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氏三姐妹最后分手晚餐的秘聞:姐妹為何難相聚
趣歷史 責任編輯:xuyajun 2015-04-03 13:37:08 宋靄齡 宋慶齡 孫中山 宋美齡

  導讀:宋氏三姐妹最后的分手晚餐!“宋氏三姐妹”是20世紀中國最著名的姐妹組合。宋慶齡嫁給孫中山,她愛國愛民,讓人佩服;宋美齡嫁給蔣介石,權勢顯赫,呼風喚雨;宋藹齡與孔祥熙結婚,善于積財,富甲天下。因為不同的仰,三姐妹在上個世紀四十年代后出現了分歧,她們最后的一頓晚餐也是在大姐的“莫談國事”下才可順利進行的。

  宋氏三姐妹最后分手晚餐,八月十五月兒圓,三姐妹最后的分手晚餐。

  1942年8月的陪都重慶,天熱得很,坐著就出汗。

  一個月來,抗戰形勢有所好轉,已分化了的三姐妹感情有所加深及理解。這一點,善于察言觀色的蔣夫人已經看到了。尤其是二姐的言語,不像先前那樣生硬,使她從感情上接受不了。美齡禁不住心底里高興。恰趕這時國民政府的宣傳部的官員們,要索取抗戰中三姐妹合影的照片,以配合形勢的宣傳。那囚禁在宋美齡心底的三姐妹圓桌會餐的欲望又從她心底冒騰出來。

  人間有各種情趣的享受,惟有姐妹之情最為高尚,最令人神往

  宋美齡又一次去探視二姐慶齡時,提出八月十五要團聚的事,宋慶齡爽快地答應了。

  宋美齡又接連撥通了大姐靄齡、哥哥宋子文、小弟子安、子良的電話,把這一喜訊分別告訴他們。

  為了八月十五賞月團圓,大姐靄齡特意訂購了一個六斤重的大月餅,代表六兄弟姐妹的團圓,開車送了過來;宋子文也特意派飛機到昆明購買了兩只象征團圓的神龜魚,送進了美齡的餐房;兩位弟弟也為美齡請來了重慶飯店的高級廚師。

  在中國這塊古老的土地上,家庭的團圓是最神圣的。神圣的團圓又吸引著每個家庭成員。尤其是在宋氏這個與中國命運緊緊相連的、在全世界都名聲顯赫的家庭里,他們的家族團圓遠超過普通家庭團圓的意義。

  八月十五的滿月非常好看。黃山官邸的宴會廳里甚是熱鬧。十幾臺大吊扇一齊開動起來,陣陣涼風送爽,宋氏兄弟姐妹六人以及他們的家眷、司機、衛官足足擺了五大桌。十幾名侍者身穿全套白色制服,有的在一旁悉心伺候,有的滿頭大汗跑來跑去。

  五個大大的餐桌上一色地擺滿了高級廚師做的名菜,有資料證明,幾道主菜分別是:油炸團圓神龜魚、莼菜鴿蛋湯、眉州丸子海參、香酥雞網油蟹卷、生菜大蝦、油淋安康魚,以及叫不出名的山珍海味,還另有點心、水果、冰淇淋。

  宋美齡的開場白像一篇優美的散文詩。短短的幾句話,真動情,使全家人都興奮起來。高腳酒杯的紅色液體,通過兄弟姐妹間的碰杯后,仿佛不再是酒,而像母親的血液,再次注入他們的肌體,使他們有了共同的話語。

  “莫談國事。”在大姐靄齡這道戒令發布后,兄弟姐妹們竭力維護,盡情開懷暢飲,傾吐心扉。以前,他們在大庭廣眾面前所表現的尊嚴,在這種場合下,已不再粉飾。在親人的面前,各把各的性格暴露無遺,他們盡情享受著這團圓的歡樂……

  能再次相聚在一起,也是經過宋美齡的一再努力下,兄弟姐妹們終于才圍在一個餐桌上就餐的,這也是宋氏三姐妹最后的一次相聚。

  宋子文的葬禮上為何沒有宋氏三姐妹

  1971年,宋子文在美國舊金山去世。當時正值中美外交開始解凍,美國總統尼克松認為,宋子文的去世,恰好可以提供一個將美國的宋靄齡、大陸的宋慶齡和臺灣的宋美齡齊聚美國的機會。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尼克松可以大大促進中美兩國建交的進程。因此,他立即邀請宋氏三姐妹來美參加葬禮。

  當時的宋氏三姐妹由于選擇了不同的道路,處境各異。

  大姐宋靄齡1947年最后拜訪了留在南京的小妹美齡后就來到美國定居。從此再也沒有踏上中國的土地。在美國,靄齡依舊習慣于隱居。1967年,孔祥熙去世后,靄齡更加不問世事。多年來,靄齡和宋子文雖然同在美國,但是由于宋子文和孔祥熙的矛盾,兩家互不往來。就連孔祥熙的葬禮,宋子文也沒有參加。靄齡對宋子文也始終難以釋懷。

