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漢武帝:為何臨終前處死所有年輕有子的妃子?
趣歷史 責任編輯:zhaoxiaoyan 2014-08-30 15:06:27 陳阿嬌

  漢景帝有五個妻妾,分別是栗姬程姬、唐姬、賈姬和王夫人。此前,漢景帝曾有薄皇后,只是當了六年皇后就死了,沒有子嗣。漢景帝廢了栗姬所生的太子之后,立王夫人所生的劉徹為太子,這就是后來的漢武帝

  楊縣人郅都以郎官的身份服事漢文帝。到了景帝時代,郅都當了中郎將。一次,他跟隨景帝到上林苑。賈姬到廁所去,野豬突然闖進廁所。景帝用眼示意郅都去救,郅都不肯行動。景帝便親自拿著武器去救賈姬,郅都跪在景帝面前說:“失掉一個姬妾,還會有個姬妾進宮,天下難道會缺少賈姬這樣的人嗎?陛下縱然看輕自已,而天下和太后怎么辦呢?”景帝停住了腳步,回轉身來,恰好野豬也離開了。竇太后聽說后,賞賜郅都黃金百斤。郅都后來官至中尉(相當于現在的公安部長),行法不避貴戚,不發私書,不接受饋贈,勇悍公廉,敢于直諫。長安城的貴族都不敢正眼看他,送他一個外號“蒼鷹”。可惜的是,這種敢于頂撞皇帝、敢于直言的官員,后來越來越少見了。

  大體說來,無論是劉邦還是漢文帝、漢景帝,他們后宮女子還是有數的。但這種情況到了漢武帝時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漢武帝當政54年,在此期間,他大規模擴大后宮人數。太初四年(前101年),明光宮建成之后,漢武帝立即選燕趙美女兩千充后宮,所選的都是15—20歲的妙齡女子。元帝時期,大臣貢禹在奏章中介紹了歷代皇帝后宮的情況,說:古者宮女不過九人,到漢高祖、文帝、景帝時,還遵循古時的節儉之風;漢武帝時,則多取好女至數千人,以填后宮。

  不過,漢武帝后宮中,史料記載比較多的,還是第一任皇后陳阿嬌、第二任皇后衛子夫,還有王夫人、李夫人、尹婕妤、刑夫人、鉤弋夫人等。

  金屋藏嬌,并非戲言

  班固在《漢書》中說:漢武帝劉徹3歲時,就被封為膠東王。在做膠東王期間,一次,他的姑媽長公主劉嫖把他抱在膝蓋上問:“想不想娶媳婦?”劉徹回答說:“想。”長公主就指著在旁侍侯的一百多人問:“要哪一位?”劉徹說:“都不要。”最后,長公主指著女兒陳阿嬌問:“阿嬌合適嗎?”劉徹笑著回答說:“好!若得阿嬌作婦,當作金屋貯之也。”這一妙語后來演化為典故——金屋藏嬌。

  雖然故事可能有演繹的成分,但歷史上劉徹在6歲的時候,確實與10歲的陳阿嬌訂了親。之后,長公主在立劉徹為太子這件事上出力不少。劉徹做了皇帝之后,就立陳阿嬌為皇后,但一直沒有兒子。

  一篇《長門賦》,阿嬌重獲寵幸

  陳阿嬌自恃有功于皇上,驕橫高傲。聽說衛子夫大受親幸,陳阿嬌非常氣憤,一哭二鬧三上吊,尋死覓活,還幾次整得衛子夫差點死去。這讓漢武帝很不高興,逐漸疏遠了陳皇后。

  據說,為了重新獲得漢武帝的寵幸,陳皇后曾用重金約請司馬相如寫《長門賦》,呈給漢武帝看。漢武帝看了以后,深為感動,陳皇后重新受寵。

  歷史是否真的如此?《昭明文選》編者寫的《長門賦序》云:“孝武皇帝陳皇后時得幸,頗妒。別在長門宮,愁悶悲思。聞蜀郡成都司馬相如天下工為文,奉黃金百斤為相如、文君取酒,因于解悲愁之辭。而相如為文以悟上,陳皇后復得親幸。”

  從《長門賦序》中可以看出,該賦是陳皇后以重金約司馬相如寫給漢武帝看的,結果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漢武帝看后,改變了對陳皇后的看法,陳皇后重新得幸。司馬相如的《長門賦》何以能起到這么大的作用,除了漢武帝對司馬相如賦的喜愛之外,這篇賦確實寫得很成功。文章開頭,先寫陳皇后失寵后的形象:“魂逾佚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獨居。”讓人讀來極覺可憐同情。而后寫陳皇后期待著漢武帝的幸臨,甚至她“登蘭臺而遙望兮”,聽到“雷殷殷而響起兮,聲象君之車音”,聽到雷聲,竟然以為是武帝車輦來看她的聲音。寫得情真意切。

  當然也有人認為,這只是司馬相如或者后人為了增強這篇賦的感染力、知名度而杜撰的故事。

  無論如何,陳阿嬌重新受寵是真的。只是后來她對衛子夫施用巫蠱之術,甚至詛咒漢武帝,漢武帝發覺后廢了陳皇后,立衛子夫為皇后。

  陳皇后的母親長公主多次在武帝的姐姐平陽公主面前抱怨說:“皇帝沒有我就不能即位,過后竟拋棄了我的女兒,怎么這樣不自愛而忘了呢!”平陽公主說道:“是沒有兒子的緣故才廢的。”于是,長公主為陳皇后遍尋名醫,求醫所費有九千萬之多,然而終未能生子。

