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慶齡宋美齡反目成仇? 揭兩人的最后一次見面
趣歷史 責任編輯:xuyajun 2015-01-13 10:03:09 宋慶齡 宋子文 孫中山 宋美齡

  宋慶齡研究專家何大章的文章《晚年隔海相望的宋氏三姐妹》,對晚年的宋氏三姐妹之間的親情,特別是國共內戰結束、蔣介石退踞臺灣以后的情況,作了詳盡敘說。本版內容摘自該文。

  三姐妹天各一方,思念綿長

  最早離開中國大陸的是大姐藹齡。1944年7月9日,她和美齡同機前往巴西治療蕁麻疹。慶齡到機場送行。但她萬萬沒有想到,這次送行是她和大姐的永別。9月藹齡從巴西抵美,1946年便正式定居美國。

  1947年6月15日,藹齡寫給慶齡,說她覺得自己的病情很嚴重,可能會死。她對慶齡說:“作為妹妹,你一直是那么的和藹和可愛,我想要你知道現在我比以前更加喜歡你了。”“如果我有什么不測的話,請記住我非常愛你。”

  1948年11月28日,美齡由上海乘機赴美,為正在國共內戰中苦苦掙扎的蔣介石爭取美援,就此也永遠地離開了中國大陸。

  1949年5月19日,宋美齡和宋子良從美國寫信給慶齡:“最近,我們都經常想起你,考慮到目前的局勢,我們知道你在中國的生活一定很艱苦,希望你能平安、順利。……如果我們在這兒能為你做些什么的話---只要我們能辦到,請告訴我們。我們倆都希望能盡我們所能幫助你,但常感到相距太遠了,幫不上忙。請寫信告訴我們你的近況。”這也是她與慶齡之間的最后一封通信。1950年1月13日,美齡抵達臺北。至此三姐妹天各一方。

  在這以后,慶齡和藹齡還有過信件往來,但似乎只有過一次。1957年,藹齡接到了慶齡的信,請她盡快回國相聚。這封信很有可能是通過朋友帶去的。因為同時,藹齡收到了慶齡的禮物。

  1969年2月底,宋家六兄妹中年紀最小的宋子安因腦溢血在香港去世。遺體運回舊金山,于恩典大教堂舉行追思會。除了慶齡之外,宋家兄弟姐妹全數到場。子安與慶齡一向感情最好,但是正趕上極左的“文化大革命”,宋慶齡根本不可能到沒有外交關系的頭號帝國主義國家去參加弟弟的葬禮。

  三姐妹赴紐約參加宋子文葬禮突生變故,無緣重逢

  1971年,正在中美關系急劇升溫的當口,4月25日宋子文在美國舊金山突然去世。28日,宋子文的遺體運回紐約,決定于5月1日在紐約市中心教堂舉行喪禮。

  北京當天回電通知美國:“宋慶齡副主席赴美參加宋子文的葬禮,由于中美尚未建交,沒有直達航班,現在通過美國航空公司聯系專機,經倫敦飛美國。”同時,尼克松總統也得到消息,宋藹齡將來參加胞弟的葬禮; 宋美齡已經乘專機由臺灣起程來美,當晚在夏威夷休息,擬在翌日直飛紐約。看來三姐妹的團聚馬上就會成為現實了。

  但事情突然出現變故,美齡在抵達夏威夷后,接到蔣介石的急電,請她暫不飛紐約。疑惑中,美齡買來當天的美國報紙,得知慶齡也準備來美參加葬禮,于是立即打電報通知了藹齡。美齡停留在夏威夷,不肯向前再走一步。這時,宋子文夫人張樂怡又接到電話:藹齡臨時決定不參加胞弟葬禮。

  就在宋子文葬禮的前一天,中國政府通知美方,由于包租不到專機,宋慶齡副主席不能應邀赴美參加葬禮了。美方立即把宋慶齡不來奔喪的消息通知蔣、孔兩家,希望大姐藹齡、小妹美齡能趕來參加葬禮,并指出這無論對死者還是生者都是一種安慰。但由于擔心是“統戰陷阱”,美齡索性掉頭飛回臺北。就連定居在美國的藹齡也仍然猶豫不決。為了等待藹齡的到來,宋子文的葬禮由上午改在下午進行,但最后仍然落空。宋氏三姐妹失去了最后一個團聚的機會。

  晚年宋慶齡渴望與美齡相見

  宋慶齡的身體也一年不如一年,多種病癥的折磨,常常使她痛苦不堪。而越到晚年,她對美齡的思念就越發強烈。由于政治的原因,當時她還不能夠公開表達這種感情。她精心地收藏著藹齡、美齡給她的每一封信。她還經常拉開辦公桌的抽屜,在里面看宋家1917年拍攝的那張唯一的全家福。她還想辦法通過各種渠道去跟美齡聯系,希望美齡能回來。

  林國才一直被宋慶齡當做家里人。他稱宋慶齡“婆婆”(即外祖母)。因為工作需要,林國才經常往來于大陸、臺灣和日本之間。一次,他從美齡的好朋友那里拿到一張宋美齡的近照,回到北京時交給“婆婆”看。慶齡仔細端詳,眼睛里含著淚花,嘴里不停地說:“我和三妹(她對宋美齡在家的稱呼)很久沒有見過面了。”接著她拉住林國才的手說:“真的謝謝你。”隨即將照片放進衣袋。