  宋慶齡與其他的兄弟姐妹都持有不同的政見,因而在國民政府時期就與他們來往不多。當蔣介石敗逃臺灣后,只有慶齡義無反顧地留了下來,共產黨和人民對這位忠實的朋友相當尊重,給予了她極高的榮譽和地位。1971年,宋子文逝世時,慶齡正在北京。

  跟隨蔣介石敗退臺灣的宋美齡依然穩坐著“第一夫人”的寶座,影響力仍然不減。她和美國的大姐靄齡常有聯系,一直保持著親密的關系。

  得到宋子文去世的消息,宋氏三姐妹反應不一,各懷心事。宋慶齡立即回復接受邀請。但由于中美沒有正式建交,無法直接由北京飛赴美國,只能想辦法租包機前往。宋美齡也同意來美,并很快飛到了夏威夷,稍事修整后,計劃4月27日飛抵紐約,而就在美國的宋靄齡也表示要參加葬禮。

  然而,隨即事情就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蔣介石在得知宋慶齡將赴美后立即給已經抵達夏威夷的宋美齡拍發急電,指示“勿入中共統戰圈套,停止飛赴美國參加葬禮”。宋美齡進退兩難。無奈,她只好先在夏威夷滯留幾日,以觀形勢。

  就在葬禮前一天,中國政府來電,由于租不到包機,宋慶齡無法飛赴美國參加宋子文的葬禮。得到這個消息,尼克松趕緊通知宋靄齡和宋美齡,希望她們能夠來紐約參加葬禮。但是,滯留夏威夷的宋美齡在與蔣介石商議后,還是覺得此事有政治圈套的可能,最終決定宋美齡不予出席。

  而美國的宋靄齡這時也對此事發生了懷疑,她對是否參加葬禮一直猶豫不決,直到舉行葬禮的當天上午還沒有決定。為了等候宋家最后一位可能前來的親屬,宋子文的葬禮改在下午舉行。可是宋靄齡直到最后一刻也沒有出現。政治意見的分歧和經濟利益的糾葛,使這個昔日無比輝煌的家族最終分崩離析。連尼克松都感慨地說:“我真不理解你們中國人!”

  最終,除了宋妻張樂怡和他們的子女,參加宋子文葬禮的只有弟弟宋子良和其他一些朋友。

  宋子文猝死之謎:蔣介石逃到臺灣后,宋氏兄弟姐妹也異路東西。宋子文于1949年6月抵美,直到1971年4月去世,一直生活在美國。

  宋子文猝死

  1971年4月的一天,美國西部城市舊金山,傍晚時分,一輛乳白色流線型小轎車在灣區林森路158號前緩緩停住了,從車里走出已是77歲的宋子文。雖然雙鬢染霜,龍鐘老態,可他依舊像當年那樣喜歡穿白色外套。這天晚上,他和夫人張樂怡,前來灣區應邀參加一位老朋友為他舉行的晚宴。

  因為是闊別友人的難得相聚,宋子文飲酒品菜,胃口大開,可是誰也沒有料到,就在宋子文邊吃邊談的興奮之時,他忽然“咯”的一聲打了個嗝!宋子文在打完嗝以后,便不再說話了。而且臉色憋得又紅又紫,剛才還奕奕有神的眼睛不知為什么向上翻了翻。張樂怡見丈夫突然將頭向左一偏,立時感到大事不妙。她立刻上前去扶頭向右側椅背上傾斜的丈夫,不料她剛伸出手來,宋子文的頭脖頸一梗,耷拉下來……

  半小時后,急匆匆趕來的幾位美國醫生為已經僵臥在床榻上的宋子文作了檢查。醫生失望地告訴已在一旁哭成淚人的張樂怡說:“沒救了,夫人。宋先生的死因已經查明,他是在吃飯時因過度的興奮,不慎將一塊食物嗆進氣管里,從而導致呼吸不暢,最后因心力衰竭猝然而死!”

  尼克松期待的“好戲”

  1971年4月25日。“她很可能會來的!”尼克松似乎很有把握地笑笑。“我說過要利用宋子文的葬禮作為契機,促成宋慶齡訪美。我們還要告訴宋美齡,同時也向住在紐約的宋藹齡發出邀請電。請宋氏三姐妹前來參加宋子文的葬禮。我認為這是人之常情,不論宋慶齡、宋美齡和宋藹齡三姊妹之間,在政治觀點與意識形態上存在何種歧見,她們都應該也都有可能前來的。”

  臺北的憂慮

  身在臺北的宋美齡左思右想,對蔣介石說:“子文的葬禮我究竟去得去不得?”

