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當年蔣介石怎樣處置“非禮”宋美齡的士兵?
趣歷史 責任編輯:xuyajun 2015-05-13 10:36:32 宋靄齡 蔣經國 張學良 宋美齡 蔣介石

  自古以來就有許多“沖冠一怒為紅顏”的知名人物,比如吳三桂為了陳圓圓而與李自成反目,比如呂布為了貂嬋,而與董卓成仇,不過也有楚莊王的“絕纓”之會。楚莊王大宴群臣,屬下一位大臣調戲愛妾。愛妾把這個人的盔纓摘掉,楚莊王卻下令所有的大臣一律去掉頭盔,此舉保全了這位大臣的性命。后來,楚莊王兵敗,這位大臣拼死相救,楚王很受感動。問及原因,那人說大王還記得“絕纓之會”嗎?

  由此可見,大度是做人的一種胸襟。有的時候確實能起到比處罰對方更好的效果。他可以使對方心悅誠服的為自己效力,民國時期的蔣介石也曾有過這樣的經歷。那是1931年的仲春。蔣介石攜夫人宋美齡到南京黃埔軍校本部視察。傾國傾城的宋美齡讓很多黃埔軍人為之一振,那雍容華貴的外表,優雅脫俗的舉止讓人眼前一亮。

  正在蔣介石發表講話的時候,一個年輕的國民黨士兵幾大步跨上前去,在眾目睽睽之下,情不自禁地拉住了正陪同蔣介石檢閱的宋美齡那白皙溫軟的纖纖玉手。蔣介石微微一笑,宋美齡卻花容失色。回府邸后,侍衛長秉承宋美齡的旨意率兵立即將他拘來。“夫人安好!”他仿佛覺得自己并不是被作為“犯上”的罪人捉來,而是被宋美齡請來的,腳跟尚未站穩,便忙不迭請安。

  宋美齡似乎未看破他的心思,秀目怒睜:“你說說,你為何羞辱于我?不忠不義,該當何罪!”他“啪”地一個立正,癡癡地望著她,嘴唇翕動了幾下:“夫人……實在……太美了!”這個士兵叫韓誠烈,是南京黃埔軍校本部一名學員,他非常驚艷宋美齡的容貌,此時,他知道自己兇多吉少,知道自己有可能身首異處,不過命運似乎沒有他想象得那么糟糕。

  蔣介石讓宋美齡處理此事,宋美齡一聽說此人自己的鐵桿粉絲,于是像姐姐一樣與他談心,不覺時間飛逝。宋美齡留他在自己的府邸吃晚飯,并親自為他下廚。要說在檢閱場上,他只是驚羨宋美齡的美麗,而此時此刻,他更是為她的人品、修養、才學所折服。當太陽西墜的時候,又親自下廚為他做好晚餐,并親自打電話給黃埔軍校本部長官,責令其不得為難于他。晚餐后,宋美齡還用鋼琴為他演奏一支小夜曲:《春天的夢》,并贈英產鍍金全鋼手表一塊,禮送他乘著雪弗萊轎車回校。

  有人說他幸運地纏繞上了一根好裙帶。因為同窗們還在排連級的職位上苦苦煎熬時,他已升任為團長。

  當那些人好不容易升遷到營長、團長的位置時,他已是一位中將師長了。宋美齡也總是不遮不掩地關心著他,她把他調到了自己的身邊。她公開的理由是,在抵御日軍的太行山戰役中,他立了大功。是的,太行山一戰,已升任師長的他,不僅布署周密,指揮得當,而且在緊要關頭,能身先士卒,奮勇殺敵。由此他聲威大振。不過也正因為韓誠烈放不下宋美齡,才讓本來在仕途上可以飛黃騰達的他,卻選擇了離開。

  1947年,他脫下將服,去了美國,做了一名商人。后來終身未娶,有人問他是不是禁欲主義者,他說只要能有和蔣夫人一樣品貌一樣風度的女人是可以考慮的。不過,從蔣介石處理韓誠烈一事,可見老蔣絕非一般人可比,他相自己妻子,同時又不給對方穿小鞋,的確是一個不可小覷的亂世梟雄。

  相關文章:

  宋美齡緋聞與蔣介石提槍捉奸的真實內幕(圖):宋美齡兼具中國古典氣質和西方優雅風度,而又帶有犀利、精明的作風,使西方人如醉如癡、又愛又恨。羅斯福、威爾基、史迪威、陳納德、魏德邁、馬歇爾、麥克阿瑟、魯斯、霍普金斯、雷德福,以及二次大戰前后其他美國軍政首長和媒體大亨,都對蔣夫人有著錯綜復雜、莫可名狀的情結。蔣介石的抗日、“剿共”和保衛臺灣,處處需要美國的助力,而宋美齡就是他獲取美國物資援助與道義支持的最大本錢。

  宋美齡讓美國佬傾倒不已

  美國人一向不太欣賞蔣介石。二次大戰時,美國人一直懷疑他會和日本私通談和,亦質疑他為保留實力以對抗中共而未全力抗日;國共內戰時,美國人又不滿國民黨政府的腐化無能,在羅斯福與高級幕僚的談話里以及杜魯門、馬歇爾和艾奇遜的對話中,他們輕蔑蔣介石和和國民黨的神態,處處躍然紙上。

  盡管如此,宋美齡照樣使美國佬傾倒不已,照樣使他們支持“國民黨中國”,軍經援助源源而至,直到1949年蔣失敗時,美援始暫告中斷。但1950年6月朝鮮戰爭爆發,東亞情況危殆,美援又恢復注入蔣介石政權,美國開始“協防臺灣”,第七艦隊巡弋臺海,因而改變了臺灣的命運。

  宋美齡在外交舞臺上的最大表現,是1943年“征服”美國的訪問和同年11月的中美英三巨頭開羅會議,然就沖擊性和影響力而論,美國之行遠超過埃及之旅。

  一個“完美的大使”

  在1940年美國大選中,代表共和黨角逐總統席位的威爾基,獲 2200多萬張選票,僅輸羅斯福500多萬票,雖敗猶榮。第三度當選總統的羅斯福是個大度的人,他知道威爾基頗有才干,也有國際視野,厭惡殖民主義,故請他擔任總統特使出訪英國、中東、蘇聯和中國,以促進戰時外交。1942年9月底至10月中旬,威爾基訪問中國,為“陪都”重慶帶來了興奮與鼓舞,“有朋自遠方來”,蔣介石夫婦熱烈招待這位熱情奔放而又快人快語的美國總統特使。

  威爾基在一個晚宴上,建議蔣夫人訪問美國,向美國朝野宣揚中國軍民抗日的決心。他說,讓美國人民了解亞洲問題和亞洲人民的觀點,是極其重要的,未來世界的和平乃系于戰后東方問題是否能夠獲得公正解決。印第安納大學法學院出身、素有“華爾街赤腳大仙”之稱的威爾基對蔣夫人說,以她的才氣、智慧、說服能力和魅力,必能使美國人民更加了解中國,他說這項任務只有宋美齡可以完成,她將是一個“完美的大使”,美國人民 “就需要這樣的訪客”。

  消失后的一段時間

  當時陪同威爾基訪華的愛奧華《狄摩因紀事報》記者、《展望》雜志創辦人邁克·考爾斯在其未公開發行的回憶錄《邁克回望》中透露,在一次蔣介石為他們舉行的盛大招待會中,威爾基偷偷溜走和宋美齡到重慶市中心婦幼醫院的頂樓公寓“幽會”。威爾基與蔣夫人自招待會消失后一段時間,蔣介石曾憤怒地到處尋覓威爾基而不獲。威爾基半夜時分返回宿處告訴考爾斯說,他將攜蔣夫人同機返美,考爾斯力勸不可。翌日上午,考爾斯奉威爾基之命告訴蔣夫人,威爾基不能帶她去美國。蔣夫人憤怒之下,用長指甲狂抓考爾斯的面頰,爪痕在他臉上留了一個星期。四個多月后,蔣夫人利用訪美機會特邀考爾斯在紐約華爾道夫大飯店共餐。席間,蔣夫人勸考爾斯放棄新聞工作,全力協助威爾基參與1944年的總統選舉,并愿負擔考爾斯的全部助選費用。蔣夫人對考爾斯說:“邁克,你可知道,萬一溫德爾(威爾基之名)當選,他和我就將統治整個世界。我統治東方,溫德爾統治西方。”威爾基參加威斯康辛州共和黨初選失利后即退出選戰,羅斯福曾秘密邀其投靠民主黨黨并答應提名他為副總統候選人,考爾斯力勸威爾基不可造次。1944年11月,威爾基因心臟病突發去世,終年52歲。