  生女無怒,歌姬受寵

  衛皇后字子夫,原是平陽公主的歌姬。漢武帝即位,幾年沒有兒子。平陽公主挑選了十幾個良家女子,留在家里認真調教。一次,漢武帝在灞上參加除災求福的儀式回來,順便到平陽公主家。公主讓侍奉的美人都出來見武帝,但沒想到武帝都不喜歡。飲酒之后,歌姬進來,武帝看后,唯獨喜歡衛子夫。這天,武帝起身上廁所,子夫在衣帽間侍奉,得到親幸。武帝回到座位上,特別高興,賜給平陽公主黃金千斤。公主趁機奏請,把衛子夫奉送入宮。沒想到,子夫入宮一年多,竟然沒有再得親幸。過了一段時間,武帝把不準備留用的宮女挑出來,讓她們出宮回家。衛子夫得以再次見到武帝,哭泣著請求出宮。皇上心生憐惜,再次親幸,這次有了身孕。這樣一來,衛子夫一天比一天受尊寵,共生了三個女兒一個兒子。兒子名叫劉據,后被立為太子。

  衛子夫立為皇后的時候,她的弟弟衛青號稱大將軍,因抗擊胡人有功,被封為長平侯。衛子夫的姐姐衛少兒生的兒子霍去病,因有戰功被封為冠軍侯,號稱驃騎將軍。衛氏的親族以軍功起家,有五人被封侯,于是當時流傳了一個歌謠:“生男無喜,生女無怒,獨不見衛子夫霸天下!”也就是說:“生子不必太高興,生女莫把怒氣發,難道沒有看到衛子夫霸天下!”

  衛皇后年老色衰之后,趙國的王夫人受寵,其子被封為齊王。王夫人早逝,之后,中山李夫人受寵。漢武帝晚年,衛太子事件之后,漢武帝派人去收衛子夫的皇后印綬,衛子夫伏劍自殺。

  李夫人:北方有佳人,傾國又傾城

  李夫人的哥哥李延年精通音律,在宮中伺候漢武帝。一次,他唱道:“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漢武帝聽了以后十分艷羨,嘆息說:“難道真的有這么漂亮的人嗎?”平陽公主就告訴漢武帝,李延年有一個妹妹很有姿色。于是,漢武帝讓李延年將他妹妹帶來,一看,確實美麗非凡,就留在宮中。李夫人深受寵幸,生了一個兒子,起名劉髆,被封為昌邑王

  一次,漢武帝到李夫人宮里,突然覺得頭皮發癢,順手取過李夫人頭上的玉簪子撓癢。第二天,武帝用玉簪撓頭的韻事就傳遍了京城,可見當時宮禁還不是很嚴。一時間,無論是宮里的嬪妃宮女,還是長安城里的貴姬命婦,人人用玉簪子撓頭,長安城的玉價因此翻了好幾倍。人們給這種玉簪子起了個好聽的名字,叫做“玉搔頭”。

  漢武帝與李夫人

  李夫人的身體很弱,生兒子昌邑王劉髆的時候得了產科病,沒多久就死了。李夫人生病的時候,漢武帝親自去伺候。她用被子蒙著臉說:“我生病時間很久,容貌已經大不如前,不能再讓皇上看了。唯一的心愿是將我的哥哥和弟弟托付給皇上。”漢武帝說:“夫人已經病重,很可能這次見面就是永別了。”李夫人說:“我沒有化妝,不敢見皇上。”漢武帝再次要求見一面。李夫人轉過臉朝里哭泣,卻始終不讓漢武帝見她。最后,漢武帝很不高興地起身走了。

  漢武帝走后,李夫人的姐姐埋怨她為何讓皇上這樣不高興?李夫人回答說:“我們這些以色伺候人的,色衰而愛弛,愛弛則恩絕。沒有了美好的容貌,一切也就都沒有了。皇上之所以對我念念不忘,是因為我以前的容顏在他心目中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如今我的容貌已經毀壞了,皇上見到之后,肯定會唾棄我,怎么可能還照顧我的兄弟呢?”

  李夫人看來是摸準了漢武帝的心理,甚至可以說是摸準了天下男人的心理。她死去之后,漢武帝思念不已,親自寫了一篇《悼李夫人賦》,情深動人。

  李夫人死后,哥哥李延年因精于音律而得寵,封為協律官,負責管理天下的歌舞藝人;長兄李廣利被封為貳師將軍,伐大宛獲勝而歸,封海西侯。但后來李延年淫亂后宮,李廣利投降匈奴,李家自此被滅族。漢武帝死后,被漢武帝欽點的輔佐大臣霍光追封李夫人為孝武皇后。李夫人生前沒有被冊封為皇后,但她是漢武帝最喜歡的女子,因此這一舉措頗合漢武帝生前之意。

  “昨日黃土壟頭堆白骨,今宵紅絲帳里臥鴛鴦。”李夫人去世后不久,又有尹婕妤、邢夫人等交替受寵,然而她們都是以歌女的身份得見武帝,不是出身于王侯之家,身份無法和皇帝匹配。尹夫人與邢夫人同時被親幸,但武帝有詔,令兩人不能相見。有一次,尹婕妤請求武帝,希望能見邢夫人。武帝答應了,他先讓另一位夫人修飾起來,跟隨的侍從有幾十人,假冒邢夫人來到面前。尹婕妤走上前去見她,說:“這不是邢夫人。”武帝說:“為什么這樣講呢?”尹夫人回答說:“看她的身段、相貌、姿態,不足以匹配皇上。”于是武帝下令,讓邢夫人穿上舊衣服,單獨前來。尹婕妤遠遠看見她,就說:“這才是真的。”難過得低頭哭泣,因自己不如邢夫人而傷心。

  漢武帝害怕因為漢昭帝年紀小而出現呂后專政那樣的事情,臨死前,將所有為自己生過孩子的后宮女子,全部處死。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