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元標

鄒元標世間已無張居正_鄒元標之后_鄒元標有幾個兒子_趣歷史

鄒元標的資料

本 名:鄒元標

字 號:字爾瞻,號南皋

所處時代:明朝

民族族群:漢人

出生地:江西吉水縣縣城小東門鄒家

出生時間:1551年

去世時間:1624年

主要作品:《愿學集》《太平山居疏稿》

地 位:東林黨三君之一

官 職:左都御史

追 贈:太子太保、吏部尚書

謚 號:忠介

最新人物

其他Z開頭的人物更多

明朝其它的人物更多

鄒元標——明朝東林黨三君之一

  鄒元標(1551年-1624年),字爾瞻,號南皋。江西吉水縣縣城小東門鄒家人,明代東林黨首領之一,與趙南星、顧憲成號為“三君”。

  鄒元標幼有神童之稱,九歲通《五經》,萬歷三年(1575年)在都勻衛所(后改名南臬書院)講學。萬歷五年(1577年)中進士,入刑部觀察政務,與伍惟忠友好,為人敢言,勇于抨擊時弊,因反對張居正“奪情”,“被當場廷杖八十,發配貴州,潛心鉆研理學。

  萬歷十一年(1582年),回朝廷吏部給事中,他又多次上疏改革吏治,觸犯了皇帝,再次遭到貶謫,降南京吏部員外郎。以疾歸,居家講學近三十年。天元年(1621年)任吏部左侍郎,后因魏忠賢亂政求去。崇禎元年(1628年),追贈其為太子太保、吏部尚書,特謚忠介。有子鄒燧。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鄒元標從小聰穎好學,9歲即學習儒家經書。

  20歲時跟隨嘉靖進士胡直出游,遍歷名山大川,拜訪了諸多書院,飽聞各家學說,深受影響。

  萬歷三年(1575年)在都勻衛所(后改名南臬書院)講學。

  萬歷五年(1577年),鄒元標考中進士,入刑部觀察政務。與伍惟忠友好,為人敢言,勇于抨擊時弊。

  反對奪情

  萬歷五年(1577年)九月二十六日,張居正父親病死,首輔張居正居喪不丁憂,鄒元標三次上疏反對“奪情”,奏章說:“陛下以為張居正對國家有利嗎?張居正論才干雖然有所作為,學術根基卻非正途;志向雖然遠大,卻過于剛愎自用。他的一些政策措施不合情理,比如州縣入學的人數,限定為十五六人。有關官署迎合他的旨意,更加減少數量。這是選拔賢才的路子不廣。各地判決囚犯,也有一定的數量,有關部門害怕受處分,數量上一定追求有所富余。這是刑罰實施得太無節制。大臣拿了俸祿茍且偷生,小臣害怕獲罪保持沉默,有的人今天陳述意見,明天卻遭到了譴責。這是上下言路沒有通暢。黃河泛濫成災,老百姓有的以荒草地為家,以喝水充饑,而有關部門卻充耳不聞。這是老百姓的疾苦沒有得到救濟。其他諸如任用殘酷的官員,埋沒杰出的人才,真是舉不勝舉。臣恭恭敬敬地讀皇帝的詔示,上面說道:‘朕的學業還沒有完成,志向還沒有確定,先生就離開了我,將使前功盡棄了。’陛下還這樣說,真是國家無盡的福份啊。雖然如此,輔助完成皇上的學業,協助樹立皇帝的志向的人,不能說朝廷就沒有啊。幸好是張居正遭遇父母喪事,還可以挽留,倘若不幸就此離去,陛下的學業莫非就此不得完成,志向莫非終究不能確定么?臣看到張居正的上疏說:‘世上先有非同尋常的人,然后才能做非同尋常的事。’這是把奔喪看作事而不屑于去做的人。誰不知道人只有恪守仁、義、禮、智、信五種道德倫理才能成其為人。現在這個人,父母活著時不去照顧,父母死了不去奔喪,還自我吹噓為非同尋常的人,世道人心不認為他喪失天良,就認為他是豬狗禽獸,這能叫作非同尋常的人嗎?”