  事實上,最早披露蔣夫人與威爾基有染的是米囯著名專欄作家皮爾遜。他在1957年6月13日的日記中對蔣威情史的記載與考爾斯所述略有不同。皮爾遜說,蔣介石曾派60名軍警搜尋蔣夫人和威爾基;威爾基離渝當天,再度與蔣夫人辟室密會1小時20分鐘,并在飛機場擁吻。

  曾任“囯府新聞局”紐約辦事處主任的陸以正說,蔣夫人當年獲悉皮爾遜日記(1974年始出版)披露她和威爾基的一夜風流后,極度憤怒,準備在美囯各大報刊登駁斥事(其時皮爾遜已逝),經陸勸阻后,改向紐約法院控告出版公司,纏訟經年,雙方達成庭外協議。不過,陸以正回憶說,他同當年陪同威爾基訪華的考爾斯查證蔣威有無風流情事,考爾斯說:“這是不可能的事,絕對沒有!”考爾斯并應陸之請口授一信交陸帶走,作為打官司證據。令人不解的是,口稱“絕無此事” 的考爾斯,卻在1985年出版的回憶錄中,大談特談蔣夫人與威爾基的露水情緣。

  蔣介石提槍捉奸的真實內幕

  1985年,美國人邁可·考爾斯(Gardner Milk Cowles)出版了一本回憶錄,題名《邁可回顧》(Milk Looks Back),其中寫到,1942年10月,美國總統羅斯福的特使溫德爾·威爾基(Wendell Lewis Willkie)訪問重慶時,宋美齡曾與之有過“風流韻事”,蔣介石發覺后,氣憤地率領手持自動步槍的士兵前往捉奸。

  由于考爾斯是威爾基當年訪華時的隨員,因此,上述情節很容易取信于人。1986年,香港《九十年代》雜志10月號譯載了考爾斯的有關回憶。1995年,李敖等在其合著的《蔣介石評傳》中加以引用,并作了詳細的論證和分析。其后,李敖又單獨署名,寫作《宋美齡偷洋人養洋漢》、《蔣介石捉奸記》、《宋美齡和誰通奸》等文,陸續發表于《萬歲評論叢書》、《真相叢書》、《烏鴉評論》、《李敖電子報》、《禮敖大全集》等處。近年來,大陸出版的某些圖書、刊物以及網站,也都樂于傳播此說,競相宣揚。某著名編劇甚至寫到了電視劇劇本中。

  如果是里巷兒女之間的偷情,并不值得重視,但是,事情發生在中美兩國的三個重要歷史人物之間,又經過上述出版物的渲染,就不得不認真加以考察了。

  考爾斯細致、生動的回憶

  為了考察方便,并利于讀者思考、判斷,筆者不得不首先引述考爾斯的有關回憶。《邁可回顧》一書寫道:

  我們旅程的下一站是中國。宋子文――蔣介石夫人的哥哥的那棟現代化的豪華巨宅,是我們在重慶六天的總部。

  六天的活動相當緊湊,有威爾基和蔣介石委員長――國民政府領導人之間的數次長談;有政府官員的拜會活動;還有委員長和夫人每晚的酒宴。其中,夫人的儀態和風度,令我和溫德爾兩人都感到心神蕩漾。

  有一晚在重慶,委員長為我們設了一個盛大的招待會。在一些歡迎的致詞之后,委員長、夫人和威爾基形成了一個接待組。大約一小時后,正當我與賓客打成一片時,一位中國副官告訴我,溫德爾找我。

  我找到威爾基,他小聲告訴我,他和夫人將在幾分鐘后消失,我將代替他的地位,盡最大的努力為他們做掩護。當然,十分鐘之后,他們離開了。

  我像站崗似地釘在委員長旁邊。每當我感到他的注意力開始游蕩時,就立刻慌亂地提出一連串有關中國的問題。如此這般一小時后,他突然拍掌傳喚副手,準備離開。我隨后也由我的副手送返宋家。