  “你去參加子文的葬禮乃是人之常情。同時,夫人又可像以往那樣施展一番外交才能。在華盛頓和臺北關系非常冷淡的今天,夫人前往美國,于公于私都是有利的啊!”宋美齡是因為身帶公私雙重使命,才決定匆匆登機赴美的。宋美齡帶著孔祥熙之女孔令偉及少數傭仆,匆匆上了“美齡號”飛機。可是,就在她的客機飛到美國夏威夷上空的時候,卻收到蔣介石的電報:

  夫人:請專機在夏威夷降落,暫不飛紐約;何時起飛,專電另告

  飛機降落在夏威夷,宋美齡以多年涉身政治練就的睿智與敏感,很快做出果決的判斷。宋美齡吩咐身邊的孔令偉說:“令偉,你馬上命令侍衛到街上,替我買幾份當天的英文報紙來。記住,要把美國所有當天的報紙,每樣都買來一份,我要馬上看!”

  很快,孔令偉就把當日美國所有的報紙買來,送到宋美齡面前。宋美齡戴上老花鏡,迅速地翻閱。忽然,她從一張《紐約時報》上,發現了一則美國記者發自華盛頓的快訊,標題赫然寫著:《宋子文葬禮在即,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宋慶齡女士,將于近期飛往紐約》。

  “啊!找到了,原來……原來秘密在這里!”宋美齡反復看了幾遍那則消息,搖了搖頭,良久沉默不語。終于,她決然地對孔令偉說:“令偉,你馬上替我起草兩份電報,一封是往臺北的。另一封要打給你在紐約的阿媽,問問她究竟知不知道報上這條消息,同時還要問她,能否參加4月30日的葬禮?”

  宋藹齡的兩難

  宋藹齡,如今已是83歲的耄耋老嫗。自從1948年春天隨丈夫孔祥熙來美,她就一直住在長島蝗蟲谷住宅區里的一幢外形古樸但內部裝修十分奢侈的花園洋樓里。1967年,丈夫孔祥熙在這里病歿后,宋藹齡更加深居簡出,輕易不喜歡在外拋頭露面

  當大女兒孔令儀把宋美齡從夏威夷發來的電報,送到宋藹齡面前的時候,顯然為母親即將能與兩位胞妹在美國相逢而感到振奮。不久前,宋藹齡接到宋子文治喪處的通知后,當即表示,于4月30日參加在紐約舉行的宋子文的葬禮。可是,就在宋藹齡決定參加胞弟宋子文葬禮的時候,忽然傳來二妹宋慶齡從大陸將來美國的消息。剛剛聽到宋慶齡將來的消息,宋靄齡著實高興了一陣。誰知就在這時,三妹宋美齡已到夏威夷的消息及她的電報,一齊擺在她的面前,讓她不知是喜是憂。

  美國夏威夷檀香山。

  隨行機要秘書將一份密電呈上來:“赴美參加子文兄葬禮本屬常情,只因美方似有題外圖謀,中共擬派孫夫人前往。為避免誤入中共統戰圈套,望夫人見電后再三斟酌,切勿再去紐約為要……”

  “哼,疑心生暗鬼!什么題外圖謀!什么統戰圈套!”宋美齡讀完丈夫的電報,憤憤地罵了一句,眨眼便將那張電報撕成碎片,拋到窗外。

  落寞的葬禮,三姐妹終未能重聚

  美國華盛頓。白宮橢圓形辦公室里,秘書送進一份密件。基辛格急忙拿過那份剛從紐約發來的電報,只見上面寫道:“宋子文葬禮籌備處今晨收到北京有關部門的緊急通告:由于在短時間內無法解決飛機的包租問題,宋慶齡副主席無法赴美參加其胞弟宋子文先生的葬禮,特致歉意……”

  尼克松站起來,長吁一口氣說:“事到如今,一切都已無法挽回。你還是把宋慶齡女士不能來美國的消息,及時巧妙地通知蔣、宋兩家。”

  4月30日清晨,也就是宋子文在紐約舉行葬禮的那一天,停在檀香山機場上的“美齡號”專機真的起飛了。不過它不是飛赴紐約,而是載著宋美齡返回了臺北。

  住在紐約長島的宋藹齡,對是否出席胞弟的葬禮一直猶豫不決。葬禮為了等候她,一直推到當日下午。當宋藹齡確認二妹不從北京飛來時,才姍姍來遲地出現在宋子文的葬禮上……

  中國歷史上富有傳奇色彩的宋氏三姐妹終于未能在紐約重聚,這無論是對生者還是死者來說都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也是親情上的莫大遺憾!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