  奏疏寫好,放入懷中然后上朝。正好趕上吳中行等人受廷杖刑。鄒元標等打完棍子后,把奏疏拿出來交給中官,哄騙他說:“這是請假的奏疏。”等奏疏呈上后,張居正十分惱怒,也將鄒元標打了八十棍子,貶職流放都勻衛,都勻衛位于萬山叢中,與少數民族雜居,鄒元標處之泰然。更加專心研究理學,學問得到很大的進步。巡撫御史受張居正的指使,將要陷害鄒元標。路過鎮遠在那里住宿,一個夜晚,御史突然死了。

  正直遭忌

  鄒元標流放了六年,萬歷十一年(1582年),張居正去世,征召授官吏科給事中,首先陳述培養道德觀念、親近大臣部屬、嚴肅法令準則、尊崇儒家品行、整頓地方吏治五件事。不久彈劾罷免禮部尚書徐學謨、南京戶部尚書張士佩。

  慈寧宮遭火災,鄒元標又上疏陳述有關時事政治六件事。其中說道:“臣先前進獻無欲望的教誨,陛下嘗試自我檢查,是真沒有欲望呢,還是節制了欲望?俗話說:‘要想人不知,除非己不為。’陛下的確應該盡快徹底地自我檢查,著意節制自己的欲望。”

  這個時候,明神宗正當壯年,沉迷于聲色巡游、宴席,以為鄒元標指責自己,很不高興,降旨責怪他。首輔申時行因為鄒元標是自己的門生,卻彈劾罷免了他的姻親徐學謨,也心懷不滿,于是把他貶職為南京刑部照磨。調任兵部主事。征召改任吏部,提升員外郎,因病免職。后起用候補驗封。陳述吏治十件事,百姓疾苦八件事,奏疏接近一萬言。文選員外郎空缺,尚書宋纟熏請求任用鄒元標,很久都沒有消息,宋纁接連上疏催促。給事中楊文煥、御史何選也幫著說話。明神宗大怒,斥責宋纁,將楊文煥、何選貶到外地,而將鄒元標調往南京。刑部尚書石星為他辯解,也遭到明神宗的責備。

  鄒元標在南京過了三年,稱病回家。很久之后,起用為本部郎中,不去赴任。不久母親死,定居鄉里講學,跟他學習交游的人一天比一天多,名氣也越來越大。朝廷內外上疏舉薦被遺失的人才,共有幾十甚至百道奏疏,沒有不把鄒元標列在第一位的,終于不被起用。

  東林三君

  從萬歷十八年(1590年)至萬歷四十八年(1620年),鄒元標整整三十年居家講學,未涉仕途。在這期間,鄒元標與顧憲成、趙南星成為“東林黨三君”。

  明光宗即位,征召鄒元標為大理寺卿。尚未到任,被提拔為刑部右侍郎。

  天啟元年(1621年)四月,鄒元標重返朝廷,有感于朝內黨派紛爭,大臣各懷偏見的情況,向明熹宗進諫“和衷”之議,說:“現在國家這個樣子,都是二十年來各大臣紛爭釀造成的。過去不選拔人才、禮讓賢能,卻天天嫉賢妒能,壓制人才,討論事情的人又不能心平氣和,反而專門致力于分立門戶派系。卑臣以為今天最要緊的,只是朝廷大臣彼此和睦而已。朝廷大臣和睦了,天地之間自然就和順了。以前討論人和事,每個人都心懷偏見,偏見導致迷亂,迷亂導致固執,固執轉而自私,不再知道有別人,國家的災禍就降臨了。現在跟各大臣立一個約定,討論一個人應該公平,不要輕易下筆做結論;討論一件事應該借鑒以前的經驗,考慮它的后果,不要不加思考、輕信傳聞。用天下萬世的良心,來衡量天下萬世的人和事,則議論公平,而國家能享受安定和平的幸福。”于是推薦涂宗浚、李邦華等十八人。明熹宗優先下詔,嘉獎并接受了。過了二天,又陳奏發掘選拔人才、理財振軍等數事以及保證安寧的四項規條。并請求征召錄用葉茂才、趙南星、高攀龍、劉宗周、丁元薦,而撫恤、登用羅大大纮、雒于仁等十五人。明熹宗也贊同接納。

  平反冤案

  當初,鄒元標站在朝廷上,正直威嚴,令人生畏,晚年努力爭取做到和睦平易。有人議論他趕不上剛開始做官的時候有氣魄。鄒元標笑著說:“大臣跟言官是有區別的。風度超絕,是言官的事情。大臣關心的不是大的利益和損害,就是應當保護扶持國家,怎么能像年輕人那樣怒形于色呢?”這時結幫拉派十分興盛,鄒元標討嫌這種做法,想改正這種陋習,所以他舉薦引用的人不拘一格。曾經想推舉任用李三才,因言路不通,鄒元標沒有堅持。王德完諷刺他首鼠兩端,鄒元標也不計較。南京御史王允成等人以為他們二人有矛盾,請求明熹宗下詔調解。

  鄒元標說:“我與王德完從來沒有矛盾,這一定是有人在從中搗鬼。我曾跟朝中大臣說:‘當今皇帝年幼,敵人就在國門邊上,只有同心協力、同舟共濟了。倘使再黨同伐異,對國家來說就是不忠,對家庭而言就是不孝。世上自有不偏袒、不結黨的正道,為什么總是在窩里斗個沒完呢?’皇帝即位已經很久,但前朝被廢黜、死亡的各臣還沒有得到贈封照顧,鄒元標再次上疏闡述撫恤大典,言辭更為懇切。