  我不知道溫德爾和夫人去了哪里,我開始擔心。晚餐過后不久,中庭傳來一陣巨大的嘈雜聲,委員長盛怒狂奔而入。伴隨他的三名隨身侍衛,每人都帶了把自動步槍。委員長壓制住他的憤怒,冷漠地朝我一鞠躬,我回了禮。

  “威爾基在哪?”禮儀結束后他問。

  “我不知道,他不在家。”

  “威爾基在哪?”他再次詢問。

  “我向你保證,委員長。他不在這里,我也不知道他可能在哪里。”

  我和侍衛們尾隨其后,委員長穿遍了整棟房子。他檢查每個房間,探頭床底,遍開櫥柜。最后,他對兩個人的確不在屋里感到滿意后,一個道別的字都沒扔下就走了。

  我真的害怕了,我見到溫德爾站在一排射擊手前的幻影。由于無法入眠,我起身獨飲,預想著可能發生的最壞的事。清晨四點,出現了一個快活的威爾基,自傲如剛與女友共度一夜美好之后的大學生。一幕幕地敘述完發生在他和夫人之間的事后,他愉快地表示已邀請夫人同返華盛頓。我怒不可遏地說:“溫德爾,你是個該死的大笨蛋。”

  我列舉一切的理由來反對他這個瘋狂的念頭。我完全同意蔣夫人是我們所見過的最美麗、聰明和性感的女人之一。我也了解他們彼此之間巨大的吸引力,但是在重慶的報業圈已經有足夠多關于他們的流言蜚語了。我說:“你在這里代表了美國總統;你還希望競選下屆總統。”我還表示屆時他的太太和兒子可能會到機場接他,夫人的出現將造成相當尷尬的場面。威爾基聽了氣得跺腳離去。當時我已經非常疲倦,于是倒頭便睡。

  我八點醒來時,威爾基已在用早餐,我們各吃各的,半句話沒說。九點鐘他有一個演講。正當他起身準備離開時,他轉身對我說:“邁可,我要你去見夫人,告訴她她不能和我們一起回華盛頓。”

  “那里可以找到她?”我問。他靦腆地說:“在市中心婦幼醫院的頂層,她有一個公寓。那是她引以為傲的慈善機構。”

  大約十一點。我到醫院要求見夫人。當我被引進她的客廳后,我愚鈍地告訴她,她不能和威爾基先生一起回華盛頓。

  “誰說不能?”她問。

  “是我,”我說,“我告訴溫德爾不能隨你同行,因為從政治上說,這是非常不智的。”

  在我還沒有搞清楚怎么回事之前,她的長指甲已經朝我的面頰使勁地抓了下去。她是這么的用力,以致在我臉上整整留下了一個星期的疤痕。

  考爾斯曾任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里斯論壇報》(Minneapolis Tribune)和愛荷華州《狄盟市注冊報》(Des Moines Register)記者,后來創辦《展望》(Look)周刊,應該說,他的這段故事寫得很細致、很生動,但是,這實在是一個破綻百出,編造得非常荒唐,非常拙劣的故事。

  威爾基在重慶的日程足證考爾斯“回憶”之謬

  威爾基于10月2日由成都到達重慶,7日下午離開重慶,飛赴西安,其間行程斑斑可考。為了以確鑿的證據揭露考爾斯所編“緋聞”的荒唐,筆者現依據當時重慶《大公報》的報導及相關檔案,將威爾基與考爾斯在重慶的活動排列于下:

  10月2日,威爾基等一行于下午3時46分,由成都抵達重慶。旋即驅車入城參觀市容。6時許至旅邸休息。

  10月3日,上午9時起,在美國大使高斯陪同下,威爾基偕其隨員考爾斯(當時翻譯為高而思)、白納斯、鮑培,陸續拜會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傅秉常、行政院副院長孔祥熙、軍委會總參謀長何應欽

  10時40分,拜會時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的蔣介石及其夫人宋美齡,談至11時15分。

