌握國家政權,一度成為清王朝的“政府首腦”。

  其間奕訢重用湘淮軍閥,引進西洋長技,使清王朝出現了回光返照的“同光中興”。假如道光帝選定奕訢為皇太子,那么他將有可能在位五十年,僅次于康熙乾隆,這樣一來,歷史上就沒有北京政變、垂簾聽政、帝后黨爭之類的變動及由此而給歷史帶來的影響,中國近代史必將改寫!

  一次“偶然”的抉擇而影響到歷史進程的“必然”,于此可見深矣!

  幾天后,咸豐帝頒布《道光遺詔》,這是以道光的名義,對道光30年治國的自我總結,對一生勤政愛民、崇尚節儉、平定西陲等功績做了渲染,對鴉片戰爭的失敗也作了辯解。

  咸豐帝確定道光帝廟號“宣宗”,謚號為“效天符運立中體正至文圣武智勇仁慈儉勤孝敏成皇帝”。

  道光帝葬于清西陵,陵名為慕陵。

  慕陵的選址和建造,頗多波瀾,與道光帝嚴守祖制、崇尚節儉的初衷大相徑庭。

  按照中國古代帝王營建陵寢的慣例,道光帝在即位以后就著手陵寢的選址工作。清代皇帝陵寢在關內有兩處,即清西陵和清東陵。按乾隆帝制定的“父子分葬,選分東西”的祖制,道光帝應該隨祖父乾隆帝埋葬在清東陵。

  道光初年,莊親王綿課帶隊,領著由朝廷重臣、風水先生組成的探陵隊伍,浩浩蕩蕩開赴東陵,幾經斟酌,在寶華峪選中了一塊“吉壤”。陵寢工程于道光元年冬開工,道光七年(公歷1827年)九月竣工,工程造價二百萬兩白銀。

  在陵寢的建設過程中,發現此處地下水位較淺,地宮出現滲水問題。眾臣對此一籌莫展。此時保險的辦法是重新選址,但負責修陵的大臣英和深知一旦前功盡棄,前期大筆投資全部泡湯,而且涉及風水問題與皇家忌諱,道光帝肯定會怪罪下來,不僅逃脫不了干系,還將被追究刑事責任,所以,他決定硬著頭皮干到底。

  英和命令工匠在施工時,采取防水措施,力求蒙過皇帝的驗收。陵寢竣工后,道光帝親臨現場驗收,可道光帝對工程驗收一點不懂,是個十足的門外漢,他看到陵寢氣勢恢宏,自然也就很感滿意了,重賞了主持修陵的各位大臣,并主持了孝穆皇后鈕祜祿氏的棺槨遷葬一事。鈕祜祿氏是道光帝的原配,死于嘉慶十三年,道光帝即位后,追封為皇后。由于她去世時道光尚未登基,也沒有修建陵寢,當時葬于京郊的王佐村,道光即位后才遷葬于此。

  道光八年秋,道光帝前往東陵謁陵,拜謁了順治帝的孝陵、康熙的景陵和爺爺乾隆帝的裕陵后,突發奇想,決定到自己的陵上去看一看。這一看非同小可,原來修陵大臣搞的這個“豆腐渣”工程已經漏洞百出,地宮成了“積水潭”,積水已經漫過了“寶床”(放置棺槨的石臺)。“孝穆皇后”的棺木如水中孤舟,下半截泡在水里,霉濕得不成樣子。

  道光帝趕緊命人將孝穆皇后的棺木從地宮起出,移到陵寢的地面殿宇里安放,然后哭著向死者致歉。回到北京后,道光大罵修陵大臣“喪盡天良”,下旨嚴辦。當年負責選陵址和主持施工的大臣全部被捕下獄,查抄家產。道光帝怒火燒身,本想殺了主持修陵的英和,但被太后苦苦勸住。他雖逃過一死,但跟兒子一起被發配到黑龍江服苦役。

  道光帝已經沒有在清東陵繼續選址的信心,他派人到易縣的清西陵選擇陵寢之地,最后選定龍泉峪為新的陵址,開工建設。一個人總不能有兩處陵寢,英和等人搞的這個“豆腐渣”工程還得拆掉。僅拆除工程就歷時兩年,拆下的材料除部分用于新陵寢的建造外,大部分因“風水”關系而運出陵區,就地掩埋。后來咸豐帝陵寢修建就利用了這次拆下的部分材料,那時國難當頭,已不能講究了。

  道光中葉,新陵寢完工,規模不大,沒有方城、明樓、大碑亭、石象牲等建筑。但再次建陵,君臣上下鑒于前次教訓,不敢馬虎,故工料相當講究,工程精細程度超過了雍正的泰陵和嘉慶的昌陵,在清西陵中首屈一指。尤其隆恩殿的建筑工藝精巧絕倫,大殿全用硬度極高的金絲楠木構成,不飾油彩,保持原木本色,微風襲來,幽香陣陣,隆恩殿的梁柱、檁枋、藻井、天花板遍雕龍頭和游龍,形成“萬龍聚會,龍口噴香”的氣勢,可謂別具一格。

  慕陵圍墻不掛灰、不涂紅;大殿不貼金,不繪彩,本是節儉之意,建成后,典雅肅穆之感出人意料,再配以藍天白云,遠山近水,頗有一種古樸超然的情趣。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大家都在搜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