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伽馬

達·伽馬航海時間_達·伽馬航行路線_達·伽馬的貢獻_趣歷史

達·伽馬的資料

中文名:達·伽馬

外文名:葡萄牙語:Vasco da Gama

國 籍:葡萄牙

出生地:葡萄牙錫尼什

出生日期:1469年(1460-70年間)

逝世日期:1524年12月24日

職 業:航海家、探險家

信 仰:基督教

主要成就:從歐洲繞好望角到印度航海路線的開拓者

最新人物

其他D開頭的人物更多

世界其它的人物更多

達·伽馬——葡萄牙航海家

  達·伽馬 (約1469—1524年12月24日,葡萄牙語:Vasco da Gama),出生于葡萄牙錫尼什,葡萄牙航海家、探險家,從歐洲繞好望角到印度航海路線的開拓者。

  青年時代的達·伽馬參加過葡萄牙與西班牙的戰爭 ,后到葡宮廷任職 。1497年7月8日受葡萄牙國王派遣,率船從里斯本出發,尋找通向印度的海上航路,船經加那利群島,繞好望角,經莫桑比克等地,于1498年5月20日到達印度西南部卡利卡特 。同年秋離開印度,于1499年9月9日回到里斯本。伽馬在1502~1503年和1524年又兩次到印度,后一次被任命為印度總督。伽馬通航印度,促進了歐亞貿易的發展。在1869年蘇伊士運河通航前,歐洲對印度洋沿岸各國和中國的貿易 ,主要通過這條航路。這條航路的通航也是葡萄牙和歐洲其他國家在亞洲從事殖民活動的開端。

  1524年,達·伽馬在印度科欽去世,享年53歲。

  簡介

  瓦斯科·達·伽馬(1469~1524.12.24)(葡萄牙語:Vasco da Gama)葡萄牙航海家,從歐洲繞好望角到印度航海路線的開拓者。生于葡萄牙錫尼什,卒于印度科欽。

  青年時代參加過葡萄牙與西班牙的戰爭,后到葡宮廷任職。

  1497年7月8日受葡萄牙國王派遣,率船在里斯本出發,通過尋找印度的海上航路,船經過加那利群島,繞過好望角,經過莫桑比克等地,于1498年5月20日到達印度西南部卡利卡特。

  同年秋離開印度,于1499年9月9日回到里斯本。

  伽馬在1502~1503年和1524年又兩次到印度,后一次被任命為印度總督。伽馬通航印度,促進了歐亞貿易的發展。

  在1869年蘇伊士運河通航前,歐洲對印度洋沿岸各國和中國的貿易,主要通過這條航路。這條航路的通航也是葡萄牙和歐洲其他國家在亞洲從事殖民活動的開端。

  生平

  時代背景

  瓦斯科·達·伽馬是15世紀末和16世紀初葡萄牙航海家,也是開拓了從歐洲繞過好望角通往印度的地理大發現家。由于他實現了從西歐經海路抵達印度這一創舉而馳名世界,并被永遠載入史冊!

  1469年,達·伽馬出生于葡萄牙一個名望顯赫的貴族家庭,其父也是一名出色的航海探險家,曾受命于國王若昂二世的派遣從事過開辟通往亞洲海路的探險活動,幾經挫折,宏大的抱負竟未如愿所償而卻溘然去世了。達·伽馬的哥哥巴烏爾也是一名終生從事航海生涯的船長,曾隨同達·伽馬從事1497年的探索印度的海上活動。為此,達·伽馬是一名青少年時代受過航海訓練,出生于航海世家的貴族子弟。

  西歐發展迅速,對外貿易交流也發展起來。由于《馬克·波羅游記》對中國和印度的精彩描述,使西方人認為東方遍地是黃金、財寶。然而原有的東西方貿易商路卻被阿拉伯人控制著。為了滿足自己對黃金的貪欲,歐洲的封建主、商人、航海家開始冒著生命危險遠航大西洋去開辟到東方的新航路。