  11時3刻,威爾基、考爾斯、白納斯、鮑培赴國民政府,拜會國民政府主席林森。12時,林森設宴招待威爾基。出席者有居正、于右任、孔祥熙、美國大使高斯、考爾斯、白納斯、梅森少校、皮耳少校等。

  下午3時半,威爾基參觀中央訓練團,發表演說,長達一小時余。

  5時至6時,美國大使高斯假座重慶嘉陵賓館舉行茶會,招待威爾基,到場有孫科、于右任等中外來賓三百余人。6時許散會。

  晚8時,蔣介石及宋美齡假軍委會禮堂設宴歡迎威爾基。參加者有威爾基及其隨員考爾斯、白納斯、梅森少校、皮耳少校、美國大使高斯、史迪威將軍、陳納德司令、蘇聯大使潘友新、英國大使薛穆及澳、荷、捷克等國外交使節與夫人。中國方面參加者有宋慶齡、孔祥熙夫婦、孫科夫婦、居正、于右任、王寵惠、吳鐵城、馮玉祥、何應欽等多人。

  10月4日晨,威爾基由翁文灝陪同,參觀重慶工廠。中午,翁在中央造紙廠設宴招待。下午,威爾基返城。

  同日下午4時,宋美齡以美國聯合援華委員會名譽會長名義假外交部舉行茶會,歡迎美國總統代表、美國援華會名譽會長威爾基。出席宋慶齡、孔祥熙、孫科、史迪威及威爾基隨員考爾斯、白納斯、皮耳海軍少校、梅森陸軍少校及中外記者百余人。威爾基首先參觀兒童保育院及抗屬工廠作品展覽,宋美齡為之“一一加以說明”。參觀后,茶會開始,由兒童保育院兒童表演歌舞及合唱。進茶點后,宋美齡致歡迎詞,威爾基作答。6時散會。

  晚,蔣介石與威爾基長談3小時半,宋美齡任翻譯。

  10月5日,上午9時,威爾基由顧毓琇陪同,參觀中央大學、重慶大學、中央工業專科學校及南開中學。12時返城,參加教育部長陳立夫舉行的宴會。下午至晚間,蔣介石、宋美齡繼續與威爾基晤談。同日,受到威爾基接見的還有史迪威、胡霖、張伯苓、周恩來等人。

  10月6日,上午9時,威爾基由俞大維陪同,參觀兵工廠。

  中午,何應欽在軍委會設宴招待威爾基。午后四時,中美、中英、中蘇、中法文化協會等18個團體在嘉陵賓館舉行聯合茶會,歡迎威爾基一行。到場有美國大使高斯、蘇聯大使潘友新及王世杰、馮玉祥等三百余人,由吳鐵城致歡迎詞。

  5時50分,國防最高委員會秘書長王寵惠訪問威爾基。

  午后7時,孔祥熙以行政院副院長及中美文化協會主席的身份在重慶范莊私邸設宴招待威爾基,宋美齡、宋慶齡、孫科、周恩來、鄧穎超、馮玉祥等及美國大使高斯、史迪威、陳納德,威爾基的隨員白納斯、皮爾、梅森等一百余人參加。席設范莊草坪,所用為“新生活自助餐”。

  10月7日晨,蔣介石、宋美齡共同接見威爾基,同進早餐。

  9時,威爾基舉行記者招待會,向新聞界發表談話,并回答提問。

  10時,威爾基由董顯光陪同,參觀婦女指導委員會,宋美齡出面招待,導往各辦公室參觀。至11時結束。

  下午4時半,由重慶飛抵西安。

  綜觀上述日程,可見整個威爾基訪渝期間,由蔣介石主持,宋美齡參加的歡迎宴會只有10月3日晚一次。這次,威爾基和考爾斯都參加了,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這是一次宴會,而不是考爾斯回憶中所說的會后還需要回到宋宅補進“晚餐”的“招待會”。會后也不如考爾斯所述,客人們分散談話,以致威爾基可以乘機和宋美齡相約,溜出去偷情。關于宴后情況,重慶《大公報》報道說:宴畢,由中央廣播電臺表演國樂。“音樂節目進行時,威氏傾耳細聽,極為注意。每一節目奏畢時,威氏即向蔣夫人詢問甚久,蔣夫人則詳加解釋。”“全部音樂節目完畢,威氏即登臺參觀樂器。各大使亦繼其后。威氏對每一種樂器均詳加研究,蔣夫人以極愉快之情逐予解說。蔣夫人并親撫古琴以示威氏,威氏嘆為觀止。”“十時半許,一夕盛會盡歡而散。”這其間,有威爾基與宋美齡調情、相約、出溜的機會嗎?