  宋慶齡的蕁麻疹經常發作,看過許多名醫也沒有顯著的效果。林國才建議她到日本一些有硫磺溫泉的地方去治療。而日本大正制藥廠的會長、日本參議員上原正吉夫人上原小技也有意邀請宋慶齡以非官方的身份到日本去療養一段時間,同時也希望能安排臺灣的宋美齡一起到日本,好讓她們姐妹重逢。林國才在幾個方面協調運作,據說已經很有了些眉目。然而1980年5月29日,林國才從日本過境臺北回香港時,因為隨身帶著與宋慶齡的合影,而被臺灣當局扣留,并以“協助中共四個現代化的罪名”判其入獄,拘禁在臺灣綠島政治犯監獄長達6年之久。在他被臺灣當局扣留的一年后,宋慶齡就病逝了。20年以后,林國才先生在談起這件事時扼腕嘆息的神情,至今還浮現在我眼前。

  1980年12月,陳香梅為宋慶齡帶一封信給宋美齡。陳香梅說:“信中寫到思念之情,并望能安排在某一地點姐妹相見一面。同時也希望國民黨把孫中山先生的一些文件歸還孫夫人。我離開北京去臺灣時,舅父廖承志對我說:‘孫夫人希望蔣夫人有回信。'信是我親自交給蔣夫人的,但沒回信,再去詢問時,夫人說:‘告訴她,知道了。'”

  1979年4月21日,宋慶齡寫給在美國的友人楊孟東的信中問:“你有沒有見過戴維或者同他談過話?我所有親屬的地址我都沒有。”這里的戴維指的是藹齡的長子孔令侃。很明顯,她迫切地希望通過與美齡聯系緊密的孔令侃得到美齡的訊息。沒過多久,慶齡的這個愿望就有了結果。

  但是有了電話和地址也太晚了。宋慶齡已經病得很重。病重期間,鄒韜奮夫人沈粹縝經常在她身邊。有一次宋慶齡對沈粹縝說:“我牽記美齡,現在能來就好了。”又說:“美齡假使能來,住我這兒不方便,可以住在釣魚臺,你們認識,你幫我接待,早上接她來,晚上送她回去。”沈粹縝頻頻答應。同時,她迅速地向鄧穎超反映了宋慶齡的心愿。很快回音來了,宋美齡身居美國,那時也身體有病,不能成行。聽到這消息,宋慶齡嘆了氣,惋惜地說:“太遲了!”她似乎對自己的生命有預感。

  政治溝坎阻礙了姐妹最后一面

  宋慶齡的病情嚴重以后,她的親屬聚集在北京,圍攏在她身邊。大家都知道,宋慶齡牽掛的是宋美齡。于是決定發電報到紐約,把病情的嚴重情況告訴宋美齡,希望她能夠回到中國,在姐姐去世之前再見一面。幾天以后,終于收到了一封回復電報:“把姐姐送到紐約治病。家。”親屬們對這個反應大為吃驚,宋美齡甚至沒有在電報上簽上自己的姓名!

  5月30日宋慶齡治喪委員會發表公告:“孫中山先生夫人、中華人民共和國名譽主席宋慶齡同志不幸于五月二十九日二十時十八分在北京逝世。”治喪委員會同時向在臺灣和海外的包括宋美齡在內的親屬發出邀請,歡迎他們來大陸參加喪禮。這一邀請使臺北十分緊張。蔣經國生怕遠在紐約的宋美齡會感情沖動做出什么舉動。

  當天,宋美齡就對此事作出了明確表態。5月30日,她自紐約致函在臺北的蔣經國:“月前廖承志倩托陳香梅函報孫夫人病危,廖得彼方最高層同意請余赴北平,陳并告令侃希得以一復音,余聽后置之不理。”“骨肉雖親,大道為重,我等做人做事須對得起上帝、國家、民族及總理主義、父親在天靈,其他均無論矣。”收到這封信,蔣經國肯定長出了一口氣。

  但是,從小在異國他鄉相依為命的姐姐去世,不能不在宋美齡心中掀起波瀾。6月7日,她又致函蔣經國:“深信若大陸撤退時,余在中國而不在美國圖挽回馬歇爾肆意報復并一意孤行之短見,或大姨母不在美國而在上海,必可拖其(指宋慶齡)離開。”這只能說是宋美齡的美麗幻想。當時的宋慶齡豈是哪一個凡人可以拖動的!

  宋美齡的話說得很強硬。在此之前,她也表現出對宋慶齡的整體忽視。她從不在任何場合提起宋慶齡的名字,似乎這個人從未存在過。1976年她發表《與鮑羅廷談話的回憶》。在不得不提到宋慶齡的時候,她是這樣處理的:“一九二六年冬,家母、長姊孔祥熙夫人和我,從上海前往漢口,去探視家兄子文和另一位家姊。”但她真的是毫無親情嗎?據香港《百姓》半月刊報道:接近宋美齡的人士透露,1981年5月下旬,她在得知宋慶齡病危及逝世的消息時,曾幾次流淚,并為二姐向上帝禱告。

  2010年5月底,我第三次到臺灣訪問。其中婦聯會安排了一次宴請。我的鄰座是一位秦女士,她問我說:“你們基金會出過一本宋慶齡的畫冊?”我說:“對。”她說:“當時朋友借給我一本。我拿到特別高興,就趕快送去給蔣夫人看。”她說,把這本畫冊遞到蔣夫人手里之后,蔣夫人坐在那兒,一幅一幅認認真真地看了兩個多小時,一動不動,而且旁若無人。看完之后蔣夫人什么話都沒說,就把那個畫冊收起來了。她還告訴我:在慶齡去世的那幾天里,美齡完全沉默,一言不發。這些都表現美齡跟慶齡其實感情是很深的。但是由于政治上的原因,她要有很多避諱,無法做任何表示。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