  15世紀下半葉,野心勃勃的葡萄牙國王若奧二世妄圖稱霸于世界,曾幾次派遣船隊考察和探索一條通向印度的航道,1486年,他派遣以著名航海家巴爾托洛梅烏·繆·迪亞士為首的探險隊沿著非洲西海岸航行,決心找尋出一條通往東方的航路。當船隊航行到今好望角附近的海域時,強勁的風暴使這支船隊險些葬身于魚腹之中。迪亞士被迫折回葡萄牙。從此,歐洲人便發現了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

  事過不到幾年,1492年哥倫布率領的西班牙船隊發現美洲新大陸的消息傳遍了西歐。面對西班牙將稱霸于海上的挑戰,葡萄牙王室決心加快抓緊探索通往印度的海上活動。子繼父業,葡萄牙王室將這一重大政治使命交給了年富力強,富有冒險精神的貴族子弟達·伽馬。

  首次航海

  1497年7月8日,瓦斯科,達·伽馬奉葡萄牙國王曼努埃爾一世之命,率領四艘小型船共計170多名水手,由首都里斯本航,踏上了去探索通往印度的航程。于是他循著10年之前迪亞士發現好望角的航路,迂回曲折地駛向東方。

  此時的葡萄牙國內貴族們依然對在是否繼續向東尋找印度的問題上,持否定態度。葡萄牙新國王曼努埃爾一世只能盡可能地購買和使用較小的船只出航,并得到了國內工商業階層的一致支持。曾經為王國發現好望角的航海英雄迪亞士也率領一支小船隊為新的印度洋遠征艦隊護航開道。經驗豐富的他一直護送達·伽馬的船隊抵達葡萄牙位于西非海岸的殖民地堡壘,才與即將成為世界名人的后輩分道揚鑣。

  水手們歷盡千辛萬苦,在足足航行了將近4個月時間和4500多海里之后,來到了與好望角毗鄰的圣赫勒章灣,看到了一片陸地。向前將遇到可怕的暴風襲擊,水手們無意繼續航行,紛紛要求返回里斯本,而此時達·伽馬則執意向前,宣稱不找到印度他是決不會罷休的。

  圣誕節前夕,達·伽馬率領的船隊終于闖出了驚濤駭浪的海域,繞過了好望角駛進了西印度洋的非洲海岸。

  1497年圣誕節時,達·伽馬來到南緯31°附近一條高聳的海岸線面前,他想起這一天是圣誕節,于是將這一帶命名為納塔爾,現今南非共和國的納塔爾省名即由此而來,葡語意為“圣誕節”。

  1498年1月,達.伽馬一行人的船隊抵達了東非的莫桑比克海域。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有史可查的大西洋直接至印度洋的深度航行,對于傳說與財富的憧憬漸漸浮現。繼后,船隊逆著強大的莫桑比克海流北上,巡回于非洲中部贊比西河河口。這年的3月底,達.伽馬的船隊在消耗了大量補給品后,按照慣例鑿沉了伴隨航行的補給船,僅以3艘船只輕裝前行。這些船只的人員薄弱,但卻承載了葡萄牙人對于新世界的所有期待。

  當葡萄牙人闖入印度洋世界時,這片廣袤海域和周邊的居民對他們而言都是陌生而危險的。

  古代的部分希臘羅馬商人都曾經親臨亞洲腹地和印度地區進行貿易,而在中世紀的歐洲,站在貿易最前沿的威尼斯商人是極少數能夠抵達遙遠的東方并且返回的幸運兒。

  13世紀后期,也就是中國歷史上的元朝時代,威尼斯商人就已經抵達印度甚至一路向東,最遠抵達了中國沿海的福建等地。但是出于行業壟斷以及威尼斯共和國嚴格的保密制度需要,這些旅行大都淹沒于歷史之中。少數的例外之一就是聞名遐邇的馬可·波羅,他的《東方見聞錄》在當代以《馬可波羅游記》而為人們所熟知。在他的筆下,神秘的東方更加美妙而讓人神往,烏托邦式的旅行見聞成讓歐洲人愈發對亞洲心癢癢。