  重要的是,威爾基來華前和宋美齡從未謀面,到重慶后,3日中午,和蔣氏夫婦僅有35分鐘的談話。晚宴時,威爾基和宋美齡之間的感情怎么可能迅速升溫,達到互相默契,外出偷情的高熱度呢?

  人的記憶常常不很準確。是不是事情發生在其他日子,考爾斯的回憶發生部分誤差了呢?也不是。

  4日。這一天,宋美齡為威爾基舉行歡迎茶會,考爾斯是到會者之一。有無可能,偷情發生在這一天晚上呢?然而,檔案記載,當晚,蔣介石與威爾基談話,宋美齡任翻譯。雙方長談三小時半,不可能發生威爾基要考爾斯掩護,自己和宋美齡開溜的事。

  5日。根據檔案記載,蔣介石、宋美齡與威爾基之間的談話自下午5時15分起至8時15分止,地點在重慶九龍坡蔣介石官邸。談話后,同至曾家巖進晚餐,飯后繼續談話,宋美齡始終在場,也不可能發生和威爾基共同開溜之事。

  6日。孔祥熙在私邸草坪設宴歡迎威爾基。此次宴會取“自助餐”形式,有點兒像考爾斯回憶所述的“招待會”了,然而,這次宴會,蔣介石并未參加,考爾斯也未出席,自然,不可能產生威爾基要考爾斯打掩護,糾纏蔣介石以分散其注意力一類情節。據《大公報》報道,當日的情況是:孔祥熙致歡迎詞。8時15分,威爾基致答詞,其后即在范莊向中國全國發表演講詞。詞畢,繼續進餐。餐畢,放映電影。8時許,宴會結束。又據威爾基自述:晚飯吃過之后,他即受宋美齡之邀,一起入室,與宋藹齡“大聊特聊”,一起談到晚上11點,然后是孔祥熙進來,加入“龍門陣”。這是威爾基等在重慶度過的最后一個晚上。第二天下午,威爾基等就離開了。

  可見,在威爾基停留在重慶的六天中,不可能發生考爾斯“回憶”所述的一類情節。

  此外,現存的蔣介石和威爾基之間的談話記錄表明,他們之間的關系一直都很融洽。根據蔣介石本人的統計,他和威爾基的談話時間長達十幾個小時之多,分別之前,蔣并友好地向威爾基表示,將來旅順、大連可由中美共同使用。這種情況也表明,他們之間不存在任何隔閡。

  考爾斯“回憶”的其他明顯破綻

  考爾斯的“回憶”還有其他不少明顯的破綻。

  第一,蔣介石舉行的“盛大招待會”,來賓眾多,蔣介石要一一會見、寒暄的高貴來賓也很多。考爾斯只是威爾基的一介隨員,怎么可能用“一連串有關中國的問題”纏住蔣介石達“一小時”之久?

  第二,蔣介石僅僅在“招待會”上一時不見了威爾基與宋美齡,何以就輕率地斷定二人出外偷情,以致于“盛怒狂奔”,率領持槍衛兵沖進威爾基住地,親自搜查?蔣介石手下特務無數,要了解威、宋何在,何須親自操勞?此類事情,越秘密越好,蔣介石帶著衛兵,當著考爾斯的面搜查,一旦果有其事,當場捉出,一個是羅斯福的特使,一個是自己的夫人,蔣介石將何以善其后?

  第三,蔣介石身為軍事委員會委員長,是中國方面的最高軍事統帥,又在盛怒中,怎么可能先向考爾斯“一鞠躬”?

  第四,威爾基是美國共和黨的領袖,羅斯福的特使,考爾斯怎么可能謾罵他:“你是個該死的大笨蛋”?

