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昉

劉昉簡介_劉昉南北朝時北周刺史_劉昉,博陵望都人也_趣歷史

劉昉的資料

本 名:劉昉

所處時代:隋朝

出生地:博陵望都

最新人物

其他L開頭的人物更多

南北朝其它的人物更多

劉昉--南北朝北周刺史

  劉昉,昉性輕狡,有奸數。周武帝時,以功臣子入侍皇太子。及宣帝嗣位,以技佞見狎,出入宮掖,寵冠一時。授大都督,遷小御正,與御正中大夫顏之儀并見親信。及帝不悆,召方及之儀俱入臥內,屬以后事。帝喑不復能言。昉見靜帝幼沖,不堪負荷。

  然昉素知高祖,又以后父之故,有重名于天下,遂與鄭譯謀,引高祖輔政。高祖固讓,不敢當。昉曰:“公若為,當速為之;如不為,昉自為也。”高祖乃從之。

  及高祖為承相,以昉為司馬。時宣帝弟漢王贊居禁中,每與高祖同帳而坐。昉飾美妓進于贊,贊甚悅之。昉因說贊曰:“大王先帝之弟,時望所歸孺子幼沖,豈堪大事!今先帝初崩,群情尚擾,王且歸第。待事寧之后,入為天子,此萬全之計也。”贊時年未弱冠,性識庸下,聞昉之說,以為信然,遂從之。高祖以昉有定策之功,拜下大將軍,封黃國公,與沛國公鄭譯皆為心膂。前后賞賜巨萬,出入以甲士自衛,朝野傾矚,稱為黃、沛。時人為之語曰:“劉昉牽前,鄭譯推后。”昉自恃其功,頗有驕色。然性粗疏,溺于財利,富商大賈,朝夕盈門。

  于時尉迥起兵,高祖令韋孝寬討之。至武陟,諸將不一。高祖欲遣昉、譯一人往監軍,因謂之曰:“須得心膂以統大軍,公等兩人,誰當行者?”昉自言未嘗為將,譯又以母老為請,高祖不怪。而高颎請行,遂遣之。由是恩禮漸薄。又王謙、司馬消難相繼而反,高祖憂之,忘寢與食。昉逸游縱酒,不以職司為意,相府事物,多所遺落。高祖深銜之,以高颎代為司馬。是后益見疏忌。及受禪,進位柱國,改封舒國公,閑居無事,不復任使。昉自以佐命元功,中被疏遠,甚不自安。后遇京師饑,上令禁酒,昉使妾賃屋,當壚沽酒。治書侍御史梁毗劾奏昉曰:“臣聞處貴則戒之以奢,持滿則守之以約。昉既位列群公,秩高庶尹,縻爵稍久,厚祿已淹,正當戒滿歸盈,鑒斯止足,何乃規曲蘗之潤,競錐刀之末,身昵酒徒,家為逋藪?若不糾繩,何以肅厲!”有詔不治。昉郁郁不得志。時柱國梁士彥、宇文忻俱失職忿望,昉并與之交,數相來往。士彥妻有美色,昉因與私通,士彥不之知也,情好彌協,遂相與謀反,許推士彥為帝。后事泄,上窮治之。昉自知不免,默無所對。

  下詔誅之,曰:

  朕君臨四海,慈愛為心。加以起自布衣,入升皇極,公卿之內,非親則友,位雖差等,情皆舊人。護短全長,恒思覆育,每殷勤戒約,言無不盡。天之歷數,定于杳冥,豈慮苞藏之心,能為國家之害?欲使其長守富貴,不觸刑書故也。上柱國、郕國公梁士彥,上柱國、巳國公宇文忻,柱國、舒國公劉昉等,朕受命之初,并展勤力,酬勛報效,榮高祿重。待之既厚,愛之實隆,朝夕宴言,備知朕意。但心如溪壑,志等豺狼,不荷朝恩,忽謀逆亂。士彥爰始幼來,恒自誣罔,稱有相者,云其應箓,年過六十,必據九五。初平尉迥,暫臨相州,已有反心,彰于行路。朕即遣人代之,不聲其罪。入京之后,逆意轉深。忻、昉之徒,言相扶助。士彥許率僮仆,克期不遠,欲于蒲州起事,即斷河橋,捉黎陽之關,塞河陽之路,劫調布以為牟甲,募盜賊而為戰士,就食之人,亦云易集。輕忽朝廷,嗤笑官人,自謂一朝奮發,無人當者。其第二子剛,每常苦諫,第三子叔諧,固深勸獎。朕既聞知,猶恐枉濫,乃授晉部之任,欲驗蒲州之情。士彥得以欣然,云是天贊,忻及昉等,皆賀時來。忻往定鄴城,自矜不已,位極人臣,猶恨賞薄。云我欲反,何慮不成。怒色忿言,所在流布。朕深念其功,不計其禮,任以武侯,授以領軍,寄之爪牙,委之心腹。忻密為異計,樹黨宮闈,多奏親友,入參宿衛。朕推心待物,言刻依許。

  為而弗止,心跡漸彰,仍解禁兵,令其改悔。而志規不逞,愈結于懷,乃與士彥情意偏厚,要請神明,誓不負約。俱營賊逆,逢則交謀,委彥河東,自許關右,蒲津之事,即望從征,兩軍結東西之旅,一舉合連橫之勢,然后北破晉陽,還圖宗社。

  昉入佐相府,便為非法,三度事發,二度其婦自論。常云姓是“卯金刀”,名是“一萬日”,劉氏應王,為萬日天子。朕訓之導之,示其利害,每加寬宥,望其修改。口請自新,志存如舊,亦與士彥情好深重,逆節奸心,盡探肝鬲。嘗共士彥論太白所犯,問東井之間,思秦地之亂,訪軒轅之里,愿宮掖之災。唯待蒲坂事興,欲在關內應接。殘賊之策,千端萬緒。惟忻及昉,名位并高,寧肯北面曲躬,臣于士彥,乃是各懷不遜,圖成亂階,一得擾攘之基,方逞吞并之事。人之奸詐,一至于此!雖國有常刑,罪在不赦,朕載思草創,咸著厥誠,情用愍然,未忍極法。士彥、忻、昉,身為謀首,叔諧贊成父意,義實難容,并已處盡。士彥、忻、昉兄弟叔侄,特恕其命,有官者除名。士彥小男女、忻母妻女及小男并放。士彥、叔諧妻妾及資財田宅,忻、昉妻妾及資財田宅,悉沒官。士彥、昉兒年十五以上遠配。上儀同薛摩兒,是士彥交舊,上柱國府戶曹參軍事裴石達,是士彥府僚,反狀逆心,巨細皆委。薛摩兒聞語,仍相應和,俱不申陳,宜從大辟。問即承引,頗是恕心,可除名免死。朕握圖當箓,六載于斯,政事徒勤,淳化未洽,興言軫念,良深嘆憤!

  臨刑,至朝堂,宇文忻見高颎,向之叩頭求哀。昉勃然謂忻曰:“事形如此,何叩頭之有!”于是伏誅,籍沒其家。后數日,上素服臨射殿,盡取昉敢、忻、士彥三家資物置于前,令百僚射取之,以為鑒誡云。

劉昉相關的歷史人物

劉昉的簡介

劉昉的故事

劉昉最新文章

歷史人物首字母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人物朝代、地區索引: 上古 夏朝 商朝 周朝 春秋戰國 秦朝 漢朝 三國 晉朝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十國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民國 世界 近代 現代 影視小說 美國 日本 五胡十六國 巴爾干 南美洲 北歐三國 俄國 英國 法國 德國 意大利 西班牙 奧匈帝國 土耳其 非洲 朝鮮

熱門明星索引: 全部 內地 港臺 日韓 歐美 歌手 演員 體育 網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