  最后讓包括葡萄牙在內的西歐人對東方朝思暮想的原因并非經濟問題,而是宗教情節和地緣政治方面的考慮。如同神秘的印度、西非黃金這些中世紀通行歐洲的傳說一樣,一個關于遙遠東方存在一個強大的基督教王國的故事幾乎人盡皆知。現代歷史學家對于這則傳說的源頭提出過各種猜測:從封閉在東非內陸的基督教古國埃塞爾比亞到印度的德干高原地區一直留存的發源自公元1世紀的原始基督教,以及蒙古高原地區那些皈依了中國人稱之為景教的基督教涅斯托利派部落,應有盡有。中世紀的歐洲人習慣稱呼這位東方基督教大國的統治者為“約翰長老”,并且希望有一天能與之取得聯系,聯手從東西兩個方向上夾擊他們的穆斯林敵人。

  然而這些幻想很快就被殘酷的現實給無情的打破了。4月1日,葡萄牙人來到了東非沿岸海洋貿易的重要港口-——蒙巴薩。城里的穆斯林居民和后來的印度人一樣,對這些突如其來的船只毫無了解。

  當蒙巴薩的居民發現這些神秘的來客居然是基督教徒后,雙方的關系便迅速惡化。這座地區內最具份量的海洋貿易城市無疑以穆斯林商人為主,因商業利益而產生的異教排斥自然可想而知。葡萄牙人最初也期望這是傳說中約翰長老治下的基督教城市,在無情的現實讓他們認清這是一座穆斯林城市后,武裝沖突也就不可避免。

  由于達伽馬深知自己有重任在身且兵力單薄,所以不敢在蒙巴薩戀戰。在擺脫了臨時聚集的穆斯林船只后,他們繼續向北航行,于4月14日轉入了同蒙巴薩的競爭對手城市——馬林迪。當地的統治者雖然也是穆斯林,但卻出于打擊競爭對手的目的與葡萄牙人表示友好。

  這種破碎而對立的政治格局,在當時的印度洋海岸各地的常態。葡萄牙人也很快認清了這個形勢,并狡猾的利用了這點,在遠海玩著拉幫結派的游戲。馬林迪只是他們理解這一政治格局的第一站。

  馬林迪的統治者不僅允許達伽馬在自己的城市建立用于貿易和支持航海的小型要塞,還為達伽馬奉上大禮:資深領航員艾哈邁镕·伊本·馬吉德。這位出生于阿拉伯半島阿曼地區的導航員,是當時著名的航海學專家,由他編著的有關西印度洋方面的航海指南當代仍有一定的使用價值。

  他將帶領遠道而來的葡萄人,第一次穿越印度海域水手們已經玩轉了2000多年的季風航線。正是在這位經驗豐富的領航員的帶領下,葡萄牙船隊于4月24日從馬林迪啟航,利用印度洋海上只有每年上半年才特有的西南季風,直撲印度海岸。終于在1498年的5月20日抵達了印度西南海岸最強大的港口城市卡利卡特。而該港口正好是半個多世紀以前,中國著名航海家鄭和所經過和停泊的地方。

  這是中世紀以來,西歐人的船只第一次航行到這片神秘的土地,達·伽馬的名字和這一天一起被永遠銘記在世界歷史的紀念碑上。馬吉德手里的印度洋海圖,則成為了葡萄牙人之后探索和征服整個印度洋地區的情報來源。而卡利卡特的港口則在一片驚訝中,迎接了登岸的葡萄牙開拓者。印度當地更為多元的宗教文化和復雜的貿易活動,都讓卡利卡特人在一開始并沒有表現出蒙巴薩居民的那種強烈敵意。

  之后的三個月里,達·伽馬的小型遠征部隊一直呆在卡利卡特,一來是為尋求貿易,其次也是在進一步打探印度地區的情報。但在這段時間里,達·伽馬和他的屬下都過的卻并不順利。雖然卡利卡特的土著居民和國王都是印度教徒,但這里向西的貿易,大部分都已經被穆斯林所壟斷。