  第五,宋美齡作為蔣介石夫人,出訪美國是件大事,中美雙方都需要做很多準備,簽證也需要時間,威爾基預定10月9日離華,怎么可能邀請宋美齡“同返華盛頓”;宋美齡作為蔣介石夫人,自然懂得她的出訪并非小事,數日之內不可能倉促啟程,怎么可能在聽說不能與威爾基同行之后,就用“長指甲”朝考爾斯的面頰“使勁地抓下去”?

  第六,考爾斯對威爾基說:“在重慶的報業圈已經有夠多的關于他們的流言蜚語了。”威爾基在重慶停留的時日不過6天,即使威、宋之間有什么“風流韻事”,報業何從知曉?傳播何能如此之快?如此之“足夠多”?

  以上六條,條條足以證明,考爾斯的“回憶”是編造的,而且編造得極為拙劣、低下。

  宋美齡訪美并非肇因于威爾基

  威爾基于1942年10月14日回到美國。同年11月26日,宋美齡相繼抵達,開始了對美國的長達7個多月的訪問。此事是否肇因于威爾基呢?答案是否定的。

  根據檔案記載,邀請宋美齡訪美的是羅斯福總統夫婦,1942年8月22日,羅斯福致電蔣介石,表示他本人及夫人都非常盼望“蔣夫人能即來敝國”。9月16日,羅斯福夫婦再次致電蔣介石,重申這一邀請。這兩次邀請都在威爾基訪華之前,可見,宋美齡訪美,既非肇因于威爾基,也不需要依賴威爾基的力量。

  威爾基確曾積極推動宋美齡訪美。根據威爾基的回憶《天下一家》(One World)等資料,可知10月5日,威爾基在和宋美齡的談話中,曾建議宋美齡去美作親善訪問。10月6日晚,威爾基在和孔祥熙談話時,又說明其理由是:美國人亟需了解亞洲與中國,中國方面有頭腦以及有道德力量的人,應該幫助教育美國人。蔣夫人將是最完美的大使,她有極大的能力,會在美國產生極為有效的影響力。他說,憑借蔣夫人的“機智、魔力、一顆大度而體貼的心,高雅美麗的舉止與外表,以及熾烈的信念,她正是我們需要的訪客”。威爾基回美后,還曾向羅斯福轉達過宋美齡希望訪美的口信。但是,威爾基的這些舉動,都是在執行羅斯福總統的政策和指示。在很長時期內,美國采取孤立主義政策,漠視中國正在進行的艱苦卓絕的抗戰。威爾基反對日本侵華,對中國友好,積極主張援助中國抗日。1940年,他在競選美國總統時,就主張“應予中國以經濟上之援助”。1942年,他多次發表演說,指責日本“以野蠻手段肆意侵略較弱之國家”,認為“日本為吾人之敵”,而“中國為吾人之友”。他高度評價中國抗戰,認為“過去五年來,美國人民甚少能認識中國抗戰對于吾人全部文明之重要意義者”。在這些方面,他和羅斯福是完全一致的。

  至于宋美齡訪美,則一是為了向美國人宣傳中國抗戰,爭取美援,二是為了治病。

  抗戰爆發后,宋美齡即積極投身對外宣傳,特別是對美宣傳。她積極利用報紙、雜志、廣播、接見外國記者等多種形式,宣傳中國抗戰。她的宣傳受到美國輿論的重視和高度評價。1942年秋,中國抗戰還處于艱難時期,自然有進一步爭取美國支持的必要。

  同時,這一時期,宋美齡的健康狀況惡化也迫使她下決心赴美治療,抗戰初期,宋美齡到淞滬前線勞軍,突遇日機空襲,宋美齡的座車在匆忙躲閃中傾覆,宋美齡不幸受傷。自此,宋美齡即長期多病。1942年10月下旬,宋美齡的身體狀況日差,蔣介石擔心宋患有癌癥,決定命宋赴美治療。同月27日,蔣介石日記云:“妻體弱時病,未能發現病因,甚憂。”29日日記云:“妻子體弱神衰,其胃恐有癌,甚可慮也。”30日日記云:“恐妻病癌,心甚不安,決令飛美就醫,早為割治。”

  可見,宋美齡訪美也與她和威爾基之間的所謂“私情”完全無關。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圖說世界

換一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