  不久改任吏部左侍郎。未到任,授官左都御史。

  天啟二年(1622年),主管在外地官員的考核,離職或是留任全憑公論。御史潘汝禎、過庭訓一向有人議論。等過庭訓官期任滿,潘汝禎的評價充滿了贊揚的話。鄒元標上疏彈劾,二人一起稱病離職。不久,鄒元標說丁巳年(1617)對京官的考核不公正,專門打擊壓制跟自己意見不一致的人,請求明熹宗收留錄用章家禎、丁元薦、史記事、沈正宗等二十二人。由此各臣多得到平反昭雪。又說:“公開下詔征召被遺失的人才,但各老臣的官階還是三十年前就應該得到的,應該增加三品抬高他們的官級,表示陛下褒揚尊敬年高德重之人的美德。”明熹宗采納了他的意見。于是北京和南京的太常寺、太仆寺、光祿寺三卿各增加了二個名額。

  晚年生活

  孫慎行議論“紅丸案”,鄒元標也上疏說:“人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有三綱五常。三綱五常所以確立,是因為有信史。我去年乘船經過南中,南中的知識分子都說先皇帝突然駕崩,死因不清楚,傳聞不可輕信。我開始還不以為然。等到進入北京城,跟人說起先皇帝有大德,應該盡快記入信史。

  各大臣說:‘提到先皇帝彌留之際的大事,叫人停筆不敢下,有誰敢擔當這個責任?’我開始對前些天聽到的話有了懷疑。首輔方從哲不伸張討伐逆賊的正義,反而實行獎賞奸細的法令,即使是無心做事,又怎么向世人解釋交待。況且方從哲執政七年以來,沒有聽說有什么建樹,只聽見說騎在馬上一天打三次仗,損失我國十萬士卒。請問是在誰當政期間,使先皇受到震驚,奸邪之人闖入內宮、豺狼當道,擾亂朝政?方從哲如何回答?從來懲戒亂臣賊子,都是依靠信史。信史耽誤于今天,不知到何時才能寫成?”當時刑部尚書黃克纘觀望內廷的意圖,小官吏們都跟著他,而方從哲世代定居京城,盤根錯節的關系不少,崔文升一幫人迎合內廷,極力追究孫慎行和大家的議論,都不能陳述。不久,孫慎行和王紀一起被驅逐,鄒元標上疏挽留,明熹宗不聽。

  鄒元標自從回到朝廷以來,不危言聳聽,不發表過激言論,對于事物沒有猜疑。然而奸詐小人因為他是東林黨人,還是忌恨他。給事中朱童蒙、郭允厚、郭興治擔心明年考核京官對他們不利,暗地里想辦法趕走他。正好鄒元標同馮從吾創建首善書院,集合志同道合的人講學,朱童蒙首先請求禁止。鄒元標上疏辯論請求辭職,皇帝已經安慰挽留,郭允厚又上疏彈劾,語言尤其荒謬沒有根據。而魏忠賢剛剛大權獨攬,傳旨說宋朝之所以滅亡是因為講學,將要嚴加譴責。葉向高極力辯解,并且乞求一起辭職,這才下了道溫和的詔書,郭興治和郭允厚又交相上疏大力攻擊,郭興治竟然把他們比作山東的“妖賊”。鄒元標更加堅定地接連上疏請求離職,下詔加贈太子太保,乘驛車回家。閉門謝客,進呈《老臣請去國情深疏》,一一陳述軍國大計,而規勸皇帝節制欲望,人們爭相傳誦。

  天啟四年(1624年),鄒元標在家中病逝,享年74歲。

  天啟五年(1625年),御史張訥請求拆毀天下的講壇,極力詆毀鄒元標,魏忠賢于是假傳圣旨剝奪他的官籍。

  崇禎初年(1628年),追贈為太子太保、吏部尚書,謚號忠介。

鄒元標相關的歷史人物

鄒元標的簡介

鄒元標的生平

鄒元標最新文章

歷史人物首字母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人物朝代、地區索引: 上古 夏朝 商朝 周朝 春秋戰國 秦朝 漢朝 三國 晉朝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十國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民國 世界 近代 現代 影視小說 美國 日本 五胡十六國 巴爾干 南美洲 北歐三國 俄國 英國 法國 德國 意大利 西班牙 奧匈帝國 土耳其 非洲 朝鮮

熱門明星索引: 全部 內地 港臺 日韓 歐美 歌手 演員 體育 網紅