  由于穆斯林商人階層出于打擊競爭對手的緣由而介入進來,輕而易舉的挑撥了薩摩林與達·伽馬一行人的關系。結果葡萄牙人開始受到嚴格的監視和控制,甚至不被允許開船回國,部分登岸的使團成員被當局扣留。

  一籌莫展的達·伽馬仍舊不想用自己手頭微弱的兵力,輕啟戰端,不過聰明的他很快找到了對策。當幾位印度教貴族上船嘗試貿易時,伽馬果斷下令將他們扣留,并作出要拔錨起航的姿態。薩摩林馬上用之前扣押的葡萄牙人交換了這些重要人質,并允許葡萄牙船隊立即起航離開。

  臨行前,達·伽馬收到了薩摩林寫給曼努埃爾一世的信件:只要能得到金、銀、珊瑚和紅布,愿意建立貿易關系。這樣簡短而刻板的客套話,仍然讓達.伽馬一行人備受鼓舞。

  1498年的8月29日,達·伽馬在留下少數幾名聯絡人在當地建立他們在印度地區的第一個商站后,就帶著船隊匆匆起航回國了。在經過卡利卡特的北方鄰居坎納諾爾時,葡萄牙人終于在當地進行了友好的貿易,獲得了香料、肉桂和五六個印度奴隸。當地統治者對于葡萄牙的態度與馬林迪對蒙巴薩的怨恨基本一致。畢竟,同一聯盟或陣營下的對手也不可能是鐵板一塊的。

  返航途中,達·伽馬經過馬林迪,并在此建立了一座紀念碑,這座紀念碑當代還矗立著。

  返航時船隊就不太幸運了,許多水手在途中死于疾病,其中包括達·伽馬的弟弟。最后只剩下2條船,1499年7月10日,“貝里奧”號回到葡萄牙,達·伽馬的旗艦則在1499年9月9日才抵達里斯本。生還的水手僅有開航時水手總數的一半。

  利益與瓦解

  有了達·伽馬在1498年的這次成功,葡萄牙國內對于遠航印度的熱情再次高漲起來。1500年,曼努埃爾就派出了歷史上去往印度的第二支艦隊。這支由卡布拉爾率領的遠征部隊總共有13艘船只組成,比達·伽馬之前指揮的探索艦隊強大了不少。有了這樣強大的艦隊支持,卡布拉爾不必在同蒙巴薩以及卡利卡特的交涉中戰戰兢兢、縮手縮腳

  不過港口與市場內的穆斯林商人并不合作。他們聯手抵制剛剛登陸的葡萄牙人,還收買了當地的印度商販,讓印度人謊稱手里沒有香料存貨。

  卡拉布爾于是下令突襲了一艘停泊在港口的阿拉伯帆船,并在船上搜出了大量印度人此前已經聲稱沒有了的香料。這一行動也導致了當地的幾千名穆斯林和印度人對陸地上的葡萄牙人發起了攻擊。卡拉布爾派出的70人商團在眾人的圍攻中損失了50人。這位已經忍無可忍的統帥當即下令艦隊炮轟卡利卡特城。

  不愿意浪費時間的卡拉布爾在當地尋覓到了同情他們的印度人。在他建議下,卡拉布爾的艦隊向南航行,來到了與卡利卡特有競爭關系的港口城市科欽。葡萄牙人在這個字條條件優良的港口內,如上一次達·伽馬在坎那諾爾一樣,成功地進行了貿易。

  接著,更南方的港口奎隆也在得到這個消息后,向葡萄牙人伸出了橄欖枝。卡布拉爾順勢在科欽和奎隆兩地建立了2個商站,加上此前就與葡萄牙關系密切的坎那諾爾,三座嫉妒和反對卡利卡特商業霸權的城市,一同向著葡萄牙一方倒戈。

  如同東非的馬林迪一樣,葡萄牙人以舊格局破壞者的形象出現,很快獲得了弱勢一方的垂青。他們可以不用擔心在印度缺乏停泊港口與貿易對象了。

  1501年,卡拉布爾的艦隊終于返回了葡萄牙本土。搭乘這些海船一同到達里斯本的三位大使。他們是科欽、奎隆和坎納諾爾三座城市的外交代表,各自都隨身攜帶了當地統治者給予曼努埃爾一世國王的信件。這三座城市都是印度洋西南海岸地區的重要貿易港口,卻長期為最強大的卡特利特所壓制。強大的葡萄牙人出現讓這些地方的統治者看到了希望。

  卡拉布爾身后逐漸遠離的印度洋世界依然廣袤而危險。對葡萄牙人抱有敵意的對手仍舊是他們數量的幾十倍甚至上百倍。但這片破碎的世界的間隙已經被新來者所發現,利益讓彼此陌生的他們迅速走到了一起。

  新的秩序與新的世界

  1502年2月,瓦斯科·達·伽馬再度率領船隊開始了第二次印度探險,目的是建立葡萄牙在印度洋上的海上霸權地位,新的船隊總共有多達23艘戰船。船隊途經基爾瓦時,達·伽馬背信棄義把該國埃米爾扣押到自己的船上,威脅埃米爾臣服葡萄牙向葡萄牙國王進貢。

  艦隊抵達卡利卡特后薩摩林繼續奉行一貫的不合作態度。達.伽馬在要求薩摩林賠償商站及人員的損失無果后也不再像第一次登陸時那么克制,下令艦隊第二次炮轟卡利卡特城。

  船隊在坎納諾爾附近海面上,達·伽馬捕俘了一艘麥加駛來的埃及商船梅麗號,將船上300名乘客,包括婦女兒童全部燒死。據一名葡萄牙目擊者敘述:“……在持續了長時間的戰斗之后,司令以殘暴和最無人性的手段燒毀了那只船,燒死了船上所有的人。”

  他這是在向印度人釋放一個強烈的信號:葡萄牙人的海軍將接管并重新制定當地的貿易秩序。

  為了減弱和打擊阿拉伯商人在印度半島上的利益,達·伽馬下令卡利卡特城統治者驅逐該地阿拉伯人,爾后又在附近海域的一次戰斗中,擊潰了阿拉伯船隊。

  對于薩摩林而言,更加無法接受的是這次葡萄牙人的遠征已經不滿足于貿易和勒索。總共有5艘船在達伽馬回國后被留在了科欽和奎隆,成為了近代歐洲人在亞洲地區的第一支常駐艦隊。

  這些戰船不僅僅將在1502年年底到1503年年初保護兩個城市的葡萄牙商站,還要在回國前執行在貿易季節封鎖紅海的重任。穆斯林的商船將在整個夏季被封鎖在紅海里無法進入印度洋,這樣香料貿易將被葡萄牙獨享。

  這些軍事力量已經擁有了印度和非洲本地盟友的支持。整個過程中軍事所占據的比重并非大頭,利益與外交才是達·伽馬這樣的葡萄牙指揮官的制勝之道。

  1503年2月,達·伽馬滿載著從印度西南海岸掠奪來的大量價值昂貴的香料,乘著印度洋的東北季風,率領13艘船只向葡萄牙返回,同年10月回到了里斯本。據說,達·伽馬此次航行掠奪而來的東方珍品:香料、絲綢、寶石等,其所得純利竟超過第二次航行總費用的60倍以上。

  晚年

  當達·伽馬完成了第二次遠航印度的使命后,得到了葡萄牙國王的額外賞賜,1519年受封為伯爵。1524年,他被任命為印度副王。同年4月以葡屬印度總督身份第三次赴印度,9月到達果阿,不久染疾。12月在卡利卡特逝世。

達·伽馬相關的歷史人物

達·伽馬的簡介

達·伽馬的生平

達·伽馬最新文章

歷史人物首字母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人物朝代、地區索引: 上古 夏朝 商朝 周朝 春秋戰國 秦朝 漢朝 三國 晉朝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十國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民國 世界 近代 現代 影視小說 美國 日本 五胡十六國 巴爾干 南美洲 北歐三國 俄國 英國 法國 德國 意大利 西班牙 奧匈帝國 土耳其 非洲 朝鮮

熱門明星索引: 全部 內地 港臺 日韓 歐美 歌手 演員 